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43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着美艳妈妈那美丽的娇躯。多么惬意的欢乐!

    林俊逸感激地吻了吻宁雪滚烫的脸,用雪白的床单为宁雪盖上身子,以免着凉。

    林俊逸也鉆进了床单中,将美艳妈妈那柔软的躯体紧紧拥在怀中,吻着,抚摸着……

    过了许久,宁雪睁开了眼,温情脉脉地看着心上人,轻柔地说:“一大清早就……唉……真不好意思!”

    直到这时,美艳妈妈才算真的醒来了。

    林俊逸没有说话,用温柔、亲切的眼神看着宁雪,并抬手拂去遮在宁雪眼上的一缕发丝。

    这时,林俊逸仍爬在宁雪的身上,ròu棒还硬邦邦地chā在宁雪的体内。

    宁雪见林俊逸不说话,便伸出两手,捧着林俊逸的脸,无限关切地问:“啊!亲爱的,小心肝,昨天晚上我们玩了几乎一夜,你的体力消耗那么大;早上又玩了这么长时间,你一定很累了吧!雪儿好心疼哟!”

    “不!能和雪儿在一起尽欢,我一点也不会累的!啊,我的可爱的雪儿,你是那么美丽、那么可爱!特别是在我们jiāo欢的时候,你的眼神、你的体态度更加迷人,我真想无休无止地与你玩下去,永生永世!啊,我的小亲亲,我的小公主!”

    美艳妈妈感动极了,抱着林俊逸的头,压在自己柔软的酥胸上,轻抚着……

    宁雪问:“今天早上,你怎么会想起在我睡着的时候与我玩呀!”

    林俊逸告诉美艳妈妈:“早上醒来后,我发觉自己还压在你的身上,ròu棒还chā在你的体内。我怕压痛你,便从你身上下来了。我久久地欣赏你那迷人的睡姿。你翻了一个身,全身放松,四肢伸展,是那么安祥、贤静,脸上带着醉人的微笑。我在你的全身上下一遍又一遍地轻轻抚摸,你的肌肤柔嫩细腻、滑不留手,一阵阵触电的感觉传遍我的全身,然后我又亲吻了你身上每一个部分,你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味是那么馨香……啊,太动人了!我实在按捺不住自己的激情,便跪到你那本已大大分开的两腿中间,把yīn茎轻轻chā回到玉门中去。我怕惊醒你,只是轻轻地动,没想到还是把你弄醒了。”

    美艳妈妈听了,益发动情,不觉又轻轻地扭着腰肢……

    林俊逸也觉察到了压在自己身下的美人的动作,便配合宁雪,由缓而急地动作起来……

    又开始了剧烈的造爱!

    一连十几次高潮,搞得宁雪精疲力尽、浑身稣软……

    美艳妈妈没有下床,也未及穿衣,又在林俊逸的怀中沈沈地睡去。

    中午,宁雪做好了午饭,叫醒林俊逸一边吃完,一边看电视。一会儿,看得入迷的宁雪发现林俊逸正陶醉地吮啜自己的玉峰。

    宁雪这时已经冷静,便轻轻推开林俊逸。

    美艳妈妈想起昨天以来纵情jiāo欢的情景,羞得满面通红。

    林俊逸看着宁雪说:“雪儿睡着的时候已经很美,睁开眼更美,含情脉脉和娇涩羞赧时最美……”

    顿了一下,又说:“不,最美的时候是在……”

    林俊逸yù说还停。

    美艳妈妈着急地等待下文,可林俊逸的脸红红地,却不说了。

    好奇心驱使宁雪抓起林俊逸的手,使劲摇晃着,并以撒娇的口气摧促林俊逸:“求求你快说呀,我的眼睛什么时候最美?再不说,以后不跟你好了!”

    美艳妈妈心里好笑,这那里是母亲对儿子说话的口气。经过这几天的频密接触,宁雪在林俊逸面前再也端庄不起来,相反,却总想对林俊逸撒娇任xìng,开口就是莺声燕语、娇娇滴滴。唉,神秘莫过女人情啊,宁雪自己也说不清。

    林俊逸仍然在沈思。

    美艳妈妈又摧促:“你说不说嘛?再不说,我可要生气了……我……我再不跟你……那个了。”

    林俊逸在宁雪樱唇上轻吻一下,坐在床边,目不转瞬地凝视着宁雪美丽的眼睛,一手紧握着宁雪的玉手,另一手轻轻抚摩宁雪羞红的脸蛋和赤luǒ的肩头:“好好,我说,我说。雪儿梦游的时候,眼睛最美。”

    “小坏蛋,雪儿因为运功过度,走火入魔梦游,想不到你却趁我梦游的时候欺负我?”

    美艳妈妈娇嗔道。

    “那天晚上,趁你梦游时,我淩犯了你。当你醒来时,我正处于“色胆包天”、难以罢休的状态。这时我便发现:在你因受到冲击而拚命叫喊和剧烈扭动的同时,那美丽的大眼睛,不似往日清澈明亮、黑白分明,而是充满了一种朦胧而炽热、潮红而迷离的光芒,透出使人心潮震dàng的神韵,那里面既含有娇媚、多情、热烈,似少女般的天真烂漫;它蕴涵着渴望、急切、恳求,显示了青春的活力;它表达着由衷的奉献、信赖、鼓励,那是感人的情愫。媚而不dàng、急而不迫、yín而不乱,在花枝震颤中,仍显露出一派端庄、高雅、温柔,漾溢着至爱的涟漪。事后我曾细思,它属于哪一种爱?它既不是纯粹的xìng爱,也不是单一的母爱。它是跨越时空、超凡脱俗的情与爱,天上没有、人间难寻。它使我感到亲切、崇敬、感动,又使我获得了胆气、力量、信心和激情。”

    “本来我见你醒来时便有些怕你生气,可是见了你的眼睛,却无形中使我忘记了自己的存在,仿佛整个身心都被你融化了、吸收了。在我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你是我的爱、我的心、我的情,你是我的天使、我的幸福,我终生不渝地绝对忠于你、服从你、满足你……我可以为你去做一切,甚至献出自己的生命。再没有别的选择。”

    林俊逸顿了一下:“要知道,眼睛是心灵的视窗。一个人的喜怒爱憎,都会从眼睛中表现出来,特别是你这双能传神的眼睛。但你是一个理智型的人,善于控制自己的感情,所以,平时你的眼神并不复杂。而当我与你jiāo欢并达到高潮时,ròu体的空前快感与心灵的无限欢愉,使你情绪激昂,处在心醉神迷的忘我状态,理智失去了控制能力,心扉洞开,各种感情狂泄而出,毫不保留地展现在眼睛中。从你的眼神中看出:你是爱我的,对我的侵犯也是由衷欢迎的。因为,你的眼睛里没有丝毫的哀怨和憎恨,只有喜悦与兴奋、渴望与请求,充满爱与情,而且爱得纯洁、爱得真挚、爱得如火如荼。在我的心目中,你是纯洁无瑕的美神、是无私奉献太阳神,又是幸福与欢乐的爱神。总之,你不仅有倾城的容貌、绝代的风华,美艳绝lún,还有坦dàng的襟怀和纯洁的情cāo,感人肺腑。妈妈,我认为你那时的眼睛是最美的。不知道我说得对不对?”

    美艳妈妈被林俊逸那发自内心的热诚话语感动了。林俊逸的话是那样轻柔,似和风细雨,撩拨着宁雪的情愫,整个身心都在轻轻颤抖。宁雪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抓住林俊逸的手,紧贴在自己的脸上、眼睛上,并用樱唇不停地吻着,然后幽幽地叹道:“可惜我自己看不见。不过,能让你看见,我也心满意足了。感谢你对我的一片深情。我这半生,只知为别人,从不知被人爱的滋味。你使我第一次获得了真正的爱。”

    说着,美艳妈妈娥眉轻颤、美目微睁,动情地流下了幸福的热泪,霎时便成了一个泪人儿,娇柔万状。

    林俊逸双手把美艳妈妈从床上扶起来,拥在怀里,为宁雪擦泪。谁知泪水竟象开闸的小河,越擦越多。林俊逸急了,把宁雪连同床单一下子抱起,横放在自己的腿上,象哄小孩子那样,把宁雪的脖颈横枕在林俊逸的一只胳膊上,另一只手在宁雪身上边拍打边摇晃,嘴里还不停顿地小声说着:“雪儿不哭!雪儿好乖!我会一辈子爱你的,我一定带给你世界上最大的幸福。”

    林俊逸的这个举动,就象林俊逸小时候宁雪哄林俊逸的样子,现在林俊逸也用这个办法来哄宁雪。这使美艳妈妈既感动又好笑,竟“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林俊逸见宁雪笑了,看到宁雪眼睛里满是温柔、满是娇媚,还有适才未流尽的一泓晶莹的泪水,高兴地叫道:“雪儿笑了!雪儿真乖!”

    然后温柔地在美艳妈妈脸上亲着,并用舌头一滴一滴地舔干了宁雪脸上的泪珠。

    宁雪真有些不好意思,脸一红,“嘤咛”一声,把头脸埋在林俊逸那宽阔的怀中。

    宁雪含情脉脉、樱唇微啓,千言万语要对林俊逸诉说,但喉间似堵着轻柔的棉花,作声不得。因为“此时无声胜有声”宁雪回忆这几天林俊逸给予宁雪的温馨,沈浸在千种柔情、万般蜜意之中,幸福地呻吟着,内心在向林俊逸倾诉着衷肠:亲爱的,你是我可心的人儿,你是我的密友、我的知己、我的情人。我不能没有你,我只要你一人,你是我的生命、是我的灵魂。有了你,我就有了一切……

    美艳妈妈抱住林俊逸,伸出宁雪那鲜红、柔软的小舌,在林俊逸胸前轻轻地舔着。林俊逸也激动地在宁雪全身上下揉抚着。

    宁雪感到一种难以用语言形容的甜蜜冲动,似电流传遍全身。林俊逸那温暖的大手所到之处,使宁雪阵阵酥麻,又汇成一股巨大的热流,冲向心脏,冲向胸腹,再往下冲去,变成了爱液的波滔,从体内激shè而出,美艳妈妈顿时感到十分空虚,渴望得到林俊逸的充实。

    美艳妈妈春心dàng漾,斜着醉意十足的眼睛,瞄了林俊逸一眼,频送秋波。粉白的桃花脸庞染上了万顷红霞。宁雪抚着爱郎健壮的身体,在林俊逸怀中扭动着腰肢,一双雪bái fěn嫩的大腿紧挟着来回摩擦,摇晃着起伏的胸脯,企图填补体内的空虚。然而无济于事。美艳妈妈好难受,不由自主地轻声呻吟起来,两手紧紧地抱着林俊逸,用脸在林俊逸胸前厮磨,整个娇驱象游龙似地蠕动扭曲,越演越烈。

    美艳妈妈渴望林俊逸的爱抚,实在无法忍耐,一反平日作母亲的矜持和端庄,在林俊逸耳边悄悄地说:“亲爱的……我身上象火烧火燎似的……我下面十分空虚……我好需要你……给我好吗!……我要……”

    林俊逸看着美艳妈妈宁雪那羞红的脸蛋和迷罔而可怜兮兮的眼睛,揽着宁雪那不停扭动的雪白滑腻的娇驱,兴奋地在宁雪的酥胸上亲吻,柔声低呼:“当然可以,我俏丽的雪儿、我娇媚的小公主、我温柔的小猫咪、我亲爱的小心肝!”

    说着把宁雪从手中一下子抛了起来,几乎快碰上天花板,吓得宁雪尖叫一声,四肢在空中乱抓,很快又落入林俊逸的臂弯。接着又把宁雪抛起接下,再抛起再接下,一连十几次。这个小傢夥,真的有使不完的劲。在林俊逸的怀中,宁雪感到很安全的。宁雪不再害怕,反而觉得特别剌激。

    当林俊逸最后一次把美艳妈妈抛起时,裹在身上的红床单掉了下来,象云朵一样飘向地面。落在林俊逸臂弯上的,只有一条扭动着的雪白美丽的胴体。林俊逸高兴地舞弄着宁雪柔软的娇躯,旋转着、跳跃着;宁雪也兴奋地喊着、笑着。两个人一齐倒在地毯上,抱住滚了几圈,又一齐坐了起来。

    宁雪笑得混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一歪身坐到林俊逸的腿上、软在林俊逸的怀中,将胸脯贴上去,搂着林俊逸的腰,两个硬挺的rǔ尖在林俊逸发达的胸肌上摩擦不止。 林俊逸的手顺着宁雪的腿上下抚摸。渐渐地,林俊逸也感觉到宁雪柔嫩的大腿在微微颤抖,两腿间也已湿润。

    美艳妈妈两眼yù火炽烈,魂不守舍似地在林俊逸耳边柔声呢喃着:“亲爱的……快点给我……我等不及了……要bàozhà了……求求你……亲爱的……快点cāo我、揉躏我……”

    林俊逸毫不迟疑地扭转身,把宁雪的身子摆成大字型,仰天躺在松软的地毯上。

    宁雪的胸脯猛烈起伏,呼吸急促,身子在地毯上扭动着,两腿一次又一次地把屁股抬起又摔下,双唇微微地开合着,细声说:“我的亲达达……快点……求求你……快呀……我实在忍受不了……亲爱的……快点好吗……我……”

    不须准备、不必调情,已经水到渠成。

    林俊逸猛地把美艳妈妈的两腿分开,压在宁雪震颤的胴体上,一支温暖的ròu棒一chā到底,开门见山地展开了猛烈的冲刺。

    “啊,真美、真舒服!……”

    美艳妈妈羞眼半啓,深情地看着心上人全神贯注的神态和那骑士般英勇拼杀的雄姿。

    林俊逸和美艳妈妈配合默契,高潮一浪接一浪……

    宁雪激动地呻吟着、兴奋地叫着,娇躯不停地扭动,很象一条美丽的小白蛇。宁雪感到自己的身子飘然而飞,眼前五彩缤纷,如入仙境,在云层中翩翩起舞,是那么开心、那么兴奋,口里不停地呼唤:“情哥哥,你在哪里?我要你抱着我飞……”

    直至最后,双方同时达到了销魂的最高峰。

    这时,天又黑了。俩人都很疲倦,拥抱着,jiāo颈贴股,林俊逸的ròu棒还是那么坚硬,chā在美艳妈妈的yīn中,在松软的厚毛地毯上,甜甜地睡着了。

    第二天,快到中午时宁雪才醒来。这两天,林俊逸和宁雪频繁zuò ài,几乎没有停顿,所以弄得宁雪十分疲倦,整整睡了十多个小时。

    美艳妈妈一睁开眼,见林俊逸拥着宁雪,欣赏宁雪那娇俏的容貌和动人的睡姿,不禁羞涩地在林俊逸脸上拍了一下,说:“你这个小淘气,睡觉也不老实!”

    林俊逸微笑着在那鲜红的樱唇上吻了一下,先坐起来。宁雪也娇慵无力地坐起身子,象一只可爱的小猫,卷伏在林俊逸的膝头上,一只手抚摸着林俊逸的胸肌。那縴縴素指丰若有余、柔若无骨,宛然玉筍般。

    林俊逸喜爱地握着美艳妈妈的小手,目不转瞬地看着宁雪的神态,似吟诗般地低声诉说:“人说‘千金难买美人醉’,我看这美人初醒,睡眼迷离、青丝蓬松、娇躯慵怠、小猫依人的神态,更胜美人醉。”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