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46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开口、脸先红。我侧坐你身旁,观君娇羞容,一手抚秀发,一手牵柔荑;雪儿微蹙眉,忸怩yù持重,口中呼不要,玉体轻外挣。我揽蛮腰往前拉,你却半是撑拒半是从,婉转入怀紧相偎。俏脸微抬起,秀目半斜睨,明似秋水、情愫盈盈,看着我,似有怪嗔、又带娇羞。”

    她翻眼看了看林俊逸,说:“你像是在说书!”

    林俊逸点点头,继续说道:“我邀雪儿共上床,你却连声轻呼“不!”我轻轻为你解衫扣,你却扭身摆头、摇曳宛拒,如弱柳之遇和风。你说怎么办?

    “怎么办?”

    她也附和地问。

    “我只得,轻撩细撚慢调情:一手进衣抚酥胸,一手入裤挑yīn蒂,檀口熨樱唇、壮体摩玉肌,温言柔语劝君从。功夫不负有情人,雪儿呼吸渐急促,身子轻发颤、俏脸更显红。只见你,双手轻轻捂着脸,娇躯仰跌沙发中。到这时,我知水到渠已成,轻托玉体,送到大床上。”

    她chā言道:“我不是故意矫柔做作让你失望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每次你要与我上床,虽然心中十分渴望,但却感到非常羞愧,无法自禁,不由自主地便要抗拒。因为我们毕竟是母子。但是最后,看着你那含情脉脉的柔和目光,渐渐被你融化,失去了抵御,加上你那神奇美妙的一再挑逗,yínyù顿增,心中一热,便每每从了你!”

    “是的,这便是雪儿教我的前戏的作用!”

    他说。

    “我这是自作自受!你接着说,后来呢?”

    她着急地问。

    第1092章美艳妈妈和儿子的幸福生活

    “雪儿初上床、情波乍泛,秀目微闭、樱唇半啓,眉如远山而轻颤、貌若桃花而吐艳,燕语呢喃、情意绵绵。看一眼,羞涩委婉;抚一下,yù拒还迎。半推半就、任我为你松扣解带脱衣裤。”

    说完问她:“是不是这样?”

    她含羞点头:“这时我还有些清醒,自然知道。”

    他接着说:“看雪儿,玉体横陈绵褥上,雪肌生辉、柔若无骨、微微轻颤,任我抚、任我舔,轻轻呻吟似呢喃。我把一只手,轻伸雪儿玉腿间,你已是,爱液急涌如喷泉。雪儿受挑逗,yù焰渐烈,只见你:羞眼含秋波而频闪、娇体现媚态而可掬,投怀送抱、意若不禁,热情似火,柔情似水;口中直呼唤:“林俊逸,我要……快点!””说完问她:“这你记得吗?”

    她摇头,表示不知,并说:“我这时肯定已经处在心醉神迷之中了,竟一点也没有印象!这时我的表现怎么样?我是一点也不知道的。你快点说呀!”

    “云雨中,雪儿最动人:初入港,你如释重负,秀目紧闭、樱唇频开合,似语而无声。娇躯软如绵,任我纵横。九浅一深,时快时慢,挑得你迫不及待:羞赧呻吟,婉转娇啼、楚楚动人;真个是娇滴滴、羞答答、嗲兮兮,仪态万千!到后来,胸也挺、腰也弓,与我紧配合。呼吸更急促,喊声震宇环,口中直呼:快……快……使劲……我要死了……”

    美艳妈妈羞得一下子把俏脸藏在他的怀中,粉拳轻擂,嗲声撒娇:“哎呀,你好坏!你嘲笑我,把我说成dàngfù了!我不来了……”

    林俊逸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后背,小声说:“我说的是真话,一点也没有夸大!”

    他接着说:“我认为女人就应该这样的:在jiāo际中高贵而端庄,在工作中坚强而聪慧,在家中文静而贤淑,对情人娇艳而柔媚,在床上就得像个dàngfù:反应敏感、xìngyù强烈、楚楚动人。不然,jiāo欢时板着面孔、冷冰冰的,挑逗时无动于衷,试想,那还有什么情趣可言呢!”

    听了他的一番话语,她心里美滋滋的,两手环着他的腰,抬起头来,在他的唇上亲吻。然后,抬头问:“心肝,你真的喜欢我吗!你不会是哄我玩的吧?”

    “啊!雪儿,你是那么可爱!我永远爱你,永生永世不变心!我的好老婆!”

    他呼道。

    “哎!”

    她答应着,把身子偎到他的怀里,说:“我也爱你,好老公!我也想叫你一声逸哥哥,好吗?”

    宁雪也大声叫着:“逸哥哥!”

    “哎!”

    他答应着,同时紧紧将她拥在怀中,在她的脸上亲吻着。他们拥抱着倒在了床上。

    美艳妈妈张开两腿夹住了林俊逸的两条腿。

    只见:两个人胸腹相贴、四臂相抱、四肢相jiāo。两个光luǒ、洁白的躯体扭结在一起,在床上滚来滚去。

    后来,林俊逸压在了她的身上。突然,二人都不动了!似乎是事先约定了一般!

    原来,在卷动中,由于一个偶然的动作,林俊逸那十分硬挺的ròu棒滑进了宁雪那爱液激淌的玉门之中。

    这是无意的,然而却是天作之合!

    他们同时觉得不能再卷动了,因为他们都不愿违反天意!

    他和她,一个在上,一个在下,都平静地看着对方。在他们的眼光中,没有一丝yíndàng之色。

    一个象正直的天神,一个象圣洁的仙女。

    他们久久地凝视着,似乎在进行目谈,在互相询问着自己的情侣:“进去了!这是怎么回事?”

    她的眼光在询问。

    “不是有意的!可是却进去了!这是上苍的安排吗?”

    林俊逸的眼睛在回答。

    “要不要干?”

    她的眼神在问。

    “你需要吗?”

    忽然,美艳妈妈的眼光中似火花般闪了一下。林俊逸的眼中也露出了同样的神彩。心有灵犀一点通!

    几乎同时,宁雪开始挺动腰肢,林俊逸开始上下抽送。二人满脸肃穆、庄严,动作由缓慢,逐渐变得急促起来……

    宁雪心明如镜:自己是圣洁高雅的公主,在承接上苍恩赐的甘露!

    林俊逸胸襟坦dàng:自己是忠诚的龙王,在奉上天旨意行云布雨!

    自始至终,二人谁也没有说过一句话,有的只是一阵阵的呻吟声、喘息声,由小而大、由缓而急……

    最后,只是在高潮袭来的瞬间,宁雪无法自持地高叫一声:“啊!上苍!……救救我吧!”

    她瘫软了,颈枕在他的臂上,脸贴在他的胸前,一条腿伸在他的两腿间,任凭他在自己的全身轻轻抚弄着。

    而后,她静静地,嘴角挂着甜蜜的笑容,进入梦乡!林俊逸在她身上轻抚,也慢慢睡去……

    他们搂抱着,直睡到天明。

    林俊逸先醒来,他见美艳妈妈侧身曲膝而卧,背对自己。他坐起身,欣赏那美丽的睡姿,只见鲜艳、丰满、粉嫩的yīn户完全暴露着,如出水荷蕾,十分可爱。

    他心里一动,便偎过去,躺在她的身后,调好姿势,轻轻抬起她的一条腿,使yīn户大开,把坚挺的ròu棒对准玉门,慢慢chā了进去,缓缓抽动几下,进到底部,然后,一手伸在她的颈下,让她枕着,另只一手伸到前面,捂在一只rǔ房上。

    这种姿势,十分令人心旷神逸,激dàng起林俊逸的无限亲情;那ròu棒被温暖柔嫩的幽谷紧裹着,虽然不动,竟愈来愈壮,不停地在那温柔乡中震颤着、翘动着,并断断续续地偶尔抽动几下……

    美艳妈妈仍然在梦乡中翺翔!

    她在睡梦中觉出正与人jiāo,知道是林俊逸,但却看不见他。

    她只觉得十分舒服,便轻声呻吟起来,嘴里还不时轻唤一声“伟哥哥!”

    林俊逸听见她的唤声,以为她已经醒了,但仔细观察,却没有醒,知道是在说梦话,便大力抽动起来……

    她的呻吟声越来越高,直至高潮袭来,又大叫一声,接着是娇躯的一阵阵的颤抖,然后不动了!

    但,这一切竟没有使她醒来!

    她在梦中享受了一次高潮!

    因为昨天夜间的疯狂jiāo欢,使她太疲劳!

    林俊逸疼爱备至,在娇躯上轻抚慢摩。然后,把玉美人的身体放平,擦去物,为她盖上一条鲜红丝巾。

    他不忍心再搔扰她!因为雪儿太累了!

    他看看表,已经十点钟了。……

    美艳妈妈的动人风姿和令人销魂的欢笑,已使林俊逸完全倾心在她的身上。

    但是,宁雪的心中却难以平静,这些天她的脑海中总是莫名其妙的闪现出一些陌生的画面,这些画面让她恐怖不安,她害怕自己将来有一天回和林俊逸分开。

    “老公,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你听了之后不要生气!”

    再三考虑之后,宁雪决定与林俊逸坦白!

    “什么事,你说吧!我决不生气!”

    “我如果有一天离开了你,你会不会继续爱我!会不会因为其他女人忘了我!”

    宁雪小声问道。

    谁知,林俊逸一听,竟像小孩子一样叫了起来:“好雪儿,我的亲雪儿,我的小亲亲,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女子。除却巫山不是云,有了你,我此生决不再接触任何女人。我很早以前就非常爱你,并以你的美貌、身材、气质、风度为我择偶的标准。但是,我在世界是决找不到一个像你这样令我钟意的女孩子的!”

    他接着说:“我永远与你不分离,非你不娶。雪儿,我们这样不是很好吗?你何以说刚才那样的话?我不要你再这样说、这样想。”

    听了林俊逸那发自肺腑的热诚话语,宁雪的整个心灵都被感染了,她泪流满面,猛地扑进心上人的怀抱里,抽泣着柔声道:“好,我的小王子,我的小达达,我的好哥哥!我听你的就是,再不提这件事了。其实,我心里想的,与你是一样的啊!”

    他们紧紧拥抱着,两张泪脸贴在一起。

    情之深,爱愈切,他们一刻也不能分离。

    每天,林俊逸按时外出锻炼,美艳妈妈在家便魂不守舍、坐卧不安,心境难以平静,常常依门而立,望眼yù穿地盼他回来。每当听到汽车的响声时,她就像一个天真的小女孩,飞奔着迎上前,扑进他的怀中,两条嫩藕似的玉臂缠着他的脖子,踮起脚尖与他亲吻。林俊逸便抱起她奔回家中,边走边吻她。回到家,第一件事情便是先作爱,然后,再去做别的事情。

    林俊逸家的别墅占地十多亩的院子、几栋各国特色的房子。其中,有一个楼房专门用作运动健身,楼下是游泳池,楼上置有各种健身器俱。室外有一个网球场,还有一个很大的游泳池,满园绿树成荫,一年四季鲜花不断。把这个美满的两人世界装扮得更加迷人,让生活丰富多彩,绚丽多姿。

    他们还曾体会过原始人的生活。事情是在他们从“梦中迷媾”发展到“清醒jiāo欢”不久,他不必再“采花盗玉”她也不必因母子隔阂而愁怅,总之,大家心中都有一种获得解放的感觉。

    当时,寡男初尝禁果,久采不疲;旷女喜逢甘露,如饥似渴!两个人迷恋得如胶似膝,每天不知作爱多少次。

    这天林俊逸和宁雪去了趟市中心,驱车回来的路上,刚到半路,就下起了倾盆大雨。到家后,虽然从下车到入房的距离不大,但二人的衣服都淋得透湿。

    一进家,林俊逸顾不上脱下湿衣服,便将她拥在怀里亲吻:“啊!我的亲雪儿,一晚上加一上午不能亲近你,把我急死了!”

    “你真是一个小孩子!”

    她端庄地在他脸上抚摸了一下,温顺地偎在他的怀里,与他对吻,也显得那么迫不及待、那么殷切。

    直至她的身子发出了轻微的颤抖当他把衣服抱来时,只见雪儿仍然站在房门口,看着外面的风雨jiāo加、电掣雷鸣。 这时,宁雪突然産生了一个yù望:向这雨里飞奔。

    第1093章美艳妈妈和儿子的幸福生活

    林俊逸走到她的跟前,从后面搂着她的双肩,说:“雪儿,过来换衣服吧!”

    美艳妈妈扭动身子,从他的怀抱中挣脱出来,在他的脸上吻了一下。她站在地上,急急忙忙地脱掉了她的袜子,然后脱掉她的衣裳和内衣,直至一丝不挂。

    他屏息地望着她。她的尖尖的两个rǔ房,随着她的一举一动而颠摆着。 在那明亮的灯光下,她益发显得雪白。

    她穿上了她的橡胶鞋,发了一声野xìng的疾笑,跑了去,向着大雨挺着两rǔ,展着两臂,朦胧地在雨里跳着她多年前所学的谐和的舞蹈。那是个奇异的灰影,高着,低着,弯曲着!雨向她淋着,在她饱满的臀上发着亮光。她重新起舞着,小腹向前,在雨中前进着。时而又弯身下去,因此只见她的臀和腰向林俊逸呈献着,好象向他呈现着一种臣服之礼,一种野xìng的礼拜。

    林俊逸也大笑着,把他自己的衣服也脱了。那实在令人难忍!他luǒ着白皙的身体,有点颤战着,向那急雨里奔了出去。

    美艳妈妈,湿透了的头发贴在她的头上,她回转了温热热的脸,看见了他。她的乌黑的大眼睛,兴奋地闪着光!她奇异地开步向前狂奔,跑进了花园的小径上,湿树枝儿绊打着她。她奔窜着!林俊逸只看得见一个圆而湿的头,一个湿的背脊,在逃遁中向前倾着,圆满的臀部闪着光:一个惊遁着的女子的美妙的luǒ体。

    宁雪差不多要到那条大路上去了,然后他才赶到了,赤luǒluǒ的两臂抱着她,抱着她温柔的、赤luǒluǒ的腰身。

    宁雪叫了一声,扭转身体,把她整个柔软而寒冷的ròu体,投在他的怀里。

    林俊逸癫狂地紧搂着这柔软而寒冷的女xìng的ròu体,在相互接触里,瞬即变成火一般的温热了。大雨倾盆地淋着他们,直至他们的ròu体冒着蒸气。

    林俊逸把美艳妈妈可爱的硬挺的两rǔ握在两手里,并且狂乱地紧压在他自己身上,在雨中战慄着,静默着。

    然后,突然地,林俊逸把宁雪抱起了,和她倒在那小径边的草地上。在雨声怒号的静谧之中,他迅猛地、急切地占有了她!

    宁雪顺从地与他配合着,两眼紧闭,因为她的脸朝上,大雨正哗哗地向她的脸倾注。她的身子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