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28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了。孙俪不管了!什么羞耻尊严!统统见鬼去吧,她爱这种感觉,也爱这个让她yù仙yù死yù罢不能的小男孩……

    林俊逸看着身下被他肏的死去活来的孙俪,显得无比骄傲!每一次大jī bā的抽chā都卖足了力气,用尽了花样去碰撞她的花心,任由她死死的咬着他的肩膀仍然一声不吭。脸上显出一股男人在床上征服女人时特有的昂扬神态。

    他为能在床上这么轻而易举的征服了这个美人少fù感到无比的得意。

    整个昏暗的房间飞扬着孙俪的尖叫声,哭喊声,呻吟声,林俊逸的喘粗气声,和大jī bā在满是春水花蜜的蜜穴甬道里摩擦产生的呱唧声。

    高潮还在继续,如果说一开始孙俪感觉高潮迭起是因为从没体验过这种让女人满意的大jī bā的惊喜带来的心理作用,那么在经过两个小时的床上大战后孙俪真的彻底被林俊逸征服了,真正体会梦想中那种高潮不断感受了。春水花蜜,yīn精一股股的喷涌着,甚至连小便都有些失禁了。

    筋疲力尽之下,孙俪曾想停止这场让她舒服满足的而又丧失心理和生理机能的xìngjiāo,却既没有力气阻止,也不想阻止,仿佛即使因为xìngjiāo而死也心甘情愿似的。

    孙俪真怀疑她以前和丈夫过的那种算不算xìng生活,虽然也偶有高潮,也偶有满足,可和林俊逸这次不同反响的zuò ài比起来,隔靴搔痒小巫见大巫,以往自己原来根本没有真的满足过似的。

    半小时以后林俊逸终于也快达到高潮了,他放开托着她腿的双手,趴在她身上一边大口喘着粗气,一边飞快的继续用大jī bā在她体内猛烈的抽chā,一边嘴里喃喃的念叨:“又要shè了!又要shè了!……俪姐!我……又shè……了”滚烫的guī tóu死死的顶住孙俪的子宫口shè出浓浓的精液,那一刹那孙俪仿佛过电一样,一阵抽搐仿佛失去知觉一样,瘫软在林俊逸的怀抱里。林俊逸紧紧的搂着她下身有规律的继续缓慢的抽chā,每次抽chā都shè出一股同样滚烫的精液,直到精液顺着他chā进她沟壑幽谷的大jī bā流了床单上很大一片,这次完美的xìngjiāo才算到达终点。……

    第1195章诱jiān大姨

    林家的别墅,由于房屋设计上的精巧,蓄满浴池的水面仅比花园高出了三、四十公分。

    而浴池四面仅是用厚实的建材钢化玻璃从底部用水泥和瓷砖围砌起来,顶部则简单地搭了一个材质轻巧的天蓝色塑料顶棚,随时可以更换。里面的洗浴及照明、取暖设施一应俱全,在浴池四周上方铺满瓷砖的两侧空地上,有两张大大的双人卧榻,供洗浴后的小憩。

    而他们在楼下看到的那些天蓝色墙壁,其实只是四面钢化玻璃上的百叶窗,随时可以收起。

    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里描述的空中花园!身在其中,无异如履仙境!

    人们常说女人生过孩子后体形就变了,现在的大姨宁薇的身体也的确有些改变。屁股和腰变得更加丰满xìng感了。变化最大的就是她的rǔ房,因为没带rǔ罩,隔着衣服也能看出来在她走路时两支rǔ房rǔ一晃一晃的。

    但大姨宁薇的腰并不显得臃肿,依然很有形,而且还是那么的柔若无骨,走起路来,屁股一扭一扭的,煞是诱人。

    大姨宁薇可是出了名的美人。不光摸样长得漂亮,尤其让人喜欢的是她那xìng感修长的身材,配上飘逸的及腰长发,每次上街都会成为男人注视的目标。

    大姨宁薇的屁股很丰满,后臀微微上翘,给人一种圆滚滚ròu鼓鼓的感觉。腰细而柔软,因此走路时屁股的扭动幅度就大了一些,这就更加衬托出她臀形的肥美,自然地透漏着一股诱人的浪劲。在后面看大姨宁薇走路更会勾起男人的yù望。

    大姨宁薇不属于纤弱苗条的病态美人,脸蛋也不是那种娇小型的,很有一股李嘉欣的味道。

    “大姨,回娘家的感觉好吧?”

    林俊逸笑道,“只要你愿意,想在这里住多久就住多久!”

    大姨宁薇早就知道侄儿对她的内心酸楚十分理解,经过了上次的按摩骚扰之后,芳心对这个风流倜傥花心英俊的侄儿又怯又怕,却又发自内心的喜爱,听了他这句话不禁高兴的走到他跟前,抱住了他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下,说道:“小逸,你真好!”

    大姨宁薇的嘴唇软软的、湿湿的,贴在脸上很上舒服,林俊逸的心头一dàng,升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小逸,我有件事想找你帮忙,最近我的nǎi子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发涨,你能帮我看看吗?你上次的按摩很舒服,我很喜欢!”

    宁薇心跳如鹿的说道。

    林俊逸一听这些就有些理亏了:“你……”

    随即大姨宁薇的口气又转变成软求:“好侄儿,你帮大姨一次嘛!”

    说着就拉开了衣服,露出了已经涨大的rǔ房,在林俊逸还没回过神的时候,把粉红的rǔ头压在了林俊逸的嘴唇上,林俊逸一下就晕了,下意识地张开嘴把她的rǔ头含到嘴里吸吮起来。

    大姨宁薇的rǔ头很软,微一吸吮,一股甘甜的rǔ汗就涌入了嘴里。

    林俊逸双手在宁薇挺拔白皙的椒rǔ上,温柔地爱抚着,接着稍稍用力揉捏了一下,突然从宁薇那粉红娇嫩的小rǔ头上,喷出了白色的液体,正是宁薇分泌的rǔ汁。

    林俊逸急忙在宁薇粉红色的小rǔ头上,又吸又舔、轻咬轻捏的,林俊逸将宁薇分泌的rǔ汁,一滴也不浪费地全喝了下去,双手紧紧握着宁薇圆润雪嫩的椒rǔ,又搓又揉的,彷彿要将宁薇的rǔ汁全部吸乾一般。

    林俊逸坐在床边,大姨宁薇站在他面前,双手搭在他的肩上。林俊逸感觉到大姨宁薇的整个rǔ房贴在他脸上,很柔软,很舒服。很快一侧的rǔ房的rǔ汗就被他吸干了,又转到了另外一侧。

    大姨宁薇的rǔ房很白,林俊逸又有了一种眩目的感觉。双手无措地在床沿上乱抓着。

    宁薇那粉红娇嫩的小rǔ头,在林俊逸长时间的吸吮、舔咬之下,渐渐地红胀了起来,受到刺激后的宁薇,如梦呓般无意识地发出娇吟声:“唔……嗯……嗯……”

    “好侄儿,痛……啊……轻点……啊……啊……”

    宁薇秀眉顰蹙地哀求著。

    可是随著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大概是逐渐适应了的缘故,宁薇rǔ头的疼痛感觉慢慢地减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很奇怪的微妙感觉;每当rǔ汁被林俊逸吸入口中的时候,宁薇敏感娇嫩的小rǔ头就会产生一种得到宣洩般的轻微快意,而且这种感觉逐渐的越来越强烈。

    宁薇不但rǔ头传来了快感,xìng感的赤luǒ娇躯也彷彿通电般酥麻难耐,甚至连早已湿滑的嫩穴深处,也随著林俊逸吸吮的节奏,有如颤抖般的抽搐著,那种畅美的感觉实是笔墨所难以形容。

    “唔……啊……啊……”

    宁薇抵挡不了ròu体所产生的感官刺激,忍不住娇喘、呻吟起来。

    林俊逸奋力地吸吮、吞噬著,从宁薇雪嫩椒rǔ中,所生产出来的哺育圣品,彷彿要将这源源不绝的甘美rǔ汁完全榨乾一般,直到再也吸不出任何一滴为止,林俊逸这才心甘情愿地将目标转往宁薇另一边的椒rǔ,继续吸食著。

    最后终於在宁薇娇喘、呻吟声中,完成了吸食rǔ汁的动作。

    鼻中满是大姨宁薇的ròu体的香味。很快两个rǔ房就被林俊逸吸得变软了,当林俊逸吐出小可的nǎi头时,他才发现大姨宁薇的脸和他一样,红红的。

    大姨宁薇含羞带怨地瞪了他一眼,在林俊逸脸上亲了一下,高兴地说:“谢谢小逸!”

    飞快地转身跑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林俊逸就这样傻傻地坐在床上,嘴里仿佛依然在含着大姨宁薇那柔软的rǔ房,真像做梦一样,以前只是和美艳妈妈和小逸作爱时也吃过她们的nǎi子,但那感觉和这回却明显的不一样,而且也没有nǎi水,没有想到今晚居然又吃到了一个美艳贵fù的nǎi子,而且还是自己大姨的nǎi子,咳!他居然吃了自己大姨宁薇的nǎi子!

    林俊逸的目光转向宁薇的卧室,今夕何夕,不知道大姨现在是在甜甜的梦乡享受家庭的幸福还是在幽怨丈夫李云刚的薄情?

    空dàngdàng的屋子里,只剩下一个yù求不满的妩媚少fù,翻来覆去睡不着,做什么好呢?

    刚才被侄儿林俊逸吮吸rǔ房的一幕yín弥的画面还在内心里放映著,浑身的yù火在身体里燃烧著,那种挑逗与被挑逗,调情与被调情,大姨小逸之间这种若即若离的暧昧不lún反而比赤luǒluǒ的情爱更加刺激更加过瘾更加撩人心弦更加动人心魄,渴望受到爱抚的yù望不断升高,但在无人能解的情况下,也只能自己动手了。

    宁薇仔细的从屋里将门反锁,拉上所有的窗帘。

    她换上一袭银白丝缎的长睡袍,长衫里头搭配枣红色的复古肚兜及同款的丁字裤,过肩的长发用银色丝带系在发尾三分之一处,光著脚踩在冰凉的地板上。

    在茶几上点上一盏烛光,再斟上半杯玫瑰红,留声机里放上的典雅的国乐,二胡演奏曲──二泉映月。

    幽怨的曲调,昏黄的烛光,仿如置身孤寂的广寒宫殿,而她正是那独居千年的嫦娥。随著轻慢的音乐旋律,款款的摆动腰枝,任水袖优雅的飘动著,光滑细致的玉腿,若隐若现的踩著轻盈的舞步。

    弯下身掬起桌上的水晶酒杯,啜饮杯中美酒,望向玻璃橱窗中的自己,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眼前这美丽的仙子究是何人?

    躺卧在柔软的沙发椅上,且当贵妃醉酒,摆出撩人姿态,轻解罗衫,质地柔软的缎袍沿著香肩吋吋滑下,戏水的鸳鸯自高深的溪谷间探出头来。穿过枣红的肚兜,伸手捻住挺立在峰顶的花蕊,酥麻的感觉快速的流窜全身,再也隐忍不住的将两朵花蕊握在手心里,恣意的搓揉、抚弄著。

    “小逸,噢……”

    低声吟哦著,这酥人心神的滋味,教人既难受又愉悦。

    解下绕在颈上的系绳,酥胸半luǒ,就连镜中的自己也为之陶醉,半遮扮掩的玩弄自己的丰rǔ,当那小巧的rǔ尖若隐若现时,情不自禁想纵情揉捏著。那是一个如此神奇的构造啊!虽小却无法忽视它的存在,因为它牵动著周身所有敏感的神经,只要轻轻触碰它,便觉得yù火焚身,难以自己。

    宁薇双手忙碌的把玩著敏感的rǔ尖,双腿也丝毫没有怠惰的互相摩擦著,如此这般上下夹攻,似乎感觉到溪壑之间有潺潺流水顺流而下,想不到这仙子竟是如此yíndàng。

    这即时yín雨让yù望攀升到了最高点,缓下手边的动作,掬起一把露水,挨到鼻边,竟是无色无味、晶莹剔透,只可惜老公李云刚竟疏远而不肯亲尝。不过纵教她现在把这露水吞下她也是不敢的,那岂不可惜了这琼浆玉液,将之涂抹在胸rǔ上,看著银光闪闪,浑身不由自主一阵颤抖。

    “噢……嗯……嗯……”

    四下无人,但有音乐作伴,宁薇便放声狂肆的呻吟、呐喊著,将体内的yù火喷发出来,“嗯……啊……嗯……”

    声音越放肆,双腿间的颤抖变越激烈,只觉会yīn间一阵酸麻,一股热流涌出,结束了这沁人心脾的痛快。

    全身酥软的摊在沙发上,待回神清醒,仿佛从广寒宫走了一圈回来,天上仙子谪入凡间,看著自己这一身装扮,不禁失笑,如果哪天林俊逸瞧见她这模样,不知会是什么反应。光是想像又觉热血沸腾,一对敏感的rǔ头儿又需要安抚了。

    这可不行了,方才觉得好像春水花蜜横流,得收拾善后了。头昏沉沉的,只记得要林俊逸帮她吸出nǎi来,后来什么也没印象,怎么有人在脱她的衣服啊!

    “云刚啊!大白天呢,干嘛脱我衣服啊!”

    “你衣服弄脏了,得换下来。”

    一个温柔的声音说著。

    “喔!”

    说著她帮著解开衬衫的扣子,然后把胸罩的钩子也松开了。解开了束缚,真是舒服啊!

    “嗯?不是帮人家换衣服嘛!怎么没动作了,帮我把内衣给解下来。”

    宁薇吩咐著,可等了半天还是没有半点动静,“怎么了呀!帮人家脱衣服脱一半的呀!”

    “要我帮你脱啊!”

    抓住面前的人儿,他好像还想逃,可宁薇一把把他抓回来了,一颗一颗的解著他的衬衫,“云刚,好久没有疼我了,你这些天有没有想我啊?”

    蜜月情浓的时候,宁薇常和丈夫李云刚玩一些角色扮演的游戏的,他们不需要事先知会对方,都是一时兴起,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说不准中途还换戏码,忽然想起还是好久以前那回她本来想扮女秘书,结果成了女强人了。

    可是,迷迷糊糊之中,李云刚倏忽远去,眼前却变作了侄儿林俊逸,而侄儿故意装出一副害羞的模样,分明也想和她玩个办公室调情的游戏,那她怎好扫他兴呢!解开了林俊逸的衬衫,粗鲁的往两旁扯开,结实丰厚的胸肌,让宁薇忍不住伸手抚摸。

    “啊!”

    林俊逸轻轻的呻吟了一声。

    迷蒙中,看见胸肌上两个小黑点像两颗葡萄干似的黏在上头,好诱人啊!舌头一伸,伏在林俊逸的胸前,在他的rǔ头上用舌尖来回舔舐著,那种独特浓烈的男子汉阳刚气息夹杂着特殊的男xìng香味,扑鼻而来,这是林俊逸用的沐浴rǔ的香味,夹杂著一点汗味,更叫宁薇难以抗拒啊!

    “啧啧……”

    舔弄过后,宁薇大口的含住他的rǔ头,恣意的吸吮著,“你刚才吸我的nǎi子,现在该我吸你的了吧?”

    “噢……”

    林俊逸发出浓重的喘息声。

    宁薇知道他以经受不了了,边吸吮著他的rǔ头,空闲的手往他的xià tǐ一摸,虽然隔著西装裤,但依然感受得到他的ròu棒已经勃起了,直直硬硬的竖立在下腹上头。

    宁薇动手解起他的裤头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