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90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无论身心都渐渐温暖起来,让本该冰冷的池水渐渐也显得不那么刺激了。白雅芝嗯了一声,脸蛋轻轻倒在景甜手上,“这里头……水可冷得紧,妈是已经习惯了,所以没有关系,可你若不小心,着了凉可要怎么办?……”

    “没关系的,妈……甜甜我可不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中弱质,你放心不会有事的……”

    听白雅芝关心自己,景甜心中微甜,手上却感觉到妈妈肌肤间微微的异动,似乎连同为女xìng自己的触摸,都令她有些难以承受,美峰渐挺、玉腿紧夹之间,带起一波涟漪,连妈妈自己似都没有发觉,景甜原还有些犹豫的心,不由更加坚定。“以前甜甜试过了……冷水浸浴开始时难过,习惯之后其实也满舒服的呢……”

    “是吗?”

    听景甜这么说,白雅芝脸蛋儿不由一红,近些日子身体需求越来越强烈,可现在看来,她似乎没有发觉,在女儿甜甜与林俊逸欢好之后,自己梦想林俊逸来满足她发泄的情况少了许多,要靠着冷水浸洗,让那寒气直透心底,才能勉强忍受体内烈火的煎熬。

    不过这般羞人事,还加上一抹侮辱丈夫的冶dàng色彩,白雅芝便再大胆,也万万不敢和女儿商议,闷在心里的感觉可比身受的折磨更难受些。

    “可是,这儿终究水寒……何况……何况那时还是夏季,蒸腾火热,浸浴冷水舒服得紧;现在可是渐渐凉了,白天还看不出来,一到晚上……光从这水就知道,外头已冷得快到冬天,可不能这么任xìng……”

    犹豫着不敢把心里的话全说出来,毕竟景甜与林俊逸双宿双飞未久,在来到香港之后,两人更是心结尽解,腻得如胶似漆,便不说她丝毫没有浸浴冷水压抑yù望的必要,光看两人这样亲密,若景甜已有了身孕,洗这冷水对身子可是大大不便。

    若不是心里有鬼,深怕理由一出口,就让冰雪聪明的景甜看出,自己是为了那么羞人的事,才夜夜浸浴冷水,白雅芝早要拿出母亲的架势,把这女儿赶回房间去了。“看你满脸喜色的样子,是不是小逸回来了?还不快点回去……照顾他……”

    听妈妈白雅芝讲到林俊逸时的yù语还羞,连声音都嗫嚅些许,景甜心中最后那一丝犹豫也烟消云散。

    先前虽知母亲白雅芝与父亲感情出现危机而分居多年,景甜可没想到,妈妈白雅芝对男女之事不只未视若畏途,甚至对引诱自己红杏出墙失了贤妻良母贞cāo的林俊逸,还有一丝异样的情愫存在,心中一种难以言喻的窒闷掠过,连为妈妈按摩香肩的手,都不由缓了两拍。

    如果不是妈妈白雅芝比自己还要心慌,怕早要露了馅;只是那异样的念头一闪即逝,景甜连忙压下,现在可不是想那种事情的时候!她微微加重了力道,按得白雅芝身子愈发酥软,松弛得好生舒服,“妈妈放心,老公他……他对妈也有孝心,知道甜甜要来服侍妈妈……洗浴,他不会说话的……毕竟现在他也非常想孝敬妈妈的呀……”

    “真……真的吗?”

    便言者无心,听者也有意,听到景甜讲起林俊逸对自己的孝心,白雅芝所想却不是他对自己的毕恭毕敬,比这个女儿还要孝顺自己,而是当日自己含羞投怀送抱时,林俊逸那既想找丈夫理论的理直气壮,和对她们母女俩的真心关爱,兼着自己对初次接触丈夫之外男人虎躯的慌乱,还带一丝对男女之事既羞怯又渴望,并混着被女婿骚扰进入时自怨自艾的神情,身体里更浮起一丝当日yín乱纵情的记忆,幽谷里头不由湿了。白雅芝却比任何人都知道,那水……可不是浸进去的池水啊!“有这心……就很够了……”

    “不够的……”

    听白雅芝这么说,正自在心下紧张着的景甜登时脱口而出,一出口才觉不妙,幸亏白雅芝似是没听出来自己的意思,庆幸之余连忙转开了话题,“老公说……他也是妈的半个儿子,自该好好孝敬妈妈……光只是心还不够,一定要……一定要付诸行动的……不只是和甜甜亲密温柔、夫唱fù随,同时也要和甜甜一般的……孝敬妈妈,让妈妈过得舒舒服服,毫无不顺之事……”

    舒舒服服?听到景甜这句话,白雅芝心中不由苦笑,却还不敢在女儿面前苦笑出来。只要丈夫依然无能,自己虎狼年龄yù望越来越强烈,除非真能在男女情事上尽得抒解,否则要舒舒服服的过日子,那可是难上加难了,偏偏被虎狼年龄身心yù望折磨的心事,那积郁体内、难以抒发泄出的感受,又不能告诉女儿景甜。

    白雅芝真不由得羡慕女儿景甜,有那么个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年轻力壮又知男女情趣的爱郎林俊逸,青春yù火的折磨,对她面言实足美事,可自己却不能够这样,只能又妒又羡地洗起冷水浴来。

    见白雅芝不答话,脖颈处却不由自主地红了一块,景甜轻吁了一口气,一时间两人无语,她的纤手缓缓在白雅芝肩上揉捏起来,慢慢移动在颈肩臂膀之间,指下只觉触及之处柔软滑腻,柔若无骨又丰润可人,那触感说不出的舒服。

    自己虽也算是颇有姿色,即便没有妈妈的成熟妩媚,青春甜美处却有过之,只是这肌肤的触觉之温润如玉、暖柔似花的曼妙,在短时间之内,却是不可能赶得上了,景甜心中不由升起一丝羡慕,纤手滑溜之间不由渐渐大胆起来。

    被景甜无意间的话勾起心底的思绪,白雅芝一时间无话可说,只能坐在池里,任由女儿的手缓缓搓揉捏弄起来,香肩渐渐酥软放松,心里却是混乱无比,她岂能告诉女儿,便不说闺房之中,光只在这浴池里头,无论浴池之内或池旁床上,她被林俊逸疼爱揉搓挞伐的次数,都是算也算不清那么多次。更不用说自己这几日有意无意地躲避着林俊逸,可却是无法自拔,弄到非得在夜里冷凉之时,还在此处洗着冷水浴,更糟糕的是随着春水蜜汁压抑体内情yù的效力愈来愈弱,每到此处她的心思也愈来愈难控制,光想到自己那天在池里池外,对女婿林俊逸半推半就yù拒还迎,好享受那无比火热美妙的ròu体满足,无论身心都被女婿林俊逸挑逗撩拨亲吻抚摩尽情攻陷占有的回忆,她不由又紧张又害怕,茫茫不知前路何往?

    也因此,对景甜手上的异动,白雅芝根本是全无所觉,等到她发觉不妙的时候,身子已陷入了迷乱的情yù当中,本来被池水浸到微带寒意的肌肤,在女儿的揉捏之下渐渐发热,她甚至无法挣扎,一来怕被女儿发现自己身体里面最深刻的想法,二来在她出神的当儿,景甜已从后方搂住了她,两团柔软火热、高挺坚实的美峰,挤得她背心不由发热,一双纤手更已托住了她胸前美峰,正自把玩起来,白雅芝只觉耳朵在女儿的轻轻吹气之下逐渐火烫,偏偏一直压抑的体内yù火,却在她的挑弄下火热地燃起,白雅芝不由软瘫在女儿怀内,软到无法自拔。

    “甜甜……哎……你……你做什么?”

    全没想到景甜竟会对自己这么做,白雅芝又惊又羞,偏偏身体里的热度,却似和女儿的手段呼应一般,愈来愈是热烈,尤其与在自己身上不知摆弄了多少回的林俊逸相较,景甜的手法虽少出了一丝粗暴和征服的力道,却多一分温柔的疼惜,尤其同为女人,可要比男人更了解女人的敏感地带。

    白雅芝娇躯酥软,迷乱的芳心愈发昏茫,若非知身后是女子,怕真要一回身将她压在身下,饥渴地索求起来,“别……别这样……是……是妈……啊……”

    “嗯……甜甜知道的……妈……”

    虽说身子里面可没有那强烈无比的虎狼年龄yù望,但景甜也是享受过被爱郎林俊逸尽情爱宠的美女,刚刚享受过爱郎疼爱挞伐,青春年少的娇躯敏感无比,美肤相贴之下,既被妈妈白雅芝那出乎意料的柔软粉嫩肌肤所震撼,自是无法抗拒地渐渐涌起了需要。若非林俊逸不在手边,她可真想在这冷冷的池水里头,就与怀中这娇媚火热的妈妈成了好事呢!

    她爱惜地在妈妈白雅芝肩颈处吻了几口,纤手轻轻揉弄着白雅芝饱满坚挺、高耸入云的美峰,光想到自己幼时就被这双峰哺育成长,现在这美峰却还是娇美一如当年,芳心便不由觉得刺激无比,揉弄之间愈发落力了。

    本来yù火勃发的胴体,就是最不堪挑逗的时候,加上依白雅芝的经验,景甜这火热的揉弄,是极富挑逗xìng的,虽不知道与林俊逸床笫毫无不合之处的女儿,为什么会对自己起了兴趣,但心中最后一丝矜持,仍让白雅芝死命咬紧牙关,偏偏身子灼热,连池中的冷水都暖了起来,一点没法冷却心头那强烈的火。

    她伸手想按住景甜作怪的手,偏偏却止不住她,反而被她带着在身上滑动,纤巧的指尖触及之处,又涌起另一波暖流,“哎……嗯……甜甜……别对妈……这样……”

    “不……甜甜不会停手的……妈……”

    听白雅芝虽想阻止自己,话语里却已不由软了,身子更是软瘫乏力,完全只能任自己为所yù为,知道妈妈体内的状况已是甚糟,那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果然不是虚言!景甜一边抚弄着妈妈诱人的娇躯,一边带着她滑向池边,“甜甜知道妈……很难过……却又碍着我的面子,不好去自慰发泄,才会这么难过地洗冷水澡……看妈这个样子……甜甜很伤心的……”

    感受到景甜手上的温柔触动,白雅芝娇躯一酥,整个人不由自主软了几分。也不知是和女婿林俊逸的偷情,还是体内的成熟yù望所影响,自己的身子真是越来越敏感了,别说抵挡不住林俊逸那老练的yín贼手段,现在甚至……连景甜这好女儿出于安抚之意的手,都令她有些难以抗拒,可她又不愿着迹地抗拒景甜的关心,深怕一抵挡,又让景甜陷回伤感哀凄的心情,娇躯一颤便即软了下来,只任景甜的手缓缓的抚揉着腰间,越来越酥、越来越麻。

    感觉到白雅芝的颤抖,景甜虽有些奇怪,这好妈妈的身子怎变得这般敏感?以往的白雅芝就算害怕自己呵痒,也没这般快的……只是一动手就让白雅芝软化下来,景甜同情妈妈的心不由有些得意,又有些满足,自己总算还是能够安慰人,而不是一点用都没有的,纤手越发努力起来。

    她的手在自己腰间轻按缓抚,时而轻点穴道,微微用力让她筋骨松弛,时而只在肌肤上动作,让自己感受到那温暖的触摸,白雅芝口舌渐干,心想着这好女儿的手法虽说一点不涉情yù,她却不知道现在的自己简直就像个火yào库,绝经不起一丝火星,偏偏却又……

    既是如此,白雅芝更不抵抗了,她任着女儿景甜的手在自己腰上轻轻抚弄,搔得通体舒泰,酸痒酥麻间整个人都舒服多了,一双玉手却也忍不住抚到了女儿景甜身上,开始慢慢揉捏搓弄起来。

    本还以为白雅芝是学着自己的手法反攻,景甜心下不由暗笑,这妈妈的手段她岂有不知之理?说到搏击术和学识,自己拍马难及,可说到抚揉轻触的温柔刺激,白雅芝比自己可差的不只一点半点,这样玩下来到最后白雅芝也只有乖乖求饶的分儿,她全然不放在心上,只缓缓地加重了手上力道,就这么跟白雅芝互相抚爱起来,只觉浴池内温暖如春,哪有外头秋寒的半点痕迹?

    给景甜这么挠挠摸摸几下,白雅芝竟渐渐不自在起来。景甜的手法与以前大有不同,不似母女互相打闹间的嬉玩,反而是每一触都像送了点火星进自己的身体里头,酥酥麻麻的好像整个人都要软化。

    一开始白雅芝还以为是因为这几天事变太多,心神混乱之下才误认了,但母女俩这样抚玩几下,渐渐的白雅芝再也无法欺骗自己,只觉得深埋骨子里的疲惫,似都被女儿景甜的手指轻轻挑起,渐渐在体内弥漫散开,弄得她连手上都软了,更没法抵住景甜的种种手段。

    感觉自己连呼吸都渐渐发热的白雅芝不由吃不消,景甜的手段进步太多,别说自己了,恐怕就连丈夫当年,夫妻行房之时的爱抚技巧都远远不及现在的女儿景甜,勾得白雅芝心花dàng漾,灼热的娇躯逐渐酥软酸麻,体内的火一发不可收拾。

    只觉股间越发空虚,白雅芝虽是极力夹紧玉腿,可夹得再怎么紧,股间幽谷再怎么紧迫,那空虚的感觉却怎么也排不出去,尤其被景甜挑玩之下,白雅芝的心不由自主都专注在xià tǐ的渴望本能,心思徘徊之间,那儿的需求就好像闻了鱼腥的猫,上窜下跳的再也停止不下来,即便在玉腿紧夹之中,仍有一丝春泉渐渐淌出,当发觉景甜不知何时,纤指已探到自己臀后,似笑非笑地将指间一丝柔黏抬在眼前时,白雅芝差点没哭出来,喘息之间却越来越是难以自拔了。

    “甜甜……妈妈……求求你……别……别这样……”

    看景甜得意洋洋,纤巧的手轻轻贴到自己腹上,顺着汗湿一点一点地向下滑动,纤指轻触之间,令自己玉腿如受电哑,一步一步地退了开来,渐渐被她探到了那湿濡的桃源,白雅芝又羞又怕,即便理智如何告诉自己,两边都是女人,何况景甜又没拿什么奇技yín巧出来,无论如何也伤不了自己,可声音仍是娇滴滴羞怕怕地发着颤。

    “没关系的,妈妈……让女儿……好好疼你……”

    感觉到身下白雅芝的畏惧和娇羞,景甜自己的心也乱了,一开始还只是和白雅芝的互相抚玩,就同以前一般,却没想到自己的身子已是今非昔比,就连挑逗情yù的手段在爱郎林俊逸的循循善诱之下,也已远胜以往;加上刚刚欢好吸收了爱郎太极神功的本能反应,让自己的手段威力倍增,现在自己的挑情手段,就算还比不上林俊逸那技巧老到的大坏蛋,只怕也差不得许多,也难怪妈妈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