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93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景甜吻住,咿咿唔唔地再难放声,尤其此刻林俊逸的手又环到了她背后,压得那美峰直往口里凑,让这yù火焚身的美fù再也无法抗拒。她伸手搂住了女儿和女婿,虽是泪珠不断,身子却是愈来愈舒服、愈来愈快活了。

    不过她这么一搂,可真爽死了林俊逸!本来身前有如此yín熟美fù,紧窄甜蜜的幽谷把巨蟒箍得紧紧实实,饥渴得再也不肯放松,啜得好像只想着将他的精液吸得一滴不剩,景甜又贴紧自己背心,两女夹击之下他已是神魂颠倒,现在前后两女又搂得这般紧,前胸后背被四团高挺柔润的美峰紧贴厮磨,想开口呼吸,吸入的却都是女体的芬芳,耳边又充满了这对母女亲吻间口舌jiāo缠的甜美声音,气氛当真旖旎甜美得无以复加!

    虽说被这样紧夹,让林俊逸颇不好动作,但白雅芝的饥渴,却将这缺点弥补的毫无缺漏。虽说他的手只能在她的粉背上爱抚揉压,但许久未尝到如此美味,女儿的香舌吻吮令她又羞又爱,林俊逸难耐的喘息声,又在令她想起那天在浴池内外在林俊逸胯下饱受蹂躏的那段时光,虽是羞不可言,但白雅芝的体内,却渐渐盈满一股火热渴望的冲动,令她只想不顾一切,让两人探索自己每寸香肌美肤,彻彻底底地拜服在两人的手段之下,让yù望在高潮中尽情喷发奔放,一点没有保留。

    原本在虎狼年龄熟女yù望的影响下,白雅芝的ròu体已是敏感无比,一点不输景甜,幽谷深处的花心更是不堪寂寞地绽放吐蕊,只待郎君采撷;再加旷了这么久,虽说她努力压抑,但未曾抒发的情怀,bào发起来却是愈加强悍,才一坐下去,便觉花心已陷入林俊逸的刺激之中;可舒服已极的快乐,却让白雅芝无法忍耐。

    骑坐到了男人身上快活地起伏,这个生疏新颖的姿势使她觉得惊奇而充满刺激,她几乎觉得自己的身体轻盈如燕的飘飞起来,一连可以做成百上千个起落而不停歇,她在一种狂野的燥动中,摇摆着起伏柔软的纤腰继续下去,而林俊逸咬住了牙关挺起巨蟒,英武地坚硬地耸立在她的里面,直等到她带着奇异的、细腻的呼憾而得到了她的最高的快感。

    白雅芝的身体终于支持不住跌倒在女婿林俊逸的身体上面,她的脸伏在他的胸膛上,她感到屋顶还在一扬一抑地旋转。而林俊逸的身体则是前所未有的柔软坚韧,他没让他的下身脱离白雅芝的yīn户,搂住她大汗淋漓的身子翻腾而过一下就再将她压服在身下,他静静地凝视着眼前她美目紧闭娇嫩如花的脸庞,然后,下身极慢极慢地朝前顶去,抽出,再chā再抽,白雅芝在女儿景甜和女婿林俊逸坏笑的凝视里睁开了眼睛。

    白雅芝竟以为她仍然在林俊逸的身上起落,她将永远这样起伏下去。她感觉到体内的充实、饱胀、强而有力的巨蟒,服从她的意愿,得心应手地做着各种动作。白雅芝的yù火再次被点燃了起来,她只感到一种快乐从脚底心涌上来,这种舒筋展骨的快乐是异常的,纯粹是没有xìng器官的接触而产生的。林俊逸的粗重的呼吸和舌头舔弄一下就击中了她头脑最敏感的地方,闭上眼睛白雅芝体验到他给予她的清晰无比而又诡异无比的ròu体的感觉,轻盈的、愉悦的、湿漉漉的,一段无法与人诉说的快慰,她第一次领略到了身心jiāo融的奇特感觉。

    林俊逸的手却像钳子般挟住她的身子不允她滚落,巨蟒却深深地抵住在她的美穴甬道里面,他凶狠的撞击令她的耻骨生疼。他像是被一个巨大而又无形的意志支配着,cāo纵着,一遍一遍抽送着,将那湿淋淋的巨蟒压落,抛起,一遍又一遍,无尽的重复,一遍比一遍激越,让她来不及喘息。久违了的快感从灵魂深处密密麻麻地升腾而起,那种舒心悦肺的感觉如平静湖面的一圈圈涟漪,一波一波dàng漾开来。白雅芝的美穴甬道里甜蜜的汁液充沛滋滑,那阵饱胀yù裂般的不适消失了。渐渐地她忽然轻松起来,不再气喘,呼吸均匀了,迎合着动作的节拍。躯体自己在动作,两具躯体的动作是那样的契合。

    他每次起升腾起伏都那样轻松自如而又稳当,不会有半点闪失,似乎这才是他应有的所在,而躺在下面的她挺腰展胯焦灼的等待。当他狠狠地侵入时,她才觉心安,沉重的负荷却使她有一种压迫的快感。他们所有的动作都像是连接在了一起,如胶如膝,难舍难分,息息相通,丝丝入扣。女婿林俊逸在白雅芝身上滚翻上下,她的胸脯给了他亲密的摩擦,缓解着他皮肤与心灵的饥渴。他一整个体重的滚揉翻腾,对她则犹如爱抚。

    巨蟒在那个神秘的yīn户中弄出了唧唧唧如鱼嚼水般的声响,白雅芝像是渐入佳境,她急促地喘息着伴随着ròu跟ròu撞击的啪啪啪声音。林俊逸一次比一次凶狠一次比一次加大了力气,巨蟒抽、chā、挑、刺每每让白雅芝应接不遐,她积极地凑动肥臀迎合着,ròu唇随着他的纵送开启闭翕,似乎共同在营造一个美好绝妙境界。

    男欢女爱的愉悦使白雅芝眉眼飞舞沉溺其中,男人的巨蟒在她的体内纵横驰骋,带给她的快乐好像是从美穴甬道里渗透了她的全身每一个细胞、每一处神经的末梢,注进了血液,血是那样欢畅地高歌着在血管里流淌。那种说不出的爽快使她几乎要窒息,而那一根巨蟒却还在不依不饶地在她的美穴甬道里来回磨dàng,疯狂地抽动。

    白雅芝美目顾盼看着他的那身体跌宕起伏的伸展与收缩;那撞击与磨擦之后快乐轻松的喘息;将身体无休无止的摆动着挥洒而出的淋漓的大汗,以及一颗颗汗珠如雨般滴落,滚热的水珠击打在她身上滑落。所有这一切都让她心驰神往爱怜jiāo加,林俊逸的纵送渐渐缓慢下来,但那根巨蟒还很坚硬,只是每一次的顶撞更加深入更加紧迫。白雅芝的双手把着他的手臂,眉眼间却是热切的企盼,以及粗重吁吁的喘息。

    她搂紧了女儿、女婿,娇躯快乐地在林俊逸怀中套弄吞吐,一次次地让巨蟒直捣黄龙,攻陷她最敏感的部位,香舌火辣地勾引着她的舌头,身心都沉迷在那无限的快乐之中,套弄喘息之间如此自然、如此投入,仿佛早将刚刚的抗拒苦求抛到了九霄云外。

    这样的刺激原就强烈已极,哪里是饱经风霜,被弄到敏感至极的白雅芝所能承受?不一会儿她已娇躯剧颤,幽谷一阵甜蜜的紧箍抽搐,心花怒放之间不堪一击地败下阵来,只觉精关大开,甜腻的yīn精终于哗然倾泄,泄身的滋味令她不由一声欢叫;只是久旷的她泄得也太快了些,yīn精浸润问虽是酥麻透骨,却远远不到让林俊逸shè出来的地步,只觉幽谷里的巨蟒仍是硬挺,毫无倾颓之态,白雅芝本能地哀求出声,“哎……对不起……人家……人家已经……已经yíndàng地泄身子了……”

    “没关系的,妈……”

    听白雅芝哀求的这般柔媚可怜;心知她又陷入了之前被他勾引诱jiān红杏出墙失去人妻贞节的回忆之中,想到这又是乱lún造下的孽,林俊逸又爱又怜又觉歉疚满心;他脸儿一动,在景甜的颊上吻了一口,这才转向安抚白雅芝,“逸儿喜欢这样……喜欢妈快乐地泄身子……泄得愈舒服愈畅快愈好……妈妈不要担心,逸儿会好生孝敬妈……让妈一泄再泄,泄得舒舒服服……等到妈真的撑不住了……再快快乐乐的软下来……妈只要管自己舒服不舒服,其他的……都没有关系……愈放纵愈好……”

    泄身时那哀求的声音出口,白雅芝娇躯陡地一震,仿佛又回到了那天失去贤妻良母贞节的时候,但林俊逸的安抚来得及时,抚住了她颤抖不安的芳心。她怯生生地睁开美目,只见女婿林俊逸眼中满是鼓励,女儿景甜虽未及明言,脸上也尽是关怀,松下心来的白雅芝只觉刚高潮过的幽谷无比敏感,被林俊逸那火热硬挺一激,体内的火立刻又涌了起来。

    痛快泄过一回,不只身子的需求舒泄了不少,心里的压力更是一轻,白雅芝轻咬银牙,一边凑上脸儿跟女儿景甜拥吻,一边娇躯又柔媚绵软地扭摇起来,娇躯比方才愈发火热投入地贴紧了林俊逸,舒服到让他再说不出一句话来。

    没想到白雅芝这么快又进入状况,景甜不由微微一怔,心中对母亲却是更多疼惜。照景甜的经验面言,女子泄身之后虽说滋味美到难丛言喻,但随着情yù的bào发,体力也随之倾泄而出,无论如何也有段时间难以动作,就算没有男人从硬到软、从软再硬需要的时间久,却也不是马上就能好的;可白雅芝却是屡败屡战,虽说每次泄身都泄得魂飞天外,ròu体却是很快便反应过来,再次投入接下来的云雨狂乱,扭摇得活像发狂一般,若不是被钟出和颜设调弄得太过火,怎可能会养成如此反应?

    原本见白雅芝如此不堪挑逗时,心中那难免的一丝妒意渐渐烟消云散,她将母亲搂得更紧,三人几乎贴成了一个整体,只听着白雅芝婉转娇吟、丝丝悦耳,心中虽不由担心林俊逸是否吃得消,但事已至此,也只能希望白雅芝快些舒服,把那空虚填满了再说。

    【433】软绵绵地挨在林俊逸怀中,白雅芝已不知自己泄了几次、精关开了几回,只觉随着快乐和满足一波波地涌来,体内未曾饱足的渴望竟还驱策着她,让她再一次投入到那男女合欢的美妙当中,即便前一回泄身时已舒服得似再没了力气,疲惫酥软yù死,可只要感觉到幽谷里头巨蟒硬挺火烫的刺激,幽谷里便不由泉水汩汩外冒,恨不得再泄上一回才过瘾,在那冲击之中什么矜持、什么羞耻都飞到了九重天外,只担让自己的身心都融进他的体内,紧密融合到再也不分彼此。

    等到泄了最过瘾、最痛快的一回,舒服到极点的白雅芝只觉身子似已酥软到没了感觉,想着再怎么样也没法再来一回的时候,林俊逸终也到了尽头,他喘息地把身上的母女搂了个紧,巨蟒紧紧抵住那销魂处,火辣辣地在白雅芝体内强劲地喷shè出来,把所有精力都shè了进去,那灼烫如熔岩的shè入,令白雅芝叫出了最甜最满足的一声,终于无力地瘫痪下来,饥渴的子宫犹如小儿吸rǔ一般,紧啜着巨蟒再不肯放过任何一滴灼烫,芳心却不由一震,一个可怕的念头在心中升起。

    虽然女儿同意她们母女共事一夫,可现在自己若反倒怀了身孕,还是女婿的种,那……可怎么办才好?

    偏生他已shè了进来,火热的滋味转眼便满布子宫,久旷的胴体被火热精元这般滋润,打从心底的渴望将那阳精吸得干干净净、涓滴不存,发觉不妙的白雅芝想要阻止都来不及了,只能感觉那火热熨透了心底,“哎……逸儿……别……别shè进来……呜……要是……要是害妈怀孕了……该怎么办?”

    “妈妈放心……”

    虽说被妈妈白雅芝的yín态弄得yù火也昂首吐信起来,但景甜也知道,以现在林俊逸的状况,绝不可能在今夜再满足自己,若他还有这种余力自己就要怪他没用上全力让妈舒服快活了。

    只是白雅芝的担忧,其实先前夫妻俩布计时林俊逸也提出来,两人早有共识。他搂紧娇躯酥软的白雅芝,将她和丈夫搂了个紧,温柔的放轻了声音,不让她再有压力,“若妈怀了身孕……等生下来之后……就当是甜甜的孩子……甜甜会把他好好养大……这样子可以吗?妈”“嗯……那就好……”

    已泄得耳目昏茫,太过巨大的空虚在太过强烈的满足之后,白雅芝只觉酥软得就要睡去,心中的担忧一被女儿解说,绷着的最后一条线立即松脱,体内那火热温融的滋味,登时令整个人都瘫了,也不管正在女婿的怀抱里,竟就这样满足的瘫睡了过去。

    第1149章美人如云

    宴会上。

    “林总,上次真是不好意思,没有陪你玩得尽兴!这一杯我就当作是赔罪了,先干为敬!”

    冯小刚说道。

    “冯导客气了!嫂子有事当然要以她为主了!我不是不通情理的人!”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那关于我们之间合作的事情?”

    林俊逸笑道,“呵呵,那是当然没有问题了!现在内地电影市场已经突破了100亿,我自然想分一杯羹了!冯导是大陆商业片第一人,我以后还要仰望你的支持!”

    “哈哈!林老弟说笑了!你才是大财主,我是跟着你混的!”

    “有钱一起赚!”

    冯小刚大笑着搂住林俊逸的肩膀说道,“话说到这会儿才说到心里去了,酒喝到这会儿才喝出点味道来啊!今天兄弟尽管放开来玩耍,美酒佳肴,美女佳人,应有尽有,随心所yù哦!”

    “这个不需冯大哥客套,我林俊逸对此向来是来者不拒,照单全收,哈哈!”

    林俊逸笑道。

    “哈哈!男子汉大丈夫,烈酒美女缺一不可。”

    冯小刚眉目闪烁地大笑道,“今天为了招待兄弟,我们公司的美女明星来了不少,你尽管放松放松!”

    冯小刚拍了拍林俊逸的肩膀,大笑着去招呼其他宾客。

    此时离林俊逸最近的地方站着的是柳岩,这位传说中的内地第一xìng感“女主播”身上那件鹅黄色的单挂式晚礼服,由右肩斜披而下,不但将她的左肩和半片酥胸完全luǒ露在外,那柔软的布料,更将她傲人的双峰突显得益加浑圆坚挺,就连那对动人的小nǎi头都若隐若现的浮凸着,真不愧是传说中的“rǔ神”而自纤细的腰身以下,则是一泻到底、直达足踝,才由流苏收束下来的裙裾;大腿在高档黑色丝袜的包裹下,给人一种若隐若现的朦胧美,170公分的个子在黑色高跟鞋的衬托下显得更为修长,精致的五官、标准的瓜子脸和乌黑的长发,再加上少fù特有的成熟风韵,就算此刻不施任何粉黛,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