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34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勇猛,好在那飘飘yù仙之中彻底崩溃,“你……哎……把……把大姨弄死吧……大姨要……要被你活活搞死……彻彻底底的爽一回……”

    第1199章诱jiān大姨

    “真的吗?那……在下究竟是坏蛋一个,还是大姨的好人儿呢?”

    邪邪一笑,侄儿林俊逸刻意暂停ròu棒的动作,只在那花心庭轻轻顶挺,勾得宁薇心软身颤,不争气地又泻了一回。

    “哎……还……还这样……别……你……啊……”

    娇躯火辣辣地搂紧了他,宁薇只觉胸口被他挤得连气都快透不出来,可那满腔言话却自动喷出:“想……想怎样玩大姨……就玩吧……今晚……唔……让……让大姨变成个真正的女人……莫正享受遇人生乐趣……别……别对大姨松手……啊……”

    最后一个字才刚吐出,宁薇只觉xià tǐ一痛,一声娇吟不由自主地吐出。就在她婉转哀求,将满腹的需求向他倾吐的当儿,侄儿林俊逸又一阵厮磨,磨得宁薇精关一泻,一波甜蜜的yīn精登时涌出,泻身的快乐还未整个占有她,侄儿林俊逸竟重重一突:那ròu棒狠狠一顶,冲破宁薇花心,强硬地突道了宁薇子宫之中,冲得宁薇刚泻的yīn精,竞有一丝又倒流回子宫内。

    子宫之内原就是女体最为柔嫩之所,情yù如焚之隙,女体的敏感愈发倍增,被侄儿林俊逸这般强行侵犯,宁薇只觉一股难以想像的疼痛从体内最深处传来,简直可说与破瓜之夜的痛苦差距不大;偏偏那极端的疼痛之中,又有种极端的快乐传来,仿佛那处被ròu棒厮磨之间,这般快便产生了快乐的滋味,极痛混着极快,那种感觉简直让宁薇无法分辨,只能娇滴滴地搂紧了身上的侄儿,娇喘无力地承受着他的动作,任那迷乱的滋味在体内尽情流动,殛得她每寸神经都慌乱起来。

    别说破瓜之事已久,连女儿都生了,宁薇哪里想得到,自己竟然还有碰上这等痛楚的时候?偏偏那感觉痛得极端也美得极端,痛快混杂一处,很快就让她自己都分不出来,好像里面每疼上一点,满溢体内的快乐也多上了一些。

    她只能抱紧侄儿林俊逸娇喘吁吁,任不知是喜是悲的泪水在脸上奔流,全心都集中在那被侵犯的末端,感受着ròu棒的顶挺磨擦,再也管不了其他。

    痛,那痛真的是痛到了极点,尤其侄儿林俊逸才刚攻陷宁薇胴体的最深处,即便极力放小了动作,那充满生命力的微微颤抖,都牵动了宁薇满心的感觉。她噬咬着纤指,才能忍住要他退出去的冲动,酡红的肌肤与微颤的胴体,都在在展现出她虽苦于疼痛,却还迷恋着不肯抉择。

    “会疼吗,大姨?要不要我先……退出去?”

    感觉得出身下宁薇的慌乱,侄儿林俊逸不由得有些心软。

    “别……别退……”

    本来还有些难以决定,侄儿林俊逸这句体贴的话语入耳,反让宁薇下定了决心。像她这般成熟的女体还如此难以承受,身段娇小的穆秀珍想必更苦,可这闺中密友对侄儿林俊逸只有更为依恋,想必这苦楚之后,还有其他的可能;何况若真是伤体疼痛,对人妻贞洁已被夺取的她而言,何尝不是老天爷降给她的惩罚?

    带着些许的自暴自弃,宁薇贴紧了他,柔弱无力的呻吟直透心坎:“就……就这样……继续玩弄大姨的身子……让……呜……让大姨……彻底变成……变成一个真正的女人……”

    听宁薇这么说,侄儿林俊逸这才轻轻顶动起来,同时更落足了力气,在宁薇柔嫩酡红的各个敏感地带大展所长,诱得宁薇yín火高升,整个人都化成了火,此刻她便想退缩,也已无能为力。

    何况在侄儿林俊逸的努力之下,宁薇所身受的滋味更加令她难以退缩,强烈的痛苦也不知是麻木还是消退了,竟混在强烈的快乐之中洗礼宁薇周身,每寸肌肤都美得颤抖起来。

    “哎……好棒……嗯……好人……好人儿……大姨的好人……你……哎……真厉害……好……好会干……干得大姨……丢了一回又一回……唔……好美……这宝贝儿……真让大姨爱死了……”

    不知何时呻吟又起,宁薇只觉得现在自己的快乐比之刚才又更强烈了,她泻得上气不接下气,只觉尽溃的精关中yīn精不住倾吐,就算侄儿用上采补yín技,她的yīn精也前仆后继地向ròu棒冲去,主动地要献出所有,美得真令她想像不到,“哎……再……再用力……嗯……大姨丢得……丢得好舒服……啊……再……再来……大姨要死了……”

    林俊逸把她的腿放了下来,慢慢的调整姿势,然后伏在她身上,他用双手撑著他的身体,像是伏地挺身的动作,一上一下的来回俯卧,“大姨,这样舒服吗?”

    他轻声问著。

    “嗯嗯……”

    宁薇连声应道,岂只舒服,他这样的姿势,正好抵到了她的敏感点,“啊……啊……啊……”

    随著他的一起一伏,宁薇的身体又开始胡乱颤抖,“啊……”

    太刺激了,她连呻吟都来不及,忙抓著他的手臂,深怕自己会弹了出去。

    “我弄疼你了吗?”

    大概是听到她那种既痛快又痛苦的呻吟声,林俊逸停下动作忧心的询问著。

    “不疼,不疼,你别停,继续。”

    她正乐在其中呢。

    “真的不疼?”

    林俊逸很认真的看著她再确认一下。

    “真的不疼,很舒服的。”

    她笑著回答他。

    “那就好。”

    他开始恢复了动作,但不敢一下子动作太快,一拍一拍的上下伏动著。可这样的动作太慢了,没有了刚刚的刺激,她伸手去托住他的臀部,想不到他的臀部如此光滑细致,像婴儿一样,让她也爱不释手,把另一只手也伸了过去,在他的臀部上来回摩挲著。

    “大姨,你吃我豆腐啊!”

    林俊逸戏谑的说著。

    “小坏蛋,我不只吃你豆腐,还吃你的香肠呢。”

    说著有意识的把美穴甬道收缩了一下。

    “噢呜……”

    林俊逸反shè的呻吟著,倒是如她所愿加快了抽chā的速度。

    “噢……”

    那种扣人心弦的感觉又回来了,她紧紧的抓的他的臀部,随著他的持续刺激,抓著他臀部的力道也越来越大,仿佛指尖都以陷入他的嫩ròu之中。

    “啊……”

    也不知林俊逸是因何而叫,是痛?还是快?

    他抽chā的速度越来越快,而始终仍是保持著伏地挺身的姿势,就这么起起伏伏不知做了几百下,年轻就是本钱,李云刚知道这姿势她最爽,可是到底是纨绔子小逸身体发虚了,在她夹吸之下能作个几十下,已属不易,可林俊逸竟然乐此不疲,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反而是她,连翻的刺激身体已经不知痉挛了几回,只觉人已经虚脱。

    “我不行了。”

    宁薇松开了抓著他臀部的手,四肢无力的摊在床上。

    一次又一次的高潮,一次又一次的倾泄,宁薇只置自己的灵魂已离体飘飞,在那仙境之中飞翔遨游,这才叫真正的yù仙yù死,才叫真正的飘飘yù仙。

    她痛切无比地感受到以往的自己都白活了,怪不得那木兰花穆秀珍宁可拚着yíndàng之名,也要红杏出墙沦为林俊逸的情fù,这dàngfù的快乐实在不是她所能想像的啊!她美得眼泪不住夺眶而出,瘫在他怀中娇媚呻吟,声声都是感谢。

    “哎……好棒……好人儿……就……就这样干……干死大姨……大姨好……好爱你……啊……这……这么厉害……让大姨真的……真的登仙了……唔……好美……美得大姨都……都要昏了……好人儿……哎……就这么玩……玩得大姨yù仙yù死……唔……等……等大姨泄光之后……再……再把你的东西shè过来……大姨要彻彻底底的……变成你的女人……再也……再也离不开你了……啊……”

    “大姨,那我shè了。”

    听到他这句话,不知哪来的精神,她又抬起臀部迎合著他,刻意的收缩著美穴甬道,也不知管不管用。听到他一声声急促的低吟,她凝视著他的脸庞,他紧紧皱著眉头,俊美的五官全纠结在一起,随著最后的重力一击,她仿佛也感觉到美穴甬道里被一股灼热的精液浇灌著。随著精液的shè出,他到达了高潮的巅峰,呻吟变得缓慢,只剩下一声细长的哈气声,然后停下了动作。

    在快乐的呻吟声中,宁薇终于如愿以偿,迷茫到再也感受不着身外之物的感官,终于等到了侄儿林俊逸那快乐的巅峰。当侄儿林俊逸终于身子一颤,将火热的阳精尽情倾吐在宁薇的子宫之中时,快美到极点的宁薇死命地搂紧了他,茫然的芳心只觉两人彻底融到了一处。

    至于之后会有什么后果,这些她都不管了,她只热切地想要再捉住这美妙的滋味,在自己的体内留下快乐的痕迹,彻彻底底地享受到身为一个女人所能感觉得到的yù望的极限,再不顾一切。

    软绵棉地瘫软在侄儿林俊逸身上,喘过气来的宁薇只觉浑身酸软,整个人都汗涔涔的,给被子一裹虽是温暖,却难免有点闷闷的不舒服;偏偏现在的她又不可能把被子甩掉,光只她现在赤luǒluǒ地偎在侄儿怀抱,还是那可恶的小坏蛋大色狼,就足够宁薇差不可抑了。偏生现在娇躯酸软无力,光只意动而已,股间已是一股难以想像的滋味传来,不只制止了她的行动,更让她忍不住想到,方才的自己是多么的疯狂。

    她继续注视著他,原本紧绷的表情已经全然放松,此刻的他应该是全身松懈的吧!可他还是撑著自己的身体,调理著呼吸。

    “来趴在大姨身上。”

    宁薇伸手搂住侄儿林俊逸,示意他伏在她身上,欢爱之后她最喜欢的就是拥抱彼此。

    “不行啊!大姨,我太重了,会压痛你的。”

    “傻瓜啊!大姨又不是豆腐做的,压不烂的,来,让大姨抱抱你。”

    原来他是担心会压疼她,所以一直撑著自己的身体,真是好温柔的侄儿。

    “嗯。”

    他诺了声,慢慢的伏下身体,但本能的还是施了点力支撑著,没有压在她身上。

    宁薇紧紧的抱住林俊逸,她生命里的第二个男人,也许还是她未来儿子的父亲,这到底是命运的安排还是上天的捉弄?

    窗外滴滴答答的雨点敲打著玻璃窗,把她从梦中惊醒了。一个温暖的身躯环抱著她,一只手臂还枕著她的头。

    这不是梦啊!她不用回头,却已经很清楚在她身后的是林俊逸,她一直害怕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只是没想到时间点竟然就在李云刚全家去上海参观世博会的时候。

    窗外雨的旋律好像配合心跳,一拍一拍的规律的敲著,她此刻的心境竟然是如此的平和,闭上眼,似乎还能看见昨天那个惊慌失措的她,可怎么到了最后她居然还迎合著他,难道她是个天生yíndàng的女人?

    她和李云刚的房事在几年前还很和谐,只是最近几个月,夫妻感情发生了隔阂,丈夫李云刚冷落疏远了她,更是长期冷战未曾zuò ài,她居然胡思乱想起来,以为他有外遇所以才疏远她,而她为了报复丈夫李云刚而利用按摩甚至给侄儿人rǔ喝来诱惑侄儿,虽然这是她一厢情愿的柏拉图之恋,但是不正显现出她yíndàng的潜质。

    天啊!难道她真的是一个yíndàng的女人,当丈夫李云刚不理她时,她便百般勾引英俊的侄儿林俊逸,当丈夫李云刚出远门,她就和侄儿勾搭上红杏出墙了。

    “宁薇啊!你还要自欺欺人吗?你就是一个yín娃dàngfù。”

    内心底一个谴责的声音厉声说著,心没来由的抽了下。

    窗外的雨声越来越大了,她看了看搁在床头的闹钟,现在是凌晨三点,但已了无睡意。

    她动了动身体,觉得到两腿间有些黏答答的不舒适感,又想起昨夜荒唐的事来,耳边听著林俊逸规律的呼吸声,她这才转过身来仔细的看著他。

    她睡在他的右侧,他侧著身体拥著她,刚才转身时怕吵醒他,小心翼翼的挪开搁在她腰上的左手,轻轻的挪了身体,想把他的手放在两人之间的空隙,把手放下的同时,她的手指仿佛感觉有羽毛清拂过,她意识到那是林俊逸的杂草,心忽然又颤了下,脸腾的热了起来,只要把手指再往前挪一下,就能摸到昨天在她身体里狂放驰骋的ròu棒野兽了。

    想到她贪得无厌的需索,心理百感jiāo错,那一波波袭来的快感让她的身体像挣脱了枷锁的野马,尽情的在草原上狂奔,直到筋疲力尽,但是当高潮过去,却徒留下重重的罪恶感,就好像少女时代自慰时身体一阵抽搐过后,竟然有种不想再抚摸自己身体的厌恶感。那种莫名的罪恶,直到李云刚带给她第一次的快感后,她才明白那是一种正常的生理反应。

    但丈夫李云刚能和侄儿林俊逸的强悍相提并论吗?她能将之视为正常吗?

    宁薇收回手,没有去摸林俊逸的ròu棒,缓缓的从薄被中抽起身体。林俊逸的细心体贴总叫人感到贴心,她记得昨晚不知经历几次高潮后,她已经是昏昏yù睡,这被子想是他取来盖上的。

    看著眼前这张沉睡中的脸庞,左脸颊有些红肿,但嘴角却挂著微笑,就让人感到无限爱怜。

    “小逸,大姨该拿你怎么办?”

    她皱起了眉头,理不清是谁侵犯谁了。藉著酒意她轻薄了他,兴许他就是这么认为的,所以在她第一回打上他的脸,他才感到错愕,当她一连串的打在他身上,他竟是连气都不坑一声,心底正是埋怨她的翻脸无情了。

    她想伸手抚摸他的左脸颊,手抬了起来,却怎么也放不下去。

    “怎么你打人的时候那么爽快,要安抚人时却又犹豫不决。”

    心底一个声音质问著。

    “我不能一错再错了。”

    她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