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91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白雅芝全无准备之下会被自己逗得一发不可收拾,只剩下娇声求饶的分儿。

    何况现在白雅芝娇躯寸缕不存,白里透红的肌肤渐渐被情yù的晕红占满,薄薄的水雾笼在身侧,格外有种雾里看花的美感,连自己都不由得食指大动,想在妈妈白雅芝身上大逞手段,让她像先前被林俊逸压在身下的自己般,只剩下娇声求饶、婉转逢迎的分儿。

    看着怀中的妈妈白雅芝,想到先前被林俊逸欺辱时的妈妈,虽说贤妻良母清白不保,芳心之中难免苦楚,可那没顶的情yù欢快,加上冲破道德禁锢的背德滋味,却令景甜难过之中越发有种渴望不断上冲。如果真要让妈妈白雅芝知道自己心中的感受,接下来……就要让她跟自己一起,尝到林俊逸的色狼手段和那无与lún比的甜美滋味。景甜越发不肯松手,纤手到处令妈妈白雅芝不住呻吟,却是逃不出她的手。

    被女儿景甜的手破开了玉腿的防护,那纤细的手指探入她幽谷之时,白雅芝不由娇躯剧震,本还压抑着的春泉登时dàng然,不只沾湿了幽谷那肥美的谷道、沾湿了侵入的纤纤玉指,甚至还流了出来,在景甜纤指的扣搔刮弄之下,水声唧唧之中,白雅芝羞得浑身发烫,偏偏被刺激着的要害却是一发不可收拾,那手段虽然还不如林俊逸高超娴熟,比她爸爸却好上不知多少,不知不觉间白雅芝甚至已不再挣扎推拒,而是竭力挺起纤腰,好让幽谷更彻底地暴露在女儿景甜的手下,让女儿更加方便更加深入更加随心所yù更加为所yù为。

    手上感觉到妈妈白雅芝的渴望,身子接触的是她火热的玉体,耳边又听得白雅芝似掩似吐的娇吟,虽还不敢开口要求,换了几年前的景甜说不定还不识风情,可现在的她被林俊逸好生开发过,对床第之事的了解比之当年进步不知多少,自是知道现下妈妈白雅芝的需求。

    她娇滴滴地一笑,俯身吻上了白雅芝火热丰润的红唇,香舌jiāo缠之间柔情似水jiāo流,此时无声更胜有声。

    “唔……嗯……”

    被景甜一阵热吻,唇舌jiāo缠之中,香唾不住jiāo流,那甘霖非但没能浇息满心yù火,反而像火上加油般令她体内的火越烧越旺,也不知景甜身上是出了什么变化,光只香唾jiāo流,就让白雅芝身体里的火越发燎原熊熊。

    她心下一边暗凛,想来自己的预测竟变成了事实,一边却不由自主地弓起娇躯,一双藕臂甜蜜地搂紧了景甜,口舌与她肆无忌惮的jiāo缠吮吸,迫切地展现出她的需求,若非双足被景甜压着不好展动,怕连腿都要勾到景甜腰上了!

    感觉到白雅芝高燃的情yù,景甜既惊又喜,惊的是林俊逸那厮真有欺天之力,连自己都被他给带坏了,把这妈妈撩得yínyù纷飞;喜却喜得满心满胸,也不知是喜自己竟有与爱郎林俊逸相类的手段,连妈妈白雅芝都受不得自己的挑逗,还是喜着妈妈白雅芝很快便要和自己一起服侍爱郎林俊逸了,现在只一心追求着情yù的一时刺激。她将妈妈白雅芝抱的更紧,口手齐施之下,浴池旁春光越发弥漫,连声音都透着令人心动的娇媚。

    胸口一时间似是吸不进气来,既因着满心的渴望把旁的一切都赶了出去,更因为两女赤体相摩,白雅芝那高耸入云的美峰,充满弹xìng地挤压在景甜胸口,不甘示弱地互相排挤起来。虽说景甜的胸前不似妈妈白雅芝般丰满诱人,却也是凸显难收,这一相挤,登时又挤出了水花dàng漾,以及难以呼吸的美妙刺激,彷佛极力呼吸之间,吸入胸中的不是空气,而是满满的情yù刺激。

    第1146章景甜母女共侍一夫

    “唔……甜甜……”

    好不容易等到四唇终分,白雅芝已迷乱得难以自控。景甜的刺激处比之林俊逸还毫不逊色,白雅芝甚至没办法去想像,景甜是不是因为被林俊逸这样对待过,才会在今夜对自己这般大逞威能?

    可满身的火热、满心的柔蜜,还有幽谷之中那无法抗拒的空虚,在在都令她不由错觉,若是在这甜蜜无比的刺激下快乐的死去,只怕比得过且过的活着还要更快活百倍。她明知这样下去不好,却已控制不住自己,娇媚地向身上的女儿景甜献媚着、渴求着,再不愿分离。

    虽说唇舌已分,可景甜却没有休息,柔软火热的樱唇香舌马上就滑上了白雅芝娇嫩的脸蛋,享受她的芳香暖热;滑进白雅芝股间的玉手,更不住在那柔软的火热谷间动作,勾得白雅芝不住呻吟,语不成句间整个人都像刚从水里出来般火热润湿。这可就苦了景甜,两女一般赤luǒ、一般火热,妈妈白雅芝xià tǐ处已被自己的纤指攻入,可自己的空虚,却是一点满足的机会都没有。

    将心一横,景甜一边加紧脚步,口舌舔吮吸舐、纤指勾挑抹弹,将白雅芝逗得yù火焚身,另一手却牵住了妈妈白雅芝的手,微微颤抖地将那手带到自己股间;早被yù火灼得陶陶然的白雅芝浑然不知人间何世,玉手只被景甜摆布着,直到触及了景甜的灼热湿滑,才发觉自己已碰到了何等羞人的地方?

    偏偏一抬头,却见娇羞不已的女儿景甜樱唇微呶,正偷偷地向自己示意,仅余的理智只想着这宝贝女儿怎变得这般火辣了?白雅芝的手却已无法控制,像是被身体里的情yùcāo控着一般,不住向那湿润的来源去探索,触摸之间令景甜娇躯不住颤抖。

    若非白雅芝同为女子,动手间有些远异于男子的细腻,加上她也被逗得yù火狂烧,纤指似能自己寻求到最好的方位、最好的力道去动作,以她那般稚嫩的手法,触及景甜那般娇嫩的所在,只怕寻欢作乐不得,反而还会弄伤呢!

    虽说白雅芝动作稚拙,别说及不上林俊逸熟习而流的手法,就连自己的手段都差得远,但女子之间的互相抚爱,心xìng的亲密jiāo融本就比纯粹ròuyù的感官快乐重要许多,即便白雅芝的手法还有得学,但亲身体验到这女儿受那无边无垠的情yù所驱动,一心只想令自己快活。

    景甜芳心dàng漾之下,身体的触感似也强烈了许多,扣在她幽谷中的纤手越发难以自控,不住在白雅芝体内钻琢动作,只想尽情的深入、尽情的探索、尽情的融合为一,务要将对方的情yù也诱上高峰才罢!

    “哎……甜甜……好女儿……唔……妈妈……别……别这样……啊……妈妈要……要受不住了……”

    如此互相挑弄之下,自是熟悉这手法的景甜稍占赢面,白雅芝只觉身体在女儿景甜的纤手爱抚之下,每寸肌肤彷佛都欢唱着情yù之歌,热到整个人都像要融化了。

    虽说她也一般的努力,想让女儿景甜也一般地融化,但不知怎么着,总觉得自己先要攀上高峰,越向高处空气越发稀薄,都要喘不过气来了。

    只是便知白雅芝的yù望已烧化了理智,半推半就着承受自己的抚弄,口里叫着不要心下可爱得紧,但景甜此时也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两女亲密无间的ròu体纠缠,早将心中最后一点抗拒消磨殆尽,何况她身子里的yù望无比强烈,即便只是女体磨镜,仍是bào发得难以抗拒,两女互相探索对方幽谷的手动得越来越厉害,钻探得越来越深入,彷佛连手指都被对方紧紧包啜夹吸,难以运动之下,却更是坚持探入,在旖旎的嘤咛声响中,把彼此的爱火都更往高峰推进。

    终于,周身都沉醉在那迷乱烈火中的景甜,感到指尖一股难以想像的柔嫩触觉,接连而来的便是一股柔润湿腻的刺激,像是从指尖直捣体内般,美得她一阵呻吟,自己也紧绷起来,高潮的刺激顿时令两女不约而同地欢叫出声,幽谷中春泉汹涌而出,就这么软倒了一处……犹在高潮的峰峦处喘息,白雅芝只觉整个人像是解脱了什么。

    虽说累得整个人都要化了,可慵柔无力的身子,却是无比轻盈舒畅,即便以往与石渐行房之时,也没这般痛快绝lún的。

    “妈妈,舒服吗?”

    景甜低声笑问道,“女儿这样孝敬妈妈可好吗?”

    “那……也不能这样……”

    被女儿话里温柔的关心融进体内,白雅芝只觉yù火狂烧间,芳心却是软软柔柔。女儿如此贴心,对一个母亲面言,实在是再高兴也不过了。

    “妈妈放心……”

    景甜搂着妈妈白雅芝站起身子,慢慢离开浴池,伸手取过浴巾,把母女俩的娇躯拭得干干净净,只可惜池水虽冻,出不了汗,但二女股间却都是水滑淋漓,怎么擦也擦不干净,反而随着浴巾拭擦之间,那水涌得愈发多了,“甜甜……今晚不会让妈妈独守空房独耐寂寞的……”

    “嗯……那就好……”

    感觉幽谷被女儿温柔地拭擦,却擦不净那汩汩yín泉,白雅芝羞怯难当,一双玉腿似快站不直了,只能靠着女儿的搀扶,才不至于瘫到地上去。现在的她是最最脆弱无力的时候,就算景甜让林俊逸来个霸王硬上弓,白雅芝也无法抵抗;更恐怖的是她心里清楚明白,以自己被多年的空虚寂寞虎狼年龄yù望彻底改变了的yíndàng体质,若景甜真想让林俊逸对自己硬上,便一开始她会稍有推拒,但只要景甜林俊逸坚持下去,不一会儿她的抵抗便如春日的雪人一般融化,心甘情愿地任女儿态意妄为,唯一能庆幸的只有今夜至少景甜不会让林俊逸来对付自己,内心竟然不免有些失望。

    芳心迷乱之间,白雅芝甚至没有注意到,景甜在拭过了两人身子后,非但没帮自己着衣,反而就这么赤luǒluǒ地搂着自己走出了浴房。

    芳心dàng漾,也不知今夜女儿要用什么方法来满足自己体内的需求,娇喘之中又是期待又害怕受到伤害的白雅芝,更是柔弱无力地偎在景甜身上,直到被女儿搂着推开了自己的房门,感觉门户开启间风动拂过娇躯,带起一丝微妙羞涩的感觉,这才发现自己竟是一丝不挂地与女儿赤luǒ相拥。虽说同样的事以往也做过,但那时至少表面上是被林俊逸挑逗撩拨勾引诱jiān,与现在这样依偎着,心里的感觉可是大大不同。

    一个虎背熊腰的男子身躯,赤luǒluǒ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笑呵呵色迷迷地坐看着岳母大人羊入虎口,那不是女婿林俊逸还是谁人?

    才一开门,见到床上的景象,白雅芝猛地羞红了浑身上下,也不知哪儿来的力气,猛地就想挣开景甜的怀抱,但早知白雅芝见到这情形会有所动作,早有准备的景甜自不会有所破绽;白雅芝虽是使力挣扎,却脱不过女儿的手腕,加上这段日子以来抑压在体内深处的情yù渴望,早在浴房里头就被景甜巧施妙计,一点一点地诱发开来,身体里头确确实实有这方面的需求,强烈到自己都忍不住了,此刻眼见良机当前,又哪里真能挣脱的了?她虽是羞得使出了全力,却是难以脱身,被景甜一边压制、一边带向床边,直到床上之人握住她香肩这才软了下来。

    “甜甜、逸儿……你们……你们怎么这样?若是……若是传了出去……教妈还活不活了?”

    当看到盘坐床上的林俊逸一样地一丝不挂,xià tǐ巨蟒早已硬挺高昂,摆明要择人而噬,看穿两人图谋的白雅芝哪能不羞?尤其她和林俊逸不是单纯的丈母娘和女婿,林俊逸那日在浴池内外,就是用自己的身体带领她红杏出墙步人yínyù深渊,此刻又是赤luǒ相见,当日的种种兜上心来,白雅芝又羞又怒之中,体内却不由有种想要投怀送抱的冲动,“别……把妈放开……快……快出去……不可以一错再错啊……”

    “那不好的,妈……甜甜和老公讨论过,只有这样……才能好好孝敬妈的……”

    见妈妈白雅芝如此,景甜芳心既疼又酸。要这样“大义捐夫”对她面言心中难过难免,尤其妈妈白雅芝身子之美,肤若凝脂、娇软柔滑的成熟处,就连自己也比不上,芳心真不由有些妒意;可这办法也是自己不得不为,前些日子妈妈白雅芝渐渐难耐体内春心煎熬,她虽是尽力掩饰,可种种异象却落在自己眼里,景甜好生心疼,可这般羞人之事,又最是难以求助,思前想后,和林俊逸好生合计,也只剩这个办法。

    若非林俊逸和白雅芝早有前缘,怕她还不敢断然行动,“妈身上心里舒服……甜甜心里才会舒服……前几日妈很难过,还得强装若无其事,甜甜都看在眼里……连老公都知道……”

    “是……是吗?”

    听景甜这么说,白雅芝挣扎的身子一软,她倒是没有想到,自以为还能掩饰住的种种,对女儿而言竟似毫无隐瞒一般,甚至连林俊逸都看出来了!

    美目偷偷地向林俊逸胯下扫了一眼,那巨蟒似乎比当日在自己的努力下shè了三回之时还要大上些许。白雅芝含羞收回目光,芳心却不由扑扑乱跳,“可是……可是这样不好……很不好的……妈可以……可以再忍忍……最多是……最多是尽量不见外人……可如果这么做……岂不是……岂不是抢甜甜的丈夫……这怎么成?”

    “妈妈放心……若妈妈想抢,甜甜也只能……乖乖与妈在床上共事一夫……”

    听白雅芝声音中透着心慌意乱,连反驳的话语都说得乱了,她那偷瞄的动作,虽是瞬间来去,却没能瞒过两人的眼光。

    见床上的林俊逸吓了一跳,望向自己双肩一耸,面色颇带无辜,胯下巨蟒却被这羞人言语激得愈发挺拔,轻抖间的模样,只要是女人就不能不为之心痒难搔,景甜不由连声音都柔软了。

    她搂紧白雅芝娇颤火热的胴体,纤手轻牵林俊逸的手勾上了白雅芝的腰,“甜甜……只想让妈好生快活……只要妈快活甜甜就快活……至于会怎么样……甜甜可不管…老公,你可得让妈快活才行啊!”

    “不……不可以……乖甜甜……好逸儿……妈……哎……不能这样……”

    听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