第 1264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红杏出墙?!!!”我又气愤地想。

    我这个人从三年前的鲁莽中学会了在气愤的时候不做任何决定,而且这三年的经验使我做事情都要三思而后行。再加上这些年每当在工作到深夜,疲倦不堪的时候偷偷浏网上的各位大大yín妻的文章,内心潜移默化的转变了许多。所以当听到勤勤的呻吟后,我决定静观其变,看看这对jiān夫yínfù还有什么花样……

    可是当真的发生在面前,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做。我最崇敬的网友们,当您遇到这样的事情,当您的林俊逸被仇人jiānyín,您会怎么办?我的心乱极了……

    “你……怎么又喊他……我cāo死你……”我的大仇人在勤勤身下气喘嘘嘘地埋怨道。

    “每次你……都喊他……都让我烦死了……骚逼…我cāo死你……”说完用力的挺动下身,拼命的在勤勤的身下动着。

    “啊……啊……好……舒服……我…………”勤勤又发出了yíndàng的叫声。

    “我心爱的勤勤什么时候学会说这yíndàng的话了?”我愤怒地盯着屋内的情景,同时内心却渐渐地涌起狂列的yínyù,手不由自主地伸到裤子里,攥着自己的ròu棒,上下套动起来…

    我痛恨自己!!

    “说…你错了…以后我你的……时候……心里只……能想着我……”男人用他的jī bā在勤勤的身下狠戳了几下,用yínyù胁迫着勤勤。

    “亲爱的勤勤,你拒绝他呀!告诉他,你永远属于我!!他是我的仇人啊!!!”我心里大声

    的喊。

    “啊……美呀……我……我永远……属于你……我的好阿扬……我离不……开你……的……啊……动……对……啊……”

    “说……”林俊逸继续耸动着jī bā,飞快的穿梭于勤勤的嫩逼间。

    “我……离……不开你……我爱……爱你……你的jī bā……好……”勤勤呻吟道。

    “我…和……你老……老公……谁强……”

    “……”

    “说……否则……我……就停……不动……”林俊逸继续威胁着。

    第1641章陈建斌的绿帽子

    “别……别……停……你…强……我老公……比不上你……快……啊……我……继续……”勤勤终于投降,从娇艳的小口中说出令我羞惭不堪的话。

    “哈……宝贝……”林俊逸满意了,放松地平躺下来。

    “别……别……停……快……快呀……”勤勤不依道,同时更加卖力地扭动屁股,使男人的jī bā更加深入她的嫩ròu中。

    “哈……宝贝……自己动……我要……看着你……yíndàng的样子……”林俊逸在勤勤身下得意地说。

    “讨厌……坏蛋……”勤勤娇媚地对着身下的男人说道,同时加快了套动林俊逸的jī bā的速度。

    本来雪白丰腴的ròu体,现在都已变得绯红。一对可令任何男人都想入非非的丰满的rǔ房现在却变成一对活泼可爱的动人的大皮球,不安分的上窜下跳,幻化出阵阵rǔ浪。

    此时一双大手从勤勤不堪一握的纤纤柳腰逆流而上,一把抓住了正在蹦跳的大兔兔,大力的揉捏,绯红色的丰满rǔ房在色手的蹂躏下扭曲着,充血直立的紫红的rǔ头不安分地从色手下钻出,好像极力地想逃出魔掌…

    那本是我的最爱呀!勤勤有着一对令我迷恋的rǔ房,36E 的rǔ房像皮球般浑圆饱满,圆鼓鼓沉甸甸却又极有弹xìng的坚挺rǔ房,像对可爱的大白兔。

    我曾边把玩吸吮边对勤勤说:“这是我的最爱,将来连我们的孩子都不准摸,不许他们吸食妈妈的nǎi!”

    “你这个色狼,连我们的小宝贝都不让吸nǎi,就知道自己享受,好吧,我的nǎi只给老公一个人摸……”勤勤不无爱恋的看着我,娇嗔地回应我说。

    真的,勤勤的rǔ房高耸,她今年才23岁,由于年轻而且着重保养,rǔ房十分白嫩坚挺,始终保持着少女的形状,粉红的rǔ头高傲地向上翘起。不知道是什原因,虽然我曾对勤勤的rǔ房又吸又咬,可是勤勤的rǔ头和rǔ晕还是处女般的粉红色,衬着勤勤如nǎi油般细腻的肌肤,真是茫茫白雪中两点红呀。

    我从来就没有对这对小白兔使用过暴力,可现在,却在jiān夫的手下,扭曲变形,惨遭蹂躏……

    “噢…!对…对…”勤勤娇泣着。

    “使劲…使劲…!!揉…揉她…”勤勤恳求着。

    “哈哈…你…你说…什么…”林俊逸在身下喘嘘地问道。

    “恩…你…你坏…坏…”勤勤不依的娇嗔。

    “求…求…你…你…”勤勤讨好般地更加卖力的上下套动。

    “乖…我不知道…知道…你…你求我什么”林俊逸耍赖地问。

    “揉…揉…我的咪咪…”勤勤终于恳求起来。

    “人家…人家…求你…你……了…我…啊!…我…要…”勤勤放弃尊严,终于提出羞耻的要求。

    “啊…啊…!!!”林俊逸加大了对rǔ房的蹂躏的力度,rǔ房传来的刺激在使勤勤得到满足的同时更加加剧了心里yíndàng的yù望,从樱桃小口中吐出爱的欢呼。

    再看俩人的jiāo合处:本来乌黑油亮整齐的yīn毛现在早已沾满了yín水,杂乱无章地贴伏在yīn埠上。随着勤勤上下地套动,不时可见一条闪着yín靡的亮光的巨大jī bā,一根比我那个大很多的暗黑色大jī bā,正在令任何男人都想试一试的ròu洞中钻进窜出。同时两人结合处传来“呱唧…呱唧”的yín靡的声音。

    更可气的是,以前我与勤勤做时,她都要求我戴避孕套,因此我的yáng jù始终未能真正和勤勤的yīn道彻底接触过,而现在,那个有着西文A片男主角巨大jī bā的男人却什么也没戴,正毫无保留地抽chā在妻子的yīn道里!我感到一阵阵揪心的痛!!

    “亲…亲爱…的,我…累了,我…我们…换…换…”勤勤被cāo得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啊!…”我像一只受伤的野兽狂喊了一声,但因为醉酒的原因,在别人的耳中我只是酒鬼的呢喃。

    我又“咕嘟,咕嘟”地喝下了半瓶的啤酒,用力的甩着头,好像要赶走脑海中浮现的令我激愤的场景………

    “好吧,我们换个姿势。”

    “可我…我…不想和…和你…分…分离…”勤勤断断续续地说着。

    “什么…不分离……”林俊逸的眼中闪烁着狡猾的眼色,明显地男人明白勤勤的心意,可是他在故意的挑动着我的娇妻,想听勤勤亲口说出yíndàng的话。

    “坏…坏…你坏…你…知道…知道…”虽然勤勤喊累,可是身子却没有停止的意思,依旧讨好地动着。同时细白的纤手游移到男人正在肆虐的手上,加重对自己的rǔ房的蹂躏。

    “你不说,我…我不…明白……”林俊逸在身下说。

    “坏…噢…我…说…说,求…求你像上次…上…次,从后面…”勤勤yíndàng地说。

    “什么?!上次?不只是一次被林俊逸干?……”我一边激烈地套动自己的ròu棒,一边自欺欺人地想着。

    实际上从现在他们的表现,很明显地知道,他们xìngjiāo远不止一次,而且就算是今天,这两个狗男女也应该做了很长时间了,可是我还是是期望,这是他们的第一次。

    男人,总是喜欢欺骗自己,每当悲剧出现的时候,总幻想找个借口能欺骗自己。哪怕是不现实的谎言…

    “可…可…不要让你…你的…的…jī bā离…离…离开…我的…身体”勤勤说完,姣妍更加红艳,娇羞地地伏在林俊逸身上,将头埋在林俊逸的耳边,好像怕男人看出自己的窘迫…

    “离开你什么?”林俊逸在身下停止了活动,同时一只手离开迷人的rǔ房,来到勤勤的纤腰上,用力制止了勤勤地套动。

    勤勤睁开迷离的秀目,一双勾人的桃花杏眼水汪汪的看着身下的男人,雪白的贝齿轻咬下唇,双手扶在林俊逸赤luǒ的胸膛,露出不解的神情。xià tǐ因为chā着林俊逸粗大的jī bā,那种酸涨的麻痒的感觉,使得勤勤耐不住麻痒,不安分的左右的移动,想通过摩擦来压抑心中的yù火。

    林俊逸看出她的意图,手中更加用力,制止勤勤的摩擦,同时还在rǔ峰上攀爬的色手捏起紫红的rǔ头,时而用力地揉捏时而又残忍地拉起rǔ头,好像要将她与rǔ房分离。

    “啊!你干什么…噢…!”勤勤本想发火,可是同时从rǔ房上传来的刺激却更点燃了心中的yù火。

    “说,你不要我离开你什么”林俊逸在身下继续问到。

    “我?…啊…”本来迷惑的勤勤突然明白了男人的意图,本来就红艳艳的姣妍更加绯红,勤勤的水汪汪的美目现在好像可以滴出水来…

    “我……不………”勤勤开始和身下的男人调起情来。

    林俊逸坏坏的看着勤勤,突然挺动下身,粗大的jī bā突然深入到勤勤的体内。

    “啊!…”勤勤一声娇呼,一下子趴在男人身上。“讨厌…尽欺负人家…”勤勤娇嗔着用手捶打林俊逸的胸膛,如同爱人一般和我的大仇人调情。

    林俊逸发出哈哈的yín笑。

    “我…我怕你了”娇妻终于投降。趴在男人身上的动人ròu体逐渐上移,将丰满的rǔ房贴到男人的嘴边,一手扶着自己的rǔ房,像喂孩子似的托着自己无比丰满的rǔ房将rǔ头塞到了男人的嘴里…

    “本来只属于我的私用的rǔ头,现在却拿来讨好我的仇敌,你答应过我的,你的rǔ头只属于我…”我心里狂怒地喊着。但手上的套动却更加猛烈,硬挺的jī bā前所未有的胀痛…

    现在我的娇妻都被别人的弄着,她的嫩逼都已经失守,现在我却来计较rǔ头的归属权!看来我真的要疯了!!

    林俊逸立即将那粒紫红的“葡萄”咬住,贪婪地大口吸了起来。林俊逸用力张大嘴,好像企图将rǔ房一口都纳入口中,可是妻子的rǔ房实在太大了,怎可能全部纳入口中。男人滑腻的舌头像贪婪的小舌一样,灵活的在勤勤的rǔ房上攀爬,不时的拨动勤勤的rǔ头。

    勤勤白皙的rǔ房上不刻就遍布男人的口水。本来就白皙无比的rǔ房,现在更加水亮,闪动着亮光,更增yín靡的气氛。

    “恩…恩…”勤勤双眼又迷离起来,水汪汪的大眼睛几乎合成一条缝,可是熊熊yù火却泄露出勤勤此时的yù望。

    林俊逸不甘心只对rǔ头的挑动,嘴巴离开rǔ头,在绯红色的rǔ峰上游移起来,丰满的rǔ房留下口水的狼迹。同时男人耸动身下的jī bā,在勤勤水淋淋的蜜洞进出。

    “恩……”勤勤的呻吟声更加剧烈。

    “书(说)……”林俊逸因为嘴巴紧紧地吸吮勤勤的丰rǔ,发出混浊的声音。

    “呵呵…”勤勤轻笑起来,然后趴在林俊逸耳边轻轻的说。

    “我要你的jī bā不要离开我的小逼,用狗jiāo式cāo我!”说完后羞得将脸再一次地埋入男人的肩膀。

    林俊逸松开口,笑着对勤勤说。

    “怕什么羞,都cāo过很多次了,小骚货,我要你大声的说”

    “……”

    看到勤勤没有反应,林俊逸的jī bā更加使劲的耸动几下,勤勤被刺激得机凌凌地颤抖起来。

    勤勤直起腰,媚眼如丝地看着身下的男人,咬着下唇,终于好像下定决心似的。

    “好,我说!我要你的大jī bā塞在我的小逼里,一刻不离,然后用…狗…狗jiāo…式…式,使劲的cāo我……我愿意做你的小母狗……求你一刻不停的cāo我…”……

    “那种表情…那种表情…,从来没有对我…对我…”我呢喃着,又“咕嘟,咕嘟”的喝了起来。

    “勤勤……勤勤……你……从来没有这样对我呀……这yíndàng的口吻,这yíndàng的要求……却给了林俊逸!”我心痛得好像胸口要bàozhà般……

    “贱货,我爱你如珍宝,舍不得对你粗鲁,我疼你,我爱你,我用心地呵护你,把你看成公主天仙,你……”我愤恨不已,心中充满对这个沙发上的贱货…可又是我最爱的女人的愤恨!!!……

    林俊逸终于满足了,放开控制勤勤的双手,使勤勤可以自由的活动…

    勤勤坐在男人的jī bā上,慢慢地从林俊逸的jī bā上坐起,小心翼翼地,不让林俊逸粗大的jī bā从自己的体内滑出…

    林俊逸在下面看到女人谨慎的样子,顽心突起,就在自己的guī tóu提到勤勤的骚逼口的时候,突然挺起下身,“咕唧”一声,那根粗大的jī bā又带动勤勤yín靡的嫩ròu钻进了她的yīn道,同时勤勤的yín水从粉嫩的ròu洞中溅出,两人湿粘的yīn毛又重合在一起。

    “啊!!”勤勤幸福地yín叫起来。林俊逸jī bā的突然进入,刮搔着自己xià tǐ的ròu壁,同时yīn蒂在男人yīn毛上的短暂的摩擦带来的无上快感,使勤勤不由得又放声yín叫。

    “坏东西…”勤勤的小手重重地打在林俊逸的肚皮上,眼中却尽是笑意。

    “哦…”林俊逸夸张地叫了起来。

    “这次不要了,小心我阉了你。”说完勤勤“扑哧”地笑出了声。

    “你舍得吗?”林俊逸调笑着问“人家……舍……舍不得嘛”

    这次勤勤的双手紧紧地压着林俊逸的肚皮,时刻防备着林俊逸的使坏。

    慢慢地,勤勤再一次抬起了下身,看到林俊逸不再使坏,就放心地使自己最大可能的离开林俊逸的yīn茎,但是当林俊逸的大guī tóu又重新来到yīn道口的时候,就不再提高身子,慢慢地转动身体,使自己从面向林俊逸变成了背对着林俊逸,然后又一屁股坐进林俊逸的jī bā,整个过程中大guī tóu始终未离开yīn道……

    就在勤勤转身的同时,我清晰地看到了勤勤娇嫩的yīn部,黑亮的yīn毛现在在yín水的作用下杂乱地贴在小腹上,大yīn唇大大地分开,露出里面粉红的嫩ròu,yīn道也中含着男人粗大的jī bā,guī tóu撑得yīn道口紧紧的,根本没有一丝缝隙。

    勤勤好像真的不舍得林俊逸的jī bā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