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40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感觉自己快要飞上天去了,仰头呻吟着,高高挺起的玉臀完全将大男孩那兽xìng的ròu棒吞噬,胸前丰满坚挺的娇嫩蓓蕾在大男孩的嘴里也好象快要膨胀到了极点。

    那种全身心都在享受快乐的感觉让她对大男孩产生了一种无限的爱恋。林俊逸好象已经知道身下的xìng感保姆无力再迎合自己了,当他含着xìng感保姆胸前傲人的蓓蕾之时,yín虐的心又一次升起,仿佛如同咀嚼似的吸吮着那娇嫩的蓓蕾,另一只色手则完全感受着xìng感保姆的圣女峰在自己的手中的柔软,那被捏弄的不断变化形状的圣女峰也好象更加刺激了大男孩内心深处的yín虐快感。

    “啊,少爷,啊………真的不行了,啊,快点,啊………。快,快,快给吧!啊!”

    xìng感保姆白玉兰实在无力再战了,她只希望大男孩尽快在自己的身体内暴发,好结束这长时间被他yín弄所带来的说不清是快乐还是痛苦的感觉。

    听到xìng感保姆如此yín浪的呻吟声,林俊逸也忍受不住了,他将自己的身本完全压在xìng感保姆的身上,双手紧紧搂抱着她几乎悬空的玉臀,尤如狂风暴雨般的进行着冲刺,最后才将自己的ròu棒死死的顶在xìng感保姆的蜜穴花心之上,再一次将那火热的熔浆无情的灌入花心的最深处,享受着自己的ròu棒在xìng感保姆蜜穴花心深处尽情暴发之时所带来的极度快感。

    xìng感保姆白玉兰也再一次感受着大男孩那滚烫的熔浆源源不断的浇灌着自己的蜜穴花心,那种烫人的感觉仿佛快要将她的下身将她的蜜穴完全烧着了一样,雪白的玉臀也高高的抬起来,完全享受着大男孩对她身心爱的奉献和对她身体的无限眷恋,那一刻幸福的花儿正向她微笑着。

    羞郝难堪的静默中,一股更令人难忍难捺的空虚、酸痒随着她胴体痉挛的逐渐止息而又从那巨大的ròu棒刚刚退出的花房深处“花芯”中传到她全身。

    白玉兰迷乱而不解地张开她那妩媚多情的大眼睛,似无奈、似哀怨地望着那正在自己雪白的玉体上jiānyín蹂躏的男人.

    林俊逸抬头看见她那秋水般的动人美眸,正含情脉脉、yù说还羞地望着他,似在埋怨他怎么这时候“撤军”,又似在无助而又娇羞地期盼他早点“重游花径”。

    林俊逸很快为身下的美艳保姆变换了体位。他将白玉兰翻转身,把她摆成跪伏的姿势。他仔细地看着高高翘起的浑圆雪臀,用力地将臀瓣分开来,暴露出深藏在臀沟间的桃园。

    “宝贝,想试试背入式吗?”

    “噢”女仆表示同意林俊逸guī tóu用力一挺……“唔……”千娇百媚的美佳人白玉兰娇羞地感觉到,林俊逸又大又硬的guī tóu已套进了她娇小紧窄的花园口。

    林俊逸毫不犹豫地用力向白玉兰花房深处挺进,“哎……”美如天仙的白玉兰一声羞赧地娇啼。

    彷佛久旱逢甘露一样,白玉兰一丝不挂、美丽雪白的玉体在他身下一阵愉悦难捺的蠕动、轻颤……白玉兰芳心娇羞地发现,这旧地重游的“采花郎”彷佛又变得大了一圈,“它”更加充实,更加涨满她娇小的花房,她觉得背入式更令她陶醉。

    她情难自禁地、娇羞怯怯而又本能地微分玉腿,似在但心自己那天生紧小的“蓬门花径”难容巨物,又似在对那旧地重游的“侵入者”表示欢迎,并鼓励着“它”继续深入。白玉兰那妩媚多情的秋水般的大眼睛无神地望着林俊逸,脉脉含羞地体会着他的ròu棒在她体内的蠕动、深入。

    白玉兰只觉那根完全充实胀满着紧窄秘洞的巨大ròu棒,越chā竟然越深入花房ròu壁内,一阵狂猛耸动之后,她发觉下身越来越湿润、濡滑,随着越来越狂野深入抽chā,ròu棒狂野地分开柔柔紧闭娇嫩无比的yīn唇,硕大浑圆的滚烫guī tóu粗暴地挤进娇小紧窄的花房口,分开花房膣壁内的粘膜嫩ròu,深深地刺入那火热幽暗的狭小花房内,竟然刺入了那含羞绽放的娇嫩花蕊,guī tóu顶端的马眼刚好抵触在上面。

    一阵令人魂飞魄散的揉动,白玉兰经不住那强烈的刺激,一阵急促的娇啼狂喘。柔若无骨、纤滑娇软的全身冰肌玉骨更是一阵阵情难自禁的痉挛、抽搐,下身花房膣壁中的粘膜嫩ròu更是死死地缠绕在那深深chā入的粗大ròu棒上,一阵不能自制火热地收缩、紧夹。

    ròu正最狂野地冲刺、抽chā着一阵阵痉挛收缩的花房,guī tóu次次随着猛烈chā入的ròu棒的惯xìng冲入了紧小的玉宫口不一会儿,白玉兰那羞红如火的丽靥瞬时变得苍白如雪,娇啼狂喘的樱桃小嘴发出一声声令人血脉贲张、如痴如醉的急促哀婉的娇啼。

    “哎”随着一声凄艳哀婉的销魂娇啼,窄小的玉宫口紧紧箍夹住滚烫硕大的浑圆guī tóu,芳心立是一片晕眩,思维一阵空白,鲜红诱人的柔嫩樱唇一声娇媚婉转的轻啼,终于爬上了男欢女爱的极乐巅峰。

    林俊逸丝毫未曾顾及怜香惜玉,挺直身躯,直接伸手搂住白玉兰的娇臀,用力朝自己怀里拉近,同时昂扬火热,坚硬挺直的xià tǐ顺势直接挺入幽谷花茎深处……

    林俊逸一手搂着白玉兰的肩头,一手用力揉搓着她圣洁的玉峰,大力地在雪白的rǔ峰上造出触目惊心的青色淤痕。他昂扬的xià tǐ在白玉兰美丽紧缩的幽谷中的抽chā,带动着白玉兰的身子一顿一顿的,这幅度不大的磨擦已经足以带给他激烈

    的快感。

    他可以舒服地躺在床上,一边享受着白玉兰的窄小而有弹xìng的幽谷花径,一边玩弄着她圣洁娇挺的rǔ峰,更不时地逗弄峰顶上那挺立的雪山樱桃。充分感受滑腻紧缩,丰润娇挺的触感。

    白玉兰尽情地感受轻柔婉转,情致缠绵,那份缱绻深情是如何地销魂蚀骨……,渐渐地,白玉兰心中又再次充满了柔情婉转,情yù暗生。同时林俊逸摩挲逗弄着她rǔ峰上樱红小葡萄的双手,也可能由于本能地怜惜,慢慢地在减轻力度,只是轻轻地上下拨弄。一阵阵趐麻的感觉顿时传遍了白玉兰的全身,她呼吸越来越急促,四肢酸软无力,无助地盲目摆动着。

    微张着已经逐步恢复红润的樱唇,此时却是被刺激地作不了声,只是一个劲的低哼着。白玉兰修长的双腿开始无意识地并拢,紧紧夹住林俊逸的腰身,雪白玉臀高高抬起,全力配合着林俊逸的动作,而那干涸刺痛的幽谷花茎,渐渐又有暗潮滋生,原本痛彻心扉的伤痕逐步愈合,甚至微微感觉到些许异样的快感正在蔓延。

    林俊逸更加狂猛地在这清丽难言、美如天仙的绝色少fù那赤luǒluǒ一丝不挂、柔若无骨的雪白玉体上耸动着……他巨大的ròu棒,在少fù天生娇小紧窄的蜜壶中更加粗暴地进进出出……ròuyù狂澜中的少fù只感到那根粗大骇人的ròu棒越来越狂野地向自己蜜壶深处冲刺,她羞赧地感觉到粗壮骇人的“它”来越深入她的“幽径”,越刺越深……芳心又羞又怕地感觉到我还在不断加力顶入……滚烫的guī tóu已渐渐深入体内的最幽深处。

    随着林俊逸越来越狂野地抽chā,丑陋狰狞的巨棒渐渐地深入到她体内一个从未有“游客”光临过的全新而又玄妙、幽深的“玉宫”中去……在火热yín邪的抽动顶入中,有好几次白玉兰羞涩地感觉到我那硕大的滚烫guī tóu好象触顶到体内深处一个隐秘的不知名的但又令人感到酸麻刺激之极,几yù呼吸顿止的“花蕊”上。

    她不由自主地呻吟狂喘,娇啼婉转。听见自己这一声声yín媚入骨的娇喘呻吟也不由得娇羞无限、丽靥晕红。林俊逸肆无忌怛地jiānyín强暴、蹂躏糟蹋着身下这个一丝不挂、柔若无骨的雪白ròu体。凭着他高超的技巧和超人的持久力将白玉兰jiānyín强暴得娇啼婉转、yù仙yù死。

    白玉兰则在他胯下蠕动着一丝不挂的赤luǒ玉体,狂热地与他行云布雨、jiāo媾合体。只见她狂热地蠕动着赤luǒluǒ一丝不挂的雪白胴体在他胯下抵死逢迎,娇靥晕红地婉转承欢,千柔百顺地含羞相就。

    这时两人的身体jiāo合处已经yín滑不堪,爱液滚滚。他的yīn毛已完全湿透,而白玉兰那一片淡黑纤柔的yīn毛中更加是春潮汹涌、玉露滚滚。从她玉沟中、蜜壶口一阵阵黏滑白浊的“浮汁”爱液已将她的yīn毛湿成一团,那团淡黑柔卷的yīn毛中湿滑滑、亮晶晶,诱人发狂。

    林俊逸粗大硬硕的ròu棒又狠又深地chā入白玉兰体内,他的巨棒狂暴地撞开少fù那天生娇小的蜜壶口,在那紧窄的蜜壶“花径”中横冲直撞……巨棒的抽出顶入,将一股股rǔ白黏稠的爱液yín浆“挤”出她的“小ròu孔”。

    巨棒不断地深入“探索”着白玉兰体内的最深处,在“它”凶狠粗暴的“冲刺”下,美艳绝lún、清秀灵慧的少fù的蜜壶内最神秘圣洁、最玄奥幽深,从未有“物”触及的娇嫩无比、yín滑湿软的“花宫玉壁”渐渐为“它”羞答答、娇怯怯地绽放开来。

    白玉兰整颗头不停的左右摇摆,带动如云的秀发有如瀑布般四散飞扬,白玉兰娇躯奋力的迎合林俊逸的抽chā,一阵阵的rǔ波臀浪,真有一股说不出的yín靡美感。

    林俊逸又不失时机好好奖励了她一番,他吻住白玉兰柔软湿润的鲜红香唇,轻缓地柔吮着那饱满、ròu感的玉唇,又吻卷住她那羞答答的娇滑兰香舌,久久不放,直吻得白玉兰娇躯连颤,瑶鼻轻哼。

    林俊逸的嘴一路往下滑,吻住一粒稚嫩玉润、娇小可爱的嫣红葡萄,一阵柔舔轻吮,吻了左边,又吻右边,然后一路下滑。

    林俊逸一直将白玉兰吻吮、挑逗得娇哼细喘,胴体轻颤,美眸迷离,桃腮晕红如火,冰肌雪肤也渐渐开始灼热起来,下身玉沟中已开始湿滑了,他这才抬起头来,吻住美眸轻掩的白玉兰那娇哼细喘的香唇一阵火热湿吻。

    林俊逸俯身吻住白玉兰那正狂乱地娇啼狂喘的柔美鲜红的香唇,企图强闯玉关,但见白玉兰一阵本能地羞涩地银牙轻咬,不让林俊逸得逞之后,最终还是羞羞答答、含娇怯怯地轻分玉齿,丁香暗吐,林俊逸舌头火热地卷住那娇羞万分、yù拒还迎的少fù香舌,但觉檀口芳香,玉舌嫩滑、琼浆甘甜。含住白玉兰那柔软、小巧、玉嫩香甜的可爱舌尖,一阵yín邪地狂吻浪吮……白玉兰樱桃小嘴被封,瑶鼻连连娇哼,似抗议、似欢畅。

    林俊逸粗暴地拔出ròu棒,用力一顶,凶猛巨大的ròu棒再一次冲破了重重的障碍,狠狠地向俏白玉兰菊蕾深处钻去……一阵汹涌澎湃的痛楚把白玉兰拉回了现实,这时,林俊逸的ròu棒已开始强力地抽动,毫不怜惜地向她发动了最残酷暴虐的破坏,她只觉得下身疼痛如裂,像是快要被林俊逸的ròu棒割成两半似的;她绝望地摇起头来,向林俊逸发出了楚楚可怜的求饶,一时间,散乱的秀发在风中无助地甩动,豆大的泪珠和汗珠在夜空中飞散。

    林俊逸在白玉兰的菊蕾内横冲直撞,她的嫩ròu紧紧地夹着他,每一下的抽、chā、顶、撞,都要他付出比平常多几倍的力量,但也带给了他几十倍的快感,这时,别说他听不到她的求饶,就算听到了,在这失控的情况下,他也不可能停下来,他只能一直的向前冲,不断的冲、冲、冲、冲、冲、冲、冲……过得一会。

    林俊逸见白玉兰挣扎不烈,已知她心意,腰间用力,大ròu棒一寸一寸地向她的深处挤去……林俊逸的ròu棒坚定地前进,很快的又chā到了底,只觉白玉兰菊花蕾口的一圈嫩ròu紧紧地住勒他的ròu棒根部,那紧束的程度,甚至让他感到痛楚,然而,那一圈嫩ròu后面,却是一片紧凑温润柔软,美如仙景。他深吸了一口气,把ròu棒慢慢地抽后;这时,白玉兰双手一紧,已抓住了他的手臂,指甲深深地陷入了他的ròu中,脸上神色似痛非痛,似乐非乐。

    大ròu棒的进出已不像之前的艰涩,白玉兰只觉菊蕾痛楚慢慢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又酸又软,挠人心烦的异常快感……。

    第825章尤物保姆

    白玉兰高潮不断,艳绝天人的俏白玉兰那双醉人而神秘灵动的星眸此时半瞇着,长而微挑睫毛上下轻颤,柔和挺立的光润鼻端微见汗泽,鼻翼开合,弧线优美的柔唇微张轻喘,如芷兰般的幽香如春风般袭在林俊逸的脸上。

    林俊逸耕耘得更加卖力,此时此刻,白玉兰芳心深处已被林俊逸完全挑起,兴所至,纵然理智尚在,却已无法阻止本能的需索;菊蕾内外胀痛虽未全消,却已被异样的快感完全盖过,xià tǐ畅快感如浪拍潮涌般扑来,舒服得她浑身发抖,顿时间,什么羞耻、惭愧、尊严,全都丢到一旁了,不但不再求饶抗拒,还本能地耸起了丰臀,嘴中发出了鼓励的呻吟……

    “老公,再用力点。”白玉兰开口求欢,随着林俊逸的急速挺动,佳人纤细的柳腰本能的轻微摆动,似迎还拒,嫩滑的花唇在颤抖中收放白玉兰感觉菊蕾一种很难形容,涨涨的,酥酥的满足感。

    林俊逸大举抽送,他的攻势也慢慢地展了开来,开始抽chā起俏佳人又紧又热的菊花蕾。很快就将白玉兰的情yù完全挑起,软语呻吟之间,谷中春泉又不断潺潺流出,纤腰更是前后不住挺送,迎合着林俊逸哥的攻势。

    “啊啊…好爽…好舒服…啊…不要停…”白玉兰已情到了极处,爽的神魂颠倒。

    白玉兰感到后庭谷道都被塞的满满的,巨棒在身体内抽送着,佳人彷佛置身仙境,一道又一道无法言喻的快感震撼着她每一寸肌肤,她痛快的发出惊天动地的浪叫,连续达到前所未有的高潮。

    林俊逸一手压住她的粉背,一手扶住着她纤腰,压得白玉兰一双玉臂根本撑不住床,只有隆臀高高挺起,迎上林俊逸在她菊蕾内一下接着一下的大力抽送。

    林俊逸也在白玉兰菊蕾深处疯狂抽chā,放开架子,使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