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37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步侵入了,在那宝贝的快转慢挑之下,原已春泉滚滚的幽谷当中,更是春潮dàng漾,立时爽透心扉,不由自主地一泄千里,舒服的令兽兽差点以为,自己当真成了仙哩!

    娇躯微微抖颤,兽兽满足地轻吟出声,美的差点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以往老公虽也曾带给自己更强烈的快感,但却从未给过她如此接二连三的口jiāo享受,她真没想到自己竟会被林俊逸以口舌这般连番侵犯,还舒服的活像登仙一般,就好像他正用舌头“jiānyín”自己一般,真没想到这感觉竟是如此畅美。

    虽说兽兽已小泄了一回,但林俊逸却仍是日正当中,那挺拔的ròu棒,彷彿被兽兽ròu体的反应所刺激,变得更加硬挺了,而他的舌头呢?深入兽兽幽谷的宝贝,虽在感觉到兽兽火热的潮水时停了一下,像是要给她喘息的时间,但兽兽喘息未定时,那宝贝竟又再次狂放起来,搔的才刚泄过一回的兽兽更加痛快,好像连嫩ròu都敏感了几倍,被他一弄就是一股泉水涌出。

    也不知是不甘示弱,还是yín声一出,矜持崩解,她当真已放开了一切,兽兽只觉朱唇之中无比焦躁,在一阵天人jiāo战之后,被林俊逸撩起来,在体内回dàng的快感,终於获得全面胜利。

    只听得林俊逸舌头一顿,一声轻吁声在她的幽谷当中回响起来,兽兽一双玉手已娇颤地捧住了他的ròu棒,小香舌轻巧温柔地在上头舐了起来。虽说兽兽初尝此道,动作还不怎么熟练,加上那ròu棒炽热无比,光捧上就可以感觉到林俊逸的yù火,但那稚嫩的动作,加上心中遐想,为自己吮吸ròu棒时的兽兽融合着娇媚与羞怕的神情,对林俊逸而言,可真是再刺激也不过了。

    一边被他的舌头来回抽送,不住jiānyín着自己的ròu体,一边她的朱唇也已为他开放,将一层又一层甜美的香唾,温柔地抹了上去,兽兽只觉娇躯愈来愈热,体内的情yù冲动也愈来愈强烈,不由在口舌服务当中娇吟连连,混着香舌在他ròu棒上头轻舐缓舔时的轻响,声声句句愈发诱人。

    “好…好林总…唔…你的舌头…好厉害…jiān的兽兽的小穴…又流出来了…唔…啊…你的ròu棒好…好热…好粗喔…兽兽的小嘴根本…根本含不下去…而且…又大又硬…啊…好林总…兽兽以往…以往真的被这ròu棒干过穴吗…唔…好美…兽兽真不知自己怎么…怎么承受的…啊…好林总…亲亲林总…你太…太棒了…光用舌头…用舌头就搞的兽兽爽到丢…水都流出来了…你还…还不快干兽兽…啊…兽兽的穴又被…又被吸了…唔…给我吧…你的ròu棒这么硬…这么粗…兽兽爱死了…”

    听兽兽放开胸怀,尽情享受之时,那yín言浪语竟如此诱惑,浪的连青楼名妓怕都要自叹弗如,加上吞吐ròu棒的朱唇,动作愈来愈是熟练,显然她已经抓到了技巧,林俊逸只觉ròu棒愈来愈硬,chā的兽兽的声音愈来愈难出口,也知不能弄她弄的太过火,连忙缩回舌头,转过身来。林俊逸知道她已经被他的手段控制着,幽谷中顿时空虚的兽兽腰臀一挺,似要追寻那舌头似的,一股水立时溅了出来,却被林俊逸对准目标的ròu棒重重chā入,连水一起推回幽谷,重击她敏感的芳心,那滋味美的兽兽差点疯掉。

    林俊逸将ròu棒chā入她的蜜穴罅,起先大guī tóu要很用力才可以撑开紧凑的ròu罅,guī tóu完全进入蜜穴后,林俊逸没有再深入反而用ròu棒的三份之一去擢她,但可能他的ròu棒比她老公的粗大很多,兽兽已经被撑得有点胀胀的。他边玩边说:“兽兽小姐为何你的蜜穴仍如此紧窄…夹的我很爽啊…”

    兽兽娇喘吁吁应道:“嗯…我老公近来忙…很少chā人家的…”

    林俊逸一脸兴奋然后一口气将整根ròu棒猛地捅擢入兽兽蜜穴入面,跟她说:“那就让我替杨先生出点绵力去玩玩你这骚货啦…兽兽小姐怕被我的大ròu棒撑松蜜穴吗?”

    他那根大ròu棒顶入子宫,兽兽从未试过这等巨物,感到前所未有的充实,以往听一些开放多xìng经验的女xìng朋友说起,觉得被粗大的ròu棒chā美穴,跟正常大小的ròu棒是很不同的,那时她还天真的想她认为ròu棒的大小不要紧,最重要是她是否爱那个chā美穴的人。

    第1332章夫前戏兽兽

    今日兽兽先明白生理上的ròuyù刺激,已经征服了一直自以为很贞洁的她。她觉得林俊逸除了技巧好之外,他的大ròu棒真的可以完全满足她,她觉得他具有充满野xìng的男人魅力。兽兽不再避嫌的回答:“嗯…林总…啊…你要帮我老公出力…cāo人家…cāo我啊…捅擢蜜穴啊…撑松蜜穴啊…”

    林俊逸撑起上身一边耐心的吻她面颊、耳朵、rǔ房,ròu棒开始有节奏的以九浅一深方式捅擢蜜穴…她真的很受用,同时亦伸手抚摸林俊逸的rǔ头和结实的屁股,然后一下一下的掐屁股的肌ròu以示鼓励。她口中喃喃道:“嗯…啊…嗯…啊…啊…啊…”

    林俊逸chā了几分钟之后,加快了抽chā的速度,但ròu棒每次将近顶到子宫的时候便抽回,一轮急促的捅擢了两百多下,粗大的guī tóu不断磨擦蜜穴但没有撞击过子宫一下,令她子宫深处反而感到一阵空虚,里面痒得要死了,她以求饶的语气对林俊逸说:“嗯…林总…老公啊…我蜜穴好痒啊…子宫好想给ròu棒捅擢呀…chā入点…啊…求你大力点丫…老公…痒死兽兽…大力…chā入chābào蜜穴啊…”

    林俊逸知道已经完全用ròuyù控制了兽兽,放心地尽情享受她完美的ròu体。他开始大力的捅擢蜜穴,可能从来未试过像他那么巨型的ròu棒,粗大的guī tóu配合强劲的冲刺猛撞着子宫,起先确实很痛好像令她吃不消,但林俊逸一口气急促的疯狂捅chā蜜穴之后,她的蜜穴内每一分都给撑得胀满充实之外,子宫早前的骚痒没了,换来一阵前所未有的快感。以往听过她的一些xìng生活较开放的女友人说,男人的ròu棒大小是如何重要,给粗大的ròu棒捅擢有多爽,当时她不以为然的仍相信老公的ròu棒虽然只是一般大小。

    但她很爱他便可以弥补,到今日她要承认身体受到强烈的ròuyù刺激才是最受用,兽兽一边摸着林俊逸的炽热身体,一边叫道:“哎…啊啊…老公…兽兽爽…爽死…快点…chā大力点…chā死兽兽啊…爽…哎哟…爽啊…大力点chā蜜穴…啊啊…啊…”

    虽说林俊逸仍是直来直往的抽chā,只不时旋动个几下,动作和以往全没什么区别,但或许是因为自己之前放开一切地喘叫开来了吧?兽兽只觉体内的快感犹如风起云涌,再也无法遏制,虽是一样的刮弄揩擦,滋味却大有不同,就好像自己那放浪的呼声,已把她的胴体彻底洗礼过一回般,她只觉每一下被他chā入时的快乐,都比以往强烈得多,舒服到她一时间连叫都忘了。

    林俊逸俯下头去,舌头慢慢地顺着她颈脖的曲线,温柔地走着,良久良久才滑到她那已经贲张娇挺的蓓蕾上头,林俊逸一边对兽兽的玉峰甜蜜地拨弄,一边以双手滑下兽兽臀后,轻托着她的玉臀,将她的娇躯微抬起来,还顺便带着她旋转磨动。彷彿被林俊逸的动作从美梦中唤醒了一般,原还沉醉yù乐当中,连声音都忘了发出的一声轻吟,一面将纤腰玉臀旋动不休,好令已被他深深佔据的幽谷,能更深入地享受他的火力,一面在林俊逸的攻势下婉转呻吟,娇弱不胜。

    “哎…唔…嗯…好…好林总…兽兽好…好舒服…喔…就…就是那里了…哎…再…再用力点…啊…怎么会…怎么会这么美的…喔…好…好烫…唔…好林总…你…你让我飞天了…”

    一面扭腰挺臀以迎,兽兽虽不是不知道,自己这般放浪yín语,已将贞洁少fù的面貌全盘抛却,但在体内汹涌yù火的重重焚烧之下,理智早已灰飞烟灭,整个人都像已遭yù火控制般,再不能自己。

    “哎…林总…不要…不要停…嗯…兽兽要…要上天了…唔…好林总…你这…这么行…搞的兽兽又…唔…又要丢了啦…啊…好…好丢脸…兽兽怎么会…怎么会这么易丢的…嗯…好…好棒…好林总…你…你干的兽兽美…美翻了…美透了…唔…又…又这么干…啊…兽兽又要…又要疯了…嗯…林总你…你真棒…兽兽爱你…兽兽爱死你了…兽兽要一辈子跟你干…再也不分开来…啊…”

    也不知这样疯狂喘叫、尽情迎合了多久,兽兽只觉整个人都已化成了一滩水,任由林俊逸骤急骤缓的动作,摆佈的波浪飘摇,此刻的林俊逸再不起落了,他深深抵进了兽兽的幽谷当中,ròu棒紧紧啜住她娇嫩异常的所在,那处乃是兽兽的花心,最是深藏的要害所在,林俊逸虽然粗长,每次都似犁庭扫穴般遍袭她的幽谷,但若非今日玩的特别浪dàng颠狂,爽的浑身娇颤,每寸香肌几乎都被情yù的热力所烧熔,那花心处也不会这么轻易就暴露出来,落入林俊逸掌控之中。

    ròu棒不断像机器般冲击,林俊逸虽然满脸大汗,但疯狂的一口气擢蜜穴十多分钟仍然没疲态出现,相反抽chā得更狂…每一下都奋尽力似的撞击兽兽子宫深处。林俊逸双眼通红像一头野兽一样玩弄她身体、ròu棒像要撕裂她的蜜穴,她感觉像被人强jiān的。可能以往老公chā她的时候无论如何兴奋,总因为怕弄伤她的娇嫩身体和蜜穴,始终留有余力,而且老公的ròu棒没林俊逸粗壮,所以从未有被真正粗暴玩过,这一刻她潜意识内喜欢被强暴的刺激感觉,一下子得到林俊逸给她完全满足,身子一阵抽搐、双手无意识的发狂抓刮他背后、脑袋如被一度强烈的电击后变成一片空白,春水花蜜像洪峰缺堤般从蜜穴激shè溅出,她又丢了并大叫:“哎…啊……”

    林俊逸见高潮来了不但没停低还猛地抽chā,令她可以继续以完满的姿态去饱享高潮带来ròuyù的兴奋……

    她从未试过高潮可以廷续差不多两分钟之久,虽然刺激慢慢散去但身体满足的畅快令她依然很骚浪,她紧抱着林俊逸的强壮身体并娇喘着对他说:“呀…爽死啦…兽兽给老公cāo得爽死…啊…”

    然后她主动的和林俊逸湿吻、两个舌头激烈的搭在一起jiāo缠,林俊逸揉掐得她的rǔ房很骚软,虽然ròu棒暂时停了抽送,只是塞满蜜穴里面作轻微的抖动,但粗大的ròu棒令她刚从高潮的余韵中恢复一会,便又再惹的蜜穴入面痒起来,兽兽像无耻的dàngfù呻吟:“嗯…老公…兽兽又痒了…啊…”

    林俊逸见她的媚态再加上还未泄,回气之后又再被她激起兽xìng,他放弃之前的温柔,吩咐她伏在床上,她的面庞正在对着床前的一面大镜,从镜中看见自己像条母狗一样跪着等待林俊逸cāo她…林俊逸一边看着镜内兽兽的倒影,然后ròu棒又再给她塞满蜜穴,换了姿势后ròu棒的抽送角度不同了,也就带来另一种强烈的快感,林俊逸一开始便疯了的捉住她的腰肢捅chā起来,蜜穴像要被撑bào一样、子宫被guī tóu撞击的传来阵阵快感…

    林俊逸伸手向前发狂的挤掐她的兽兽的rǔ房、又掌掴着她的嫩嫩粉臀,从镜内除了看见自己的yíndàng表情之外、还见到一对原本好端端的rǔ房被他的粗暴大手掐出一道道红痕,她相信粉臀上亦会一样青青瘀瘀,再想到老公从未如此粗暴亵玩她的身体,若果他看见她被林俊逸玩得一身瘀青会怎样…

    兽兽此时真的骚了,只感到这样yín秽的xìng幻想令她更刺激,她对林俊逸叫喊:“哎…老公…老公…你可以再粗暴点jiān兽兽呀…兽兽爽死…兽兽要被你尽情强jiān…哎…啊……”

    经过她的鼓励之下,林俊逸亦老实不客气,定一定神抖了大口气之后便拼了命一般,像野兽像魔鬼上身一样,搾得她的rǔ房变了型、扯得rǔ头又硬又长…剧烈的ròu体上痛苦令她更畅快。林俊逸奋力狂cāo蜜穴,还在连连嚎叫…粗大火热的大ròu棒强劲如火车头的冲击…像野兽般配合捅chā的节拍大叫:“呀…爽不爽…爽不爽…小yínfù…爽不爽…小贱人…cāobào你…cāo死你…”

    兽兽被他如此激烈的强jiān,真的感受到很大的屈辱一样,镜里面看见自己被身后的一头野兽cāo着,身体被疯狂的yín辱,她哇…一声大喊起来…眼泪如泉涌出,无耻的屈辱加上强烈的ròuyù刺激,配合着林俊逸发狂的捅擢。

    “啊…兽兽要…又要丢了…”

    那yín乐犹如决堤洪流,将她整个人淹没,偏偏那种快乐真是美妙无比,兽兽也不知是初次尝试yín呻艳吟,一时间想不到语句形容,还是这种欢快,确是无法以语言描述於万一,她只能在婉转呻吟当中,轻吟出“又要丢了”这么一句话,再没他言可说。

    林俊逸再大叫“呵…呀…呀…”

    身后传来林俊逸抖了两下,他伏在她身后ròu棒整根顶满蜜穴、子宫塞得胀痛着,她叫喊:“丫……哎…哎……”

    大泡滚热的精液喷在子宫深处、春水花蜜在蜜穴和ròu棒仅余的罅隙间溅出…ròu棒和蜜穴不断抽搐…分不清是她还是林俊逸的嚎叫或是呻吟“哎…呵…啊啊……”

    林俊逸在shè精之后仍然紧抱着她,还疯狂的吻她,好像要将她吃掉一样。他除了造爱的技巧和持久力很厉害之余,一副精壮的身体令他很快又再回了气。ròu棒过不了两三分钟又再硬起来,他老实不客气坐在床上,将满是半干的精液、春水花蜜的ròu棒chā入她小嘴里面,一阵腥臭气味攻入鼻腔内,真的令她有点作呕,但林俊逸没理会她只顾将ròu棒向她口内抽送。可能她被他在短时间内弄丢了三次之多,身体很累…连之前的xìng爱欢愉感觉亦没那样强烈了,再加上高潮过后她回复冷静。

    想到今日竟然给林俊逸玩得好像dàngfù一样,除了ròu体上连思想上也对老公完全不忠,以后更没面说什么贞洁什么端庄什么贤惠的事…而她竟然给一个用卑鄙手段jiānyín她身体的陌生男人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