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55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欣赏一件无价之宝般,温柔的、轻轻的抚摸着宁菁那如出水芙蓉般的粉面,她的象牙雕刻的颈项。微凉的夜风轻拂着宁菁雪白丰满的双rǔ,在火热目光的注视下愈发坚挺,嫣红玉润的rǔ晕正因她如火的yù焰,渐渐染成一片诱人的娇红,圣洁娇挺的rǔ峰顶端,一对玲珑剔透的稚嫩rǔ头含娇带怯地挺立,像鲜艳yù滴、柔媚多姿的花蕊,正羞羞答答地期待着狂蜂浪蝶来羞花戏蕊。

    林俊逸的手攀上宁菁丰硕饱满、柔软如棉的圆rǔ,情不可抑地一把握住那曼妙无比、柔软坚挺的右rǔ,用力地揉搓抚摩,食指、姆指夹捏起小巧微翘的樱桃,揉捻旋转,同时低头轻咬另一边樱桃,像婴儿索食一样,大力的吸吮着。这两团高耸突起的山丘,是不是已许久未曾享受过温柔缠绵的爱抚?峰顶那两粒色泽诱人的樱桃,是不是早已忘了被人舔弄吸吮的幸福?

    宁菁娇贵的樱桃给林俊逸吸吮的又是酥软又是畅快,黛眉微皱,玉靥羞红,xìng感的红唇似闭微张,随着如潮的快感,鼻息沉重的哼出迷人的低吟,在林俊逸的恣意玩弄、挑逗刺激下,宁菁柔若无骨的柳腰无意识的扭动着,美艳的脸上充满情思难禁的万种风情,神态诱人至极。

    林俊逸的右手万般不舍地离开充满弹xìng的高挺玉rǔ,在嫩滑的肌肤上四处游移,舍不得放过任何一个角落,滑过丝绸般光滑的丰腴小腹,直趋芳草萋萋的桃源胜地。他的手侵入到宁菁雪白玉腿间的鲜红柔嫩如蚌般微微张合着的花瓣幽谷,一只禄山之爪抚摸揉捏着她丰满浑圆的rǔ峰,一只色手滑下宁菁修长雪白圆润如脂的玉腿之间挑逗撩拨着她娇艳玲珑的花瓣幽谷,那只有市长造访过的私密圣境,一旦遭敌入侵,本来已渐渐陶醉在爱郎林俊逸温柔触摸下的高贵女神反shèxìng的躬起身子,两腿不由自主地夹紧,娇声嘤咛呢喃道:“小逸,不要啊……”

    偏偏此时,温柔的林俊逸已成霸道的采花郎,粗大的手掌依然覆盖在宁菁最圣洁的柔软yīn阜上,不肯抽离半步,手指更在柔嫩的花瓣上熟练的律动着。溪水从沟壑里涔涔涌出,沾湿了入侵的手指,林俊逸的中指缓缓剥开紧紧闭合在一起的两片花瓣,chā入了藏在萋萋芳草下的秘洞,甫一chā入,一直想在林俊逸面前保持端庄形象的宁菁整个崩溃,反应激烈的甩动皓首、扭动娇躯,情不自禁的呻吟声从樱口中传出:“啊……喔……逸儿……”

    被林俊逸的手指强渡玉门,深入敏感的神圣私处,宁菁产生无法忍受的焦燥感,很想挣脱他的手指,但是从紧紧压在沟壑幽谷上的手掌传来的男xìng热力,已使她全身酥麻,力不从心。有生以来第一次被丈夫以外的男人碰触绝密私处,久违的官能刺激使她兴奋中带着羞惭与期待。

    林俊逸轻薄她的手法比那个绝情变态的老公娴熟高明百倍,他的肆无忌惮更使她尝到前所未有的刺激,虽然举止优雅的她不断强迫自己不能太够放肆yíndàng,但随着林俊逸的手指揉挖湿润中开放的美穴,一波波快感以xià tǐ为中心,扩散到全身,原本紧紧闭合的花瓣竟然渴求般的微微开启,露出里面鲜嫩粉红的小ròu瓣,一股热浪从xià tǐ传导上来,体内压抑不了的yù潮,终于暴发开来,随着连声娇吟,阵阵春水从诱人的嫩穴激流而出,濡湿了洁白的床单。

    那一阵阵酥麻难当的感觉使宁菁整个意识都腾空起来,飘飘然不知今夕何夕,过多的酥麻和激情令她再也无法承受,燎原的yù火将她的矜持与理智焚烧殆尽。压抑已久的原始xìngyù已经被全面撩拨起来,口中娇喘吁吁,不时还伸出那灵动的香舌舔舐着微张的樱唇,嘤咛声声,如饥如渴,泛红的肌肤布满了晶莹剔透的汗珠,纤细的柳腰如蛇般款款摆动,不自觉地迎合着爱郎的抚弄,浑圆匀称的修长美腿不再紧闭。

    第1106章针对美艳小姨的yīn谋

    源源不绝的ròuyù快感,一次又一次冲击她的理智,终于xià tǐ也无意识的扭动挺耸,像极了久旷的怨fù,脑中只有原始的yù念,什么优雅端庄、lún理道德、人格尊严,这高贵的神仙小姨都不管了,难以忍受的空虚感令她放弃了所有的矜持,媚眼如丝,娇声呻吟呢喃道:“逸儿,你饶了人家吧!求求你,别再逗人家了,人家好难受啊!”

    听到这雍容华贵、高不可攀的下凡仙子,终于在自己无所不在的情挑撩拨下,耐不住高涨的情yù,抛开礼教的道德束缚、揭下高贵面具下的伪装,亲开尊口要求自己快快上马,驰骋蹂躏她成熟美艳、风韵迷人的胴体时,林俊逸泛起了帝王般的征服快感,趴在宁菁的粉面上低声yín笑道:“我的好小姨,真的想要我吗?我不是在作梦吧?”

    宁菁羞涩地睁开满溢春情的秀眸,目光中充满了期待,芳心深许的微微点头,再合上眼睛,羞赧妩媚地娇嗔道:“你这个小坏蛋大色狼,还要捉弄笑话人家,人家什么都由你了。”

    听到美艳小姨任凭处置的诱人言语,林俊逸一股火热立时从小腹处蔓延开来,再也无法忍受,先将宁菁发烫的胴体挪往床中央,再扑上美艳无双的胴体上,晶莹的玉体,美丽的脸庞,迷人的鼻香,醉人的气息,直熏得林俊逸有如烈火焚身一般,高举的ròu棒肿涨发痛。

    林俊逸轻轻地用膝盖顶开宁菁雪白的玉腿,仰躺的娇躯轻轻扭动,高耸的胸脯急剧起伏着,全身散发出一股难以形容的春意,林俊逸挺起高翘的庞然大物,对准了她xìng感迷人的神仙小姨的美穴,先在花瓣外面轻轻来回研磨着,再对着那颗红润的珍珠一番顶触与挑逗,宁菁的蜜穴不堪刺激,羞人的春水不断潺潺涌出。

    “好宝贝,好小姨,我终于进来了!”

    林俊逸粗大的ròu棒先是一分一分地向里挺进,接着硬生生地直捣黄龙chā到尽头,虽然缝窄洞紧,但泛滥湿热,娇嫩充满弹xìng的美穴,仍满满的将林俊逸的硕长ròu棒吞入,一下子全根尽没。

    “好爽滑啊!”

    林俊逸直达宁菁甬道深处的时候,他的喉头也情不自禁地吼出一声:“噢……”

    太舒服了,神仙般的感觉,真是不愧自己许久以来的神魂颠倒朝思暮想,林俊逸感觉着自己的ròu棒好像被什么东西紧紧的包围住,灼热紧窄、温润滑腻,ròu壁还在微微蠕动着踌躇着痉挛着,好像玉蚌一样,吸吮着他的龙头,又麻又酥。关键是幽谷娇美柔嫩,爽滑细腻,伴随着林俊逸ròu棒的进入,春水汩汩不断地流淌出来。

    “啊……”

    宁菁娇声哀鸣,像是禁不起这突来的凶猛侵袭,秀眉紧蹙,泪水横流,娇弱有如风中的细柳,让原本想大肆挞伐的林俊逸不由得升起了无限的柔情,他慌忙伏下身来,双手温柔的梳理因扭动散乱的秀发,柔声细语道:“好小姨,对不起,弄痛你了。”

    轻轻拭去宁菁脸颊上的泪痕,吻着她娇羞的香唇,轻咬她挺直的鼻梁,温柔呵护这一时之间惊慌失措的绝色尤物。硬挺的ròu棒仍停在宁菁湿热温软的幽谷里,按兵不动,不再抽动,静侯她逐渐适应。

    在情郎的轻怜蜜爱下,宁菁感觉些许的疼痛逐渐消去,羞涩难堪的静默中,xià tǐ处粗大火热硬中带劲的男子ròu棒,传来满涨的充实感和阵阵酥麻,迷蒙的泪眼慢慢转成了一片缱绻,那睽违已久的销魂快感将她十年来累积压抑的xìngyù整个挑起,宁菁春情复炽,娇喘吁吁,嘤咛一声,不觉扭了下身体,柳腰丰臀款款摇摆,享受ròu棒和蜜穴摩擦所带来的酥麻快感。这时的她,有如一朵任人娇花,羞涩柔弱,却又渴望甘霖滋润。

    林俊逸当然能体会她现在的反应和需要,心中暗暗得意,有些明知故地问道:“好小姨,还痛吗?”

    宁菁闻言大为羞涩,娇喘呢喃道:“已经……不会了,但是……里面有些……痒……”

    林俊逸轻咬着宁菁纤巧的耳垂,柔声道:“好小姨,那怎么办呢?”

    “好人,你帮帮小姨啊!逸儿!啊!”

    宁菁只觉侵入自己胴体深处的庞然大物,火热、粗大、坚硬、雄伟,它似乎自具生命,不待主人发号施令,就蠢蠢yù动跃跃yù试,分身自动起来,自己紧紧夹住也无济于事,令宁菁无法控制地发出声声娇喘,连连呻吟,高举起两条雪白修长的玉腿紧紧缠绕住林俊逸的腰臀。

    林俊逸探路的龙头寻觅到敏感湿热的花心,在美穴ròu壁的紧握下顶住研磨旋转摩擦,使得花心也起了颤栗共鸣,与龙头你来我往地互相舔吮着。林俊逸御女无数,深知宁菁已经饥渴yù狂春心勃发春情dàng漾,她需要林俊逸揭开她端庄妩媚的面纱,涤dàng她作为贤妻良母的贞洁羞愧,用最有力的抽送,最快速的冲刺,最强劲的摩擦,让她达到高潮的巅峰而心悦臣服。

    林俊逸低头含住了宁菁在迎合扭动间颤颤巍巍晃动的一只丰硕饱满的rǔ峰,一边吮吸咬啮,一边大力拉动身躯,猛烈强悍地挞伐着宁菁敏感的花心。

    林俊逸不再调笑,逐渐缓慢的chā送起来,并用厚实的胸膛紧贴住她那一对坚挺怒耸、滑软无比的傲人玉rǔ,挤压磨蹭,好不舒爽。

    长期缺少男人爱怜,yù求不满的成熟女体,情yù像火般的沸腾着。在林俊逸磨来蹭去、缓抽轻送的挑拨下,细致的rǔ头挺起,迷人的胴体激烈的扭动着,鲜红yù滴的双唇微微张开,吐出令人迷醉的声音,小蛮腰忘情地摇晃,迎合深入体内的大ròu棒。看到被骑压在身下的高贵女神,不堪情yù焚身,不断yín声浪语,林俊逸知道自己已将她带入了男女床笫之间如痴如狂的激情中,动作或深或浅,时快时慢,在她的仙女洞里进进出出,直把宁菁抽chā得死去活来。看到宁菁抛开一切的yíndàng模样,林俊逸加快了进出的速度和力道,一连串的猛力抽送,记记深入ròu洞深处,撞击敏感的花心,小穴里的春水泛滥有如洪水决堤,应合着结实的小腹不停撞击雪白的耻丘,发出啪啪的响声。

    宁菁,此时此刻终于也在林俊逸胯下尝到了久违的鱼水之欢,禁不住幽谷里传来的阵阵酸痒酥麻的快感,鼻息咻咻,美妙地呻吟着:“啊……好舒服……啊……林俊逸好棒啊……啊……”

    林俊逸端起上身,胜利似地骑乘在宁菁美艳高贵的胴体上,看着在他胯下被他的ròu棒鞭打得娇啼婉转、抵死逢迎的神仙小姨,现在是任他羞花折蕊、大块朵颐,身心无比的征服快感,让他更起劲地冲刺着。

    第1107章针对美艳小姨的yīn谋

    既痛苦又舒畅的美妙快感让她发出不知所以的娇吟浪哼,柳眉不时轻蹙,娇喘吁吁,嘤咛呻吟:“逸儿,好弟弟,轻点……啊……大力点……喔……”

    林俊逸瞧着平日里端庄优雅雍容华贵的神仙小姨宁菁被挑起久抑的情yù后,竟然变得这般地骚浪,挺动庞然大物更是大力地抽chā着,久旷的花园仍然十分的紧窄,每一下抽chā都把他的ròu棒夹磨包裹得十分舒服,加上那一声声的呻吟、一声声的求饶,更激起林俊逸的无比亢奋。

    在爱郎不断的逗弄下,宁菁白玉凝脂般的玉体滚烫了起来,双颊泛红、媚眼如丝,嘴里不停地哎哎哼哼着,完全陶醉在男欢女爱的ròu体快感中,yù火高涨、饥渴yín乱的高贵女神高举曲起的双腿紧紧地勾住林俊逸的脊背,任由年轻情郎骑乘在她成熟艳丽的胴体上,狠命地抬高自己的玉臀,一下一下的狂扭配合着林俊逸挺动抽送的腰身,完全不由自主地沉沦在那波涛汹涌的ròuyù快感中。激烈摇晃的席梦思上,宁菁纵情地声声呐喊yín叫着,不住地发出令人神摇魄dàng、销魂蚀骨的娇吟,原始ròuyù战胜了理智、lún理,独守空闺的她陶醉在林俊逸勇猛的进攻中,像是要把压抑多年的情yù全部发泄出来似的。

    体力充沛的林俊逸,不再满足于仰躺床上的正常体位,一把揽抱起宁菁雪白丰腴的上身,放dàng迷乱中的宁菁陡然见到自己和林俊逸这样面对面地赤luǒ相对,而xià tǐ还紧密jiāo合着,立时霞烧玉腮,妩媚多情的大眼睛含羞紧闭,一动也不敢动。他将她娇软无力的赤luǒ胴体拉进怀里,从微颤的席梦思上站起身来,硕大火烫的ròu棒在她紧缩的幽谷中一上一下地顶刺耸动起来。

    宁菁深怕滑落,四肢像八爪鱼般紧紧缠住林俊逸健壮的身躯,娇美坚挺的樱桃,随着他的猛烈抽动不断地摩擦着他赤luǒ的胸肌,ròu棒在她柔嫩幽谷内的抽动顶入越来越猛烈,无可抵御的快感占据她的心灵,她不断地疯狂迎合,口中yín声浪叫,夹杂着声声销魂蚀骨的大声喘气,宁菁终于放开一切地高声呻吟:“啊……啊啊……好林俊逸……好深啊……唔……喔…啊…要飞……飞了…”

    “好宝贝,好小姨,好老婆,叫我老公!我送你飞翔起来!”

    林俊逸大力拉动ròu棒,长距离地猛烈冲刺。

    “啊!老公,亲老公,不行了,人家要泄了!”

    宁菁娇喘吁吁,嘤咛呻吟,媚眼如丝地yín声浪叫。

    泄身之后,宁菁整个娇躯瘫软下来,但是四肢仍似八瓜鱼般紧紧的把林俊逸缠着,让他的ròu棒留在自己的幽谷里。

    “舒服吗?”

    林俊逸搂抱着小姨软语温存。

    “嗯……你好棒啊!”

    宁菁小鸟依人地蜷缩在男人热情如火的怀抱中,星眸微启,嘴角含春轻嗯一声,语气中饱含无限的满足与娇媚,深深沉醉在高潮余韵的无比舒适里。

    “好小姨,能够拥有你,能够给你快乐,是我最大的满足。前生姻缘,今生注定,一生一世,风雨与共,好小姨!”

    林俊逸温香暖玉抱满怀,由衷地说着绵绵情话。

    ròuyù的高潮在午夜的微凉中逐渐褪去,一时之间难以完全抹去的道德礼教再度涌上心头。从黑虎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