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44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当美艳妈妈的目光与林俊逸迷人的视线相遇时,杏脸顿时通红,不好意思地扭向一旁。林俊逸一手托起宁雪的下巴,又吟一句:“‘万金难买美人羞’啊”同时另一只手在宁雪的胸前温柔地抚弄着。

    宁雪春情dàng漾,心头一热,“嘤咛”一声,纵身扑进林俊逸的怀里,两条玉臂环抱着林俊逸,嗲声嚷道:“你这个小坏蛋,又在取笑我了!我不来了嘛!”

    林俊逸连忙哄道:“啊,我的小心肝,我的小夜莺,我的小公主,我可爱的亲妈妈!我承认错误好吗?”

    “不嘛!你就会说好听的……”

    “好,我以实际行动来表示!”

    说完,将那胴体放倒,腾身爬了上去,热烈地吻着……

    呻吟渐起……

    “啊,快抱紧我……我要……”

    又是一阵惊魂dàng魄的欢媾……一个是初尝禁果,情火正旺!一个是久旱逢露,yù壑难填!

    林俊逸获此聪慧娇媚的绝色佳人,意yù恣恣,岂能轻轻放过!

    宁雪得这风流倜傥的俊俏少年,癡情脉脉,怎甘些些闲置!

    真个是:情浪乍兴灵犀通,温柔乡里迷衆生!男贪女恋难舍弃,鱼水和谐欢无尽!

    自这天以后,美艳妈妈与林俊逸这一对癡情男女,母子倾心,如一对初离囚笼的鸟儿,每天都纵情地在爱海中连翩翺游!

    一个星期以来,他们除了吃饭、洗漱和傍晚的散步,几乎都是在床上渡过的。两个天下无双的玉人儿,相亲相爱,难舍难分;英男秀女luǒ体相向、肌肤相贴,jiāo颈叠股、缠绵缱绻!无限的温馨!醉人的震颤!

    第1090章美艳妈妈和儿子的幸福生活

    美艳妈妈意浃情酣,简直欣喜若狂了!对那有生以来那从未有过的幸福和甜蜜,她实在找不到适当的语言来形容……

    林俊逸癡情颠倒,对阿母可谓是寤寐思之,魂牵梦萦,绵绵热切,真可谓刻骨相思无休时!他为自己初入情场便获此殊遇而忘乎所以……

    母子之间再无隔阂,神驰意畅,如癡似醉,迷魂夺魄,大有乐以忘忧、飘飘yù仙之感!

    又是两天过去了。这天清晨,朝阳初照,百鸟竞鸣。新的一天来到了。在宁雪的闺房里,一对玉人还赤身躺在床上,jiāo颈叠股、侧身相拥。

    林俊逸首先醒来。这时美艳妈妈正枕着他的胳膊,一张粉脸贴在他的肩窝上,一手揽着他的腰,睡得十分香甜。林俊逸怕惊醒了妈妈的美梦,不敢动。他用手拂开覆在她额前和脸上的几缕发丝,抚摸着心上人那因熟睡而变得更加红润的美丽的脸蛋。他的腿仍保持昨晚睡前的姿势:右腿覆压在她的微屈的大腿上,左腿则chā在她的胯间,膝盖顶着那迷人的方寸之地。

    可能是由于他的抚摸,宁雪长出了一口气,翻了一个身,放平了身子。林俊逸连忙抽出夹在她胯间的左腿。她随之将两腿并上。胸前那两座ròu峰高高耸立,并随着均匀的呼吸而上下起伏着。

    林俊逸忍不住把手放在了那ròu峰之上,时而抚摸这座山,时而移到那座山。

    这抚摸的力度越来越大,终于弄醒了她。她微微睁开双目,斜睨着他,小声说道:“淘气!”

    林俊逸见妈妈醒来,更加用力地揉搓着那两个ròu球。他感觉得到,这时它们慢慢变硬了。

    在林俊逸的抚摸下,美艳妈妈的心跳加剧了。她突然感到幽谷中一阵空虚,“嘤咛”一声,侧过身子扑在林俊逸的怀中,一只手揽着他的腰,使两个身子贴得更紧,以致使那硬挺的rǔ房也变了型。她的另一只手则往下探索着,终于触到了林俊逸那已经坚挺高昂的ròu棒。那ròu棒也已经变粗变硬。她的手握着它,很技术地一紧一驰地玩着。

    林俊逸吻她的脸、她的额、她的唇和颈,柔声说道:“雪儿,我爱你!”

    “我也爱你!”

    美艳妈妈说,声音有些颤抖,并且在忙乱地吻着林俊逸的身体。

    林俊逸yù念又兴,搂紧她,一翻身,爬到了她的身上,抱着她就要求欢。

    美艳妈妈抚着他的脸,柔声说道:“啊,亲爱的,我现在也特别想和你玩!只是,我怕你身体受不了。”

    “不要紧,我身体很好,我有的是精力!”

    “啊,小宝贝。你昨天发shè泄了五次。看到你累成那个样子,雪儿好心疼哟!所以,今天无论如何不能再干了!”

    林俊逸不相信地说:“没有五次吧?”

    美艳妈妈怜爱地看着他,展开双臂环着他的脖颈,在他的唇上吻了一下说:“小糊涂,这么快你就忘了!让我来说给你听:昨天清早,你在我未醒时与就我jiāo欢,我醒来不久,你就在我体内发shè了一次;十点钟,我们早饭后散步回到厅中时,你独出心裁地让我爬在沙发扶手上,掀开我的裙子,褪下三角裤,从后面进入,结果在我肛门内发shè了一次;中午起床后我们一起洗澡,心血来潮,就在浴盆的水里造爱,又发shè了一次。

    晚上十点多钟,我用手把你的ròu棒抚摸变硬后,便为你做口舌服务,你十分冲动,在我嘴里使劲抽送,把我这樱桃小口几乎撕裂,ròu棒直项到我的嗓子眼,在我嘴里发shè了一次,那精液全部shè进我的咽喉,被我吞进肚里。

    最后一次是半夜三点钟,我要起来小便,你非要抱我去厕所,并且象对小孩似地把着我的两腿往马桶里小便。回来时,你仍然保持把着我小便的那个姿势,回到房间后,你自己坐在椅子上,抱着我坐在你的双腿上,在我的身体下落时,你却趁势把ròu棒chā了进去,那时,我们都很冲动,我不停地耸动,你频频地抽送,经过很长时间,你终于又发shè泄了一次。你数数看,是不是五次!”

    林俊逸点头说:“是的。雪儿记xìng真好!”

    “因为这五次很有特色,所以我记得很清楚。”

    林俊逸问:“有什么特色呀?”

    她脸一红,小声说:“第一次是梦jiāo,在雪儿体内发shè;第二次是俯jiāo,肛门发shè;第三次是浴jiāo,水中发shè;第四次是口jiāo,口中发shè;第五次是坐jiāo,椅上发shè。你想想看,是不是各有特色?”

    “是的,雪儿概括得很好!不过我还不知道雪儿昨天有几次高潮?”

    她侧头想了想,说:“数不清了,大约有十五、六次。你好厉害哟!”

    林俊逸微笑着,没有说什么。

    美艳妈妈继续道:“所以,我们今天不能再玩,否则,你的身体会受到损害的。”

    “好的,雪儿真好!不过,晚上还可以玩吧?”

    “真是听话的乖孩子。至于晚上嘛……”

    她斜睨着他,脸上一红,小声说道:“那就随你的便了!”

    林俊逸捧起她的脸,亲了一下,说:“雪儿真乖!”

    她白了他一眼,娇嗔地说:“让你玩就乖了!那么说,我以前不同意与你jiāo欢,就不算乖了。是吗?”

    他连忙解释:“不,不!雪儿永远是那么乖!以前,雪儿屡屡不准我胡来,那是清纯玉洁的乖,乖得令人敬佩;现在,雪儿时时任我作欢,这是贤淑温馨之乖,乖得令人销魂!”

    她在他的光屁股上轻轻拍了一下,温柔地说:“就会贫嘴!我若是不爱你,岂能容你如此这般!”

    “雪儿,何为爱?”

    “你指的什么爱?因为爱有多种,如母子父子之爱,亲朋好友之爱,还有男女恋人之爱,等等。”

    “我指的是自然是男女恋人之爱。”

    她略一思索,答道:“一个字:‘情’!爱源于情,因情而生爱,所以,人们才把两个字连起来叫‘爱情’。”

    “何为情?”

    “通。”

    “什么通?”

    “心有灵犀一点通!”

    “心通有何用?”

    “往!”

    “往作甚!”

    “yù!”

    “何所yù?”

    “jiāo!”

    “jiāo而何?”

    “欢!”

    “何为欢?”

    “无我!”

    “对!每次与雪儿jiāo欢时,我都进入了无我的境界!心中只有你!”

    “我何尝不是如此!”

    “是啊!雪儿那么美,美艳绝lún,在你面前,我总是忘记了一切,爱得发癡!”

    美艳妈妈看了林俊逸一眼问:“我真的那么美吗?”

    “啊!简直美极了!可能你自己不觉得。”

    “噢!自小以来,我就不断地听到人们评论说我美极了。林俊逸,我很想听听你的看法。你说,雪儿究竟美在哪里?”

    “这……一言难尽。”

    林俊逸稍假思索,便道:“这样,我们起床吧,然后我具体地就妈妈身上的每一个部位,逐步评论。好吗?”

    她微笑着点头:“好吧。说着,斜睨了一眼乱扔在从卧室门口到床前地毯上的裙子、上衣、内衣裤、rǔ罩、袜子等,想起了昨晚的情景:他们从客厅来到她的卧室,刚进门,林俊逸就迫不及待地抱着她缠绵,在她的脸颊、嘴唇、脖颈上频频亲吻,她也动情地相配合。

    林俊逸边调情、边为她松扣解带,拥着她向床边走去,并轻巧地将她身上的衣服从外到里一件件地脱掉,随手扔在地上。这样,当他们走到床边时,宁雪已变成一丝不挂的了。她如一尊洁白的维纳斯塑像,婷婷玉立,双眼微闭,呼吸急促,胸脯剧烈地起伏着。

    林俊逸从上到下抚摩着那腻脂般的肌肤,然后,一把将她抱起,平托在手上。她全身酥软,微微颤抖,柔若无骨,头颈和小腿下垂,酥胸高耸。林俊逸在她的胸腹上吻了一阵,便轻轻把胴体放在床上,又除去自己的衣服,与她并发shè躺下。

    这时,美艳妈妈已是yù火炽烈,紧抱着林俊逸,把全身的每一个部分都贴上去,贴得那么紧,不停地呻吟着:“噢!我要,亲爱的!我要,要!快点!噢,老公,我忍受不了啦……”

    接着,他们便开始了!那是人世间最最伟大而惊心动魄的壮举!

    想到这里,美艳妈妈的脸不禁一红,微微摇头,脸上的表情既有陶醉和幸福,又含羞涩与无奈,她扒在林俊逸耳旁小声说道:“那你把我的衣服捡回来。”

    林俊逸顺着她的眼光,看到了门口到床前的遍地艳服,心中一动,然后调皮地朝她做了一个鬼脸,在她潮红的脸蛋上吻了一下,赤条条地下床,直走到门口,将地上的衣服逐个捡回。

    林俊逸把捡起的衣服放在床头,然后将她平抱起来,放在自己腿上,坐在床边,在她胸前吻了一下。刚要为她穿衣,突然停下,说:“雪儿,不是说好了我来评论你的美貌吗?若穿上衣服,怎么还能描述!”

    “淘气!”

    她在他胸前轻轻拍了一下,菀尔一笑:“随你的便!”

    “那雪儿得听我的吩咐,我让你怎么动作你就怎么动作,好吗?”

    “哎呀!你这孩子真是啰嗦!”

    她娇嗔地小声嚷道:“雪儿把一切都jiāo给你了,任你摆布。你要我干什么,尽管说就行了,何必再问!”

    “好,现在请老婆站在房间当中。”

    边说,边托着她光luǒ的身子站起来,走到屋子中间,轻轻放在地上,扶她站直。

    “现在,先讲雪儿的身材。”

    他在她身上边抚边说:“雪儿这骄人的身材举世无双:一米六五的个子,配上苗条秀丽的体型,真可谓是‘增之一分则太长,损之一分则太短’。削肩细腰、肥腴适度。曲线优美、凸浮玲珑,有着饱满的流畅的华丽;四肢圆满、灵活而光泽夺目,晃露着安娴的风致;两腿修长匀称,肌肤雪白红润,随着腰肢款摆,是那样的轻盈愉快。骨骼清奇、小巧而匀称,肩不宽、臀不阔、骨不露,无一处明显的突出,更是少见。比如,别人的肩胛、锁骨、luǒ骨往往显露,而你的这些部位却看不出一点突出的痕迹,形成了美妙的曲线。从正面和背面看,身材笔挺,从侧面看,自然弯曲,线条流畅。特别是这细长白嫩的粉颈,细长挺直,从上到下缓缓地展开,与平缓下削的肩头柔和地连成一体。真可谓‘秀色掩古今,荷花羞玉顔!’”

    他顿了一下,走到她的前面,双手轻握着双rǔ,继续说道:“特别是这雪白丰满的酥胸上,挺立着一对玉峰,晶莹无瑕,象脆嫩的瓷器,光彩照人,使峰顶的两颗蓓蕾益发显得鲜艳夺目。这rǔ房是那么坚挺结实:仰卧时,高耸挺拔,站立时,依然坚实,平伸向前,竟没有一点点下垂。啊!这美艳绝lún的双峰,使这无瑕的娇躯披上了更加迷幻的色彩!”

    他又转过身子,站在她的侧面,一手揽细腰,一手在她的光滑的腹部轻轻抚摩,赞美道:“唯一有变化的是这小腹,躺下时是平坦的,而现在却稍稍凸起。啊!这幼嫩而饱含希望的小腹,是那么柔软、细嫩,丰满而圆滑,闪耀着鲜明的光辉。”

    他的手又移到了后面:“全身最美的部分,是从你背窝处开始的那臀部的悠长流畅的下坠,和那两扇雪白滚圆的臀面,有着一种幽静思睡的圆满和富丽的神态,使全身的曲线更加协调优美了。这正如阿拉伯人说的,那像是些沙丘,柔和地、成长坡地下降。生命在这儿还带着希望的、生气勃勃的活力。”

    “啊!天哪!我真的有这么美吗?”

    她冲动极了,伸开双臂,环体向上,jiāo叉着放在脑后,头向后仰。在这种姿势下,她的酥胸显得更挺,圆臀翘得更高,那披肩的秀发似瀑布般地在身后飘dàng着。她那如花的脸上,dàng漾着无比幸福的涟漪。

    林俊逸顺手捧起她的长发:“再看美人发。”

    “先说披散之发:满头青丝,长可及腰,乌黑油亮,葱郁自然,蓬松细软,甘美流畅,恰似高山流水、急奔直下,生机盎然,风流俊逸;或奔戏花间,或婆娑起舞,随着蛮腰款摆,飘逸洒脱,似春柳之浴风,如仙女之腾云,使莲容生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