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47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也在剧烈地扭动……

    他们迅速地、猛烈地完毕,好象一对野兽似的。

    林俊逸立即站了起来,揩着脸眼上的雨水。

    “雪儿,我们回去吧!”

    他说,并且扶起她来,一起向屋子走去。

    美艳妈妈让林俊逸先走,自己却走得很慢,边走边采着路旁的小花。

    当她带着花,喘着气回到屋里去时,宁雪看见林俊逸已经打开了热风机。

    她的尖尖的rǔ房,一高一低地dàng动着,她的湿头发紧贴在她的头上,面孔鲜红,通身光亮。她圆睁着眼睛,喘着气,湿了的小小的头儿,饱满而天真的滴着水的臀部,她看起来像是另一个人似的。

    他取了一条大毛巾被,从上至下擦着她,她像个孩子似的站着不动。然后他把屋门关上了,再擦着他自己。她用毛巾的一端包着她的头在擦着她的湿发。

    他们俩继续忙碌地擦着头。刚才那番运动,使他们还在喘息不休。他们各自披了一张毛毡,露着前身向着热风机,并发shè坐在沙发上静憩。

    美艳妈妈把毛毡扔掉,光luǒ着身子跪在热风机前,伸着头在摇着,使头发干起来。

    他默望着她臀部的美丽的下垂曲线。

    他今天心醉的就是那个。这曲线多么富丽地下垂到她沈重而圆满的两股上!在这两股间,深隐在神秘的温热中的,便是那神秘的进口!

    他用手在她的背后爱抚着,缓缓地,微妙地,爱抚她臀部的曲线和饱满。

    “你这后面多美丽,”

    他说,“那是人间最美丽的臀儿!那是最美丽的女人的臀儿!你有一个真正的、柔软的、下倾的后臀,那是男子们所爱而使他们动心的东西。那是个可以负担世界的臀儿!”

    他一边说,一边轻柔地爱抚着那圆满的后部,直至他觉得彷佛蔓延的火势,从那儿传到了他的手上。他的指尖触着了她身上的两个秘密的孔儿,他用一种火似的动作,摸了这个又摸那个。

    林俊逸的手紧紧地压在她那两个秘密的地方,好象表示一种亲切的问候。

    美艳妈妈转过身去,爬在他的膝上,紧依着他。

    “亲吻我吧!”

    宁雪细声说。

    美艳妈妈坐在他的大腿上,她的头依着他的胸膛。她像牙似的光耀的两腿,懒慵慵地分开着。屋顶灯光参差地照着他们。林俊逸俯着头,在那灯光里,望着她的ròu体的折纹,望着她开着的两腿间那丛柔软的黑色的yīn毛。

    林俊逸说:“我来给你穿上衣服好吗?”

    宁雪看着他的眼睛,摇了摇头,调皮地说:“不!我不要穿衣服!”

    “为什么?”

    他不明白。

    宁雪说:“我觉得,在家穿衣服是多余的,因为我们时时造爱,衣服一会儿穿一会儿脱,实在麻烦得很!所以,我想体会一下原始人的生活!”

    “太好了!我的亲雪儿实在高明!”

    他抱着她站起来,在屋子里奔跑、旋转。

    第二天,他们开车到超级市场买回了够用一个月的食品和其他日用品。在这一周里,他们没有离开过家,从早到晚都是一丝不挂的。这样,他们便可以每时每刻互相欣赏对方优美的身体,百看不厌。

    林俊逸和美艳妈妈整天都赤luǒluǒ地相互偎依着一起做饭、吃饭、读书、看电视,手拉手地到花园散步、打球,光着身子到游泳池里游泳。

    她的身子本来是雪白的,因每天luǒ露着,风吹日晒,白中透出了粉红色,更加美丽了。

    林俊逸每天不知要在宁雪身上抚摸多少遍,宁雪也特别乐意让他抚爱。

    每当他们高兴的时候,便可随时随地作爱,有时在床上,有时在地毯上,有时在花园的草地上,甚至把身体连接起来一起游泳……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傍晚,他们luǒ体携手在花园散步。这时,彩霞满天,鸟语花香,满园万紫奼红、绿树摇曳。他们被这迷人的景色深深陶醉了,时而在树林中捉迷藏,时而拉着手又蹦又唱,兴奋极了。

    在一棵巨大的樱花树下,他们靠着树干,林俊逸把她揽在怀里,用手帕替她轻轻擦去脸上和胸前晶滢的汗珠。她把脸贴在他的胸前,不觉心中一动,便悄悄对他说:“亲爱的,如果能在这么好的景色下作爱,一定会很动人的。”

    林俊逸拍拍她的脸蛋说:“真是心有灵樨一点通!那我们就开始吧。”

    原来他也有这个念头,而且有了准备。只见他从树杈上拿下一个小包,从里面掏出两根细细的布绳,并叫她躺在樱花盛开的树下的草地上。

    美艳妈妈不知他又有什么新花样,但她也不问,心想,反正一定会很开心的。

    林俊逸用两根绳子分别捆着她的两个脚luǒ,另一头拴在相距约一丈、高约两米的两根小树杈上,把绳子往上拉,固定住。这样一来,她的两腿被分开,张得很大,高高吊起,与平躺在松软草地上的身子几乎垂直。

    看着这从未想象过的道具和自己的姿态,她明白了林俊逸的用意,不觉心中一dàng,媚波频转。

    接下来,林俊逸问:“这样好吗?亲爱的。”

    边说边用手在她的yīn蒂上轻抚慢撩。

    宁雪心中本已十分激动,被他这一挑逗,立即情发难禁,嗓子里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声。

    林俊逸继续动作着,愈来愈快。她的身子开始扭动,愈来愈烈。

    美艳妈妈实在无法忍受了,颤声央求他:“小达达,请你……不要……再挑逗了,亲爱的……求你……快点……cāo我……蹂躏我……我好需要……”

    林俊逸跪在她前面,两手抱着她高高竖起的修长玉腿,虎腰一挺,一箭中的,差点穿透了她的内脏。接着便展开了猛烈冲击!

    美艳妈妈yù仙yù死,娇呼不止。随着她身子的游动,只见满天鲜花飞舞、绿叶飘弋、五彩缤纷,使人心dàng神逸。不到两个小时,她竟然获得了六次前所未有的高潮。

    最后一次高潮到来后,宁雪闭目躺在地上,一动也不能动。她明明听见他在呼唤她,但却没有力气回答林俊逸。

    林俊逸以为她昏迷了,赶紧解下绳子,把她抱在怀里,抚摸着。

    宁雪秀目微开,小声地说:“我没有问题的。放下我,回家去好吗?”

    林俊逸说:“还是由我抱你走吧。”

    美艳妈妈说:“我自己能走。”

    说着便挣扎下地。谁知,他刚一松开她的身子,她竟像烂泥一样立即瘫倒在草地上,浑身疲倦,竟无举手投足之力。她自嘲地轻轻摇头,不好意思地向他投去乞求的目光。

    林俊逸一把抱起娇躯。

    在回去的路上,宁雪问他,刚才叫什么方式,竟有如此威力。

    林俊逸说,这是从《玉蒲团极乐宝鉴》中学的。有一次,里面便是用这个方法,把正躺在花丛中乘凉的绝色们弄得死去活来。

    她娇羞地笑着说:“此法真厉害,我今天也死去活来了!”

    林俊逸在她高高耸起的rǔ房上吻了一下,问:“真的吗?”宁雪说:“是真的,每次高潮到来时,浑身好象通了电似的,每个细胞都在抽搐,既像是痛苦,又像是舒服,使人实在难以忍受,觉得自己已经死了。今天,我发现自己死过几次,当时什么都不知道了,醒来后却发现还在你的怀里,身上格外舒畅。这大概就是死去活来吧!”

    说着,把脸贴在他胸前,“吃吃”娇笑不止。

    接着美艳妈妈又仰起脸,看着林俊逸,叹了一声道:“那个人真是聪明,竟有这种常人难以想出的怪主意。不过这对我倒有啓发,使我悟出了一条哲理。”

    林俊逸微微一谔,低头看着宁雪问:“怎么,在男女jiāo媾这种事里,难道还蕴藏着一定的哲理吗?”

    “那自然,”

    第1094章美艳妈妈和儿子的幸福生活

    美艳妈妈说:“天下万物,其理皆同,就看你有没有这种举一反三的悟xìng。就拿今天的事来说吧,我就悟出了这样一个道理:男女之爱,主要不是ròuyù,而全仗一个“情”字;但光有情而无一定合适的环境和气氛,便会情无所依,爱无所托。有情再加上有景,便能以情御景、以景托情,情景jiāo融方能尽善尽美。常人往往只重于情而忽略景的选择和利用,孰不知深情更须美景托。试想今天,我们的情是自不待言的,但起初并无作爱的yù念。只是在那美景熏陶之下,才触景生情,情生而动心,心动而涌爱,爱极而jiāo合。而在我们尚未欢媾之前,你那别具匠心的布局,却又是一种漪旖的绝妙风光,十分难得,真可谓:丽人花间卧,玉腿林下牵,情丝拂柔肌,yù焰燎婵娟。景美、人美、彩霞美,美目传情,花香、体香、暖风香,香柱贯心。”

    林俊逸听美艳妈妈娓娓而述、朗朗而吟,肃然一惊道:“我曾听别人说:雪儿是一位少见的才女,文史哲经、诗词歌斌、琴棋书画无所不能。今天,我总算见识了!啊!我亲爱的雪儿,想不到你的文才竟如是之精!”

    “噢!老公过奖了!雕虫小技,何足挂齿。”

    美艳妈妈微微一笑又接着说:“在此情此景之下,你尚未与我jiāo合,我已情不自禁、心神皆迷。这种姿势也很独到:你把我两腿高高吊起,使我洞门大张,且角度极佳,使你的挺进深而有力;我则不必分心于姿势,放松享受、激魂dàng魄。所以,我今天所受到的刺激、所获得的享受、所産生的兴奋,其程度都是以前所没有过的。一个多月来,我与你爱莫能分,尽情jiāo欢,不知其几十百千次,每次都曾使我yù仙yù死,得到了极美好的享受;但若与今天相比,又算是小巫见大巫了。亲爱的,我今天好舒畅、好钟意呀”说完,宁雪动情地伸臂搂着林俊逸的脖子,秀目癡癡在看着林俊逸,说:“老公,你真的好棒呀!”

    林俊逸也亲昵地笑道:“雪儿也很棒!”

    宁雪动情地将桃脸紧贴在林俊逸的脸上,摩蹭良久,然后,又把樱口印在林俊逸的唇上,并把鲜红的小舌尖伸在林俊逸温暖的口中,久久地吻在一起……

    说着话,林俊逸们已经进入大厅。

    林俊逸小心地将自己的心上人放在沙发上,自己也坐下来,并让宁雪的头枕在林俊逸大腿上。

    美艳妈妈的身子一触沙发,心中又有所悟,便接着刚才的话题说下去:“但是古人之法,也未见得就是完美无缺的。我倒是想出一个办法,可补男之不足。”

    林俊逸急问:“雪儿,有何不足之处?你有何高招?”

    宁雪凝思着说:“今天下午,我固然有了美妙的享受,但是见你的膝盖在草地上摩擦受苦,心中极是不忍。这便是技术之不足了。现在我忽然想出了一个办法。如果在花丛间置一带轮的长凳,上铺海绵,与你的胯部等高。jiāo欢之时,我仰卧其上,臀与凳边齐而略出,腿仍像今天这样吊起。于是,你就可以站直身子,往复抽送冲击了。这样做至少有三个好处:一可使你免于膝头摩擦之苦;二是站着抽送可以随心所yù,快慢自如;三是因高凳带有轮子,你每攻一次,便使我身体随着高凳前滑,而脚上之绳因树枝之弹力又拉我返冲,而此时恰逢你又挺进,可想而知:返冲之力与前挺之力相合,其力度势必大得惊人,我也能得到空前的享受。你说行吗?”

    林俊逸听了宁雪的一番话,高兴得抱着宁雪蹦了起来:“好,妙!我的好雪儿,这真是好主意。家中正好有此凳可用。明天早上,待朝霞升起、万物复苏之时,我们就实行这个方法,好吗?”

    美艳妈妈会心一笑,微微点头。

    林俊逸又在宁雪眼睛上吻了一下,笑着说:“好雪儿,我的亲雪儿,你好聪潁、好贤淑、好敏慧,思绪竟如此缜密、独出心裁。潘金莲枉有美貌而德才不足,只知享受和索取,却无丝毫风雅与怜爱之心,致使暴yín而亡。古今中外,佳人无数,但是若论才、貌、德、智、雅俱完美者,唯吾雪儿一人耳!”

    说罢,林俊逸得意地哈哈大笑,并在宁雪的樱唇和稣胸上狂吻。

    宁雪本想推开林俊逸,但这时身上哪里还有力气。

    听到情人夸奖,宁雪心中甜丝丝、美滋滋,大有受宠若惊之感。宁雪羞红了脸,轻轻推拒着,小声说:“好了,不要尽夸我了。亲爱的,我虽博览群书,但似《金瓶梅》《玉蒲团》之类传说中的yín书尚无涉足。里面一定还有不少新花样,我真想都试试,行吗?”

    林俊逸大表赞同道:“当然,你就等着吧,我会让你向我求饶的!”

    美艳妈妈舒心地笑了,并娇嗔地用手捶打着林俊逸的胸膛:“你坏,你好坏……我……我才不会……向你求饶呢!”

    但是第三天,宁雪却一败涂地,真的向林俊逸求绕了。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晚上,林俊逸们一起上床。宁雪已躺在柔软的席梦思上,等林俊逸过来。这时,林俊逸拿出一个小包,从里面取出几个避孕胶袋。

    宁雪笑道:“我现在是安全期,我不须这东西的。”

    林俊逸看着宁雪微笑道:“你等着吧,会给你一次大的享受。”

    宁雪不再说话,看林俊逸干什么。

    只见林俊逸脱下衣服,林俊逸的yīn茎已经剑拔弩张。

    林俊逸把一个避孕胶代袋套在头上,卷至guī tóu根便停止,又拿一个套至中部便停止,然后把一个粗橡胶环套至ròu棒的根部,那环的上面有一个柔软的突起,约有黄豆大小。最后再拿第三个避孕袋从头一直套到根部。

    美艳妈妈一看,大吃一惊,林俊逸的ròu棒本来就很粗大,而宁雪那未生育过的幽谷却十分紧窄,平时进去已经使宁雪觉得很胀,现在,又加粗那么多,而且还有那几道环。不知道林俊逸究竟玩的什么把戏。

    林俊逸准备工作做完,便动手为宁雪脱光衣服,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