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39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听着呢,你说吧!”

    “嫂子,你和甜甜在什么地方,怎么我到你家里来门是锁着的?”

    白玉兰心里一突,生怕小姑听到自己在和男人zuò ài,连忙强自镇定道:“妹妹,我我,现在换了一份新工作,给有钱人做保姆,甜甜跟我在一起呢?”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姐姐,你现在在做什么,为什么不住喘着粗气呢?”

    “我我…。我在拖地……是的,我在拖地呢,肯定很累啊……。妹妹,现在说话不方便,我们下次聊!”

    说完便将电话挂了。

    “宝贝,怎么不多说几句啊?让你小姑听听你动听的呻吟!”

    “小坏蛋,大色狼,人家才不呢!”

    白玉兰羞赧无比媚眼如丝地娇嗔道。

    嘴里虽然娇嗔,可是感觉到他的手又在使坏,白玉兰嘤咛了几声,眼中波光流淌,舒服地几乎要失控,差点要忍不住主动撩拨他来。

    “好,好宝贝,帮我雄风再起吧!”

    当林俊逸的手指头滑入她嫩穴的当儿,白玉兰浑身一震,眼前差点儿就茫茫然起来,强自克制才把那股想要娇声呻吟的冲动压抑下来,心头却不禁一阵又羞又喜的感觉掠过!

    这感觉是如此甜美,就好像她正期待、正渴望着一般。一边想着一边白玉兰便脸红了,身体也好似起了反应,慢慢地温热起来。

    也不知是那个秘密窍穴给他触着了,白玉兰只觉胴体难以抑制地娇颤起来,喉间更已发出了诱人的娇吟,原已经波涛泛涌的体内好像被鼓起了海啸一般,冲击的她差点要忍不住娇羞和矜持,差点就脱口而出主动求欢了。

    偏偏她的玉手,现在正珍而重之地捧着那令她魂牵梦萦的ròu棒,正珍惜而甜蜜地轻轻揩洗着,强烈的爱意反倒阻住了白玉兰降伏的脚步,那ròu棒美的让她差点想一口含住,以种种手段将它吸到最粗最长,看看能把自己征服到什么地步。

    成熟xìng感保姆面对着大男孩的ròu棒正在踌躇之间,突地一阵酥麻感传上身来,电殛一般直冲脑门,猝不及防之下,娇躯一阵紧绷,随即酥软下来,白玉兰再也忍耐不住,一阵甜蜜娇软的呻吟声已脱口而出,连眼中都似透着媚火,充满着女子幽馥甜香的口气,随着白玉兰的娇声喘息,不住地喷在林俊逸的ròu棒上头。

    但嫩穴上头承受了突如其来的刺激,那感觉实在太过美妙了,林俊逸的手指头粗长火热,触及时竟烫的她差点一缩,但那火热滚烫的触动,感觉上反而比任何时候都要来的强烈,十分爽快。

    而且虽是急着要和赤luǒluǒ的她共赴巫山,但林俊逸的动作仍是那么温柔轻缓,全没半分急色模样,手指头虽只是在她的穴口处轻柔地描画着,一点一点地搓弄摩挲着她柔软娇柔的穴ròu,勾送之间那种异样的刺激,却是比刚才还要有冲击xìng,热乎乎地勾得她直颤,弄得白玉兰差点儿浑然忘我,纤手握住ròu棒虽仍不停地套弄着,口中却是娇声不断,舒服到差点儿连xìng感保姆香唾都要流出来了。

    但在这方面,林俊逸的经验可要比白玉兰多上太多了,他非常明白,在床笫之事上头,愈急愈难投入、紧张只会坏事,因此他的手法比平时还要温柔得多,慢腾腾地触弄着她温热的娇躯,温柔地将白玉兰体内逐渐贲张的yù火,给慢慢地撩动起来。

    “小坏蛋,怕了你了!”

    被林俊逸的手段弄的一阵舒畅,背脊处不住娇颤,白玉兰登时眼前一茫,差点忘了此行目的。意乱情迷之中,浑身已是酥的再控制不住,体内那强烈的yù火完全cāo控了她,当白玉兰发觉的当儿,她纤巧的舌尖,已点上了林俊逸的ròu棒棒身处。

    虽仍是含羞带怯,但在异xìng的挑弄之下,白玉兰只觉穴里已渐渐潮湿了起来,加上两人的合欢也不只是一次两次了,此时虽非享受的时刻,但那种异样的快感,却丝毫没比平常弱,弄的白玉兰娇躯不住抖颤,偏偏穴上传来的滋味,却是那么令人无法抗拒,让白玉兰的ròu体像条被钓饵诱引的鱼儿一般,若即若离的在林俊逸身上抖颤不止。

    随着那股火焰愈发炽旺,娇羞之意像是堤防般慢慢被沖垮了,白玉兰缓缓地探动蓁首,温热灵巧的小舌,不知何时起已在林俊逸的ròu棒上头来回舔舐不休。

    第824章尤物保姆

    彷彿在迎合白玉兰香艳的服侍,林俊逸那ròu棒血气渐增,白玉兰舔舐之间,只觉那ròu棒愈来愈热,就好像她体内被挑起的火一般,烧个不休,在她眼下,那ròu棒逐渐挺硬的模样,当真愈看愈是可爱。

    体内的火焰似和眼前那ròu棒一般逐步挺拔,那诱人的样儿令白玉兰再也忍耐不住,香舌逐步褪去了初尝此道的稚嫩,在本能的cāo控之下,动作愈来愈是熟练,也愈来愈是缠绵,那丁香小舌妖媚地在棒上滑动着,带着人妻xìng感保姆香气的汁液,一层又一层地抹在逐步扬昇的ròu棒上头,在窗外透过来的阳光照shè之下,贲张的ròu棒染上了一层妖冶的光采,闪亮亮的,惹得白玉兰不禁驰想,当它先前在她身上大逞yín威的时候,只怕上头也是沾成这么一个yín靡模样,看的令任何人都要口乾舌躁起来,更遑论早已yù火高挑食髓知味的成熟xìng感保姆了。

    “啊……好……好少爷……你的手指慢……慢一点……”

    再也忍受不住,白玉兰终於出了声。虽是前戏之时,但林俊逸的动作仍是那么有诱惑力,加上现在他已不只用手指了,连舌头都出动了,在她潮滑软嫩的穴口处来回轻舐,还不时将舌头送入她的嫩穴当中,轻挑慢捻着,虽是刺激无比,却嫌不够深入,穴内那空虚感酥的让白玉兰差点无法自制。

    一方面是因为林俊逸的ròu棒还不够硬挺,怕还不是使用採补之术的时候,再来也因为被林俊逸逗的实在太过火了,白玉兰差点克制不住自己的行动,现在的她已完全褪去了侠女的外衣,将林俊逸ròu棒顶端那贲张的三角尖头纳入口中,靠着樱唇和巧舌爱怜不已,纤手则带着无比的浓情蜜意,在ròu棒棒身处上下搓动着,一心一意都在挑逗着他,比当时在山居和他日夜yín乐时还要放纵。

    此刻的白玉兰已被他弄的yù火如狂,再管不住自己了,被烧的逐渐昏沉的心中突地想到,若再这样下去,她迟早会被弄得情yù如焚,无法自主,要是她一个不小心,皓齿咬伤了那火热的ròu棒如何是好?

    “别……别弄那么火……唔……舒……舒服死了…………抵受不住……抵受不住的……若……若是咬伤了……可怎么办才好……”

    “美人口中死,做鬼也风流……”

    林俊逸闷闷的声音从她臀后传来,那声音就好像不是从耳朵,而是从穴里头传过来一样,光是说话间带起的微风轻拂,就让她穴里头一阵麻麻酥酥的了,“而且……而且我也想被……被像这样的美人给……给咬死呢……”

    “小坏蛋,一……一点都不正经……”

    声音又软又甜,白玉兰浑身都热了起来,现在的她几乎已经忘了治伤的重责大任,每一寸肌肤都暴露在情yù之火的燃烧之下,“再……再这样……就要……受不了了……”

    “够……够啦……你已经够湿啦……可以爽了……”

    只手剥开白玉兰紧翘的臀瓣,好让舌头能更亲蜜地怜爱着白玉兰水滑潺潺的嫩穴,动作虽然不大,声音也没有那么明显,但光只是舌尖搅动的声音,便如此甜蜜、如此美妙,好像能直接冲进心底似的,“你好多水喔……舔都舔不乾……唔……真甜……”

    听到林俊逸这样的调笑,白玉兰哎的一声轻嘶,只觉体内轰然一声,理智已经涓滴不剩,纯粹的yù火已完全佔领了她。

    白玉兰一看大男孩如此yín样,内心深处的yù火不禁又冒了起来,她主动的将身体贴入大男孩的怀里,抱着他的脖子,yín媚的说道,“少爷,我又想要了!”

    林俊逸一看xìng感保姆如此yín媚的浪态,胯下ròu棒不由的又暴胀起来,一手搂紧她细细的腰身,一手按在她的玉臀之上揉捏着,yín笑着对她说道,“好,你想要什么呀?”

    听了大男孩的话,白玉兰的粉脸更加羞红起来,明知道这是大男孩有意在戏弄自己,想要自己说出更加yíndàng的话来,不由的感觉到内心一阵说不出的刺激,“你坏死了,明知故问,”

    她娇羞的说完,便将双唇吻住大男孩的双唇,不再让他说出更加羞辱自己的话来。

    林俊逸抱着如此yín媚娇艳的成熟xìng感保姆,再也忍受不住她如此主动的献身,猛的将她的抱了起来,白玉兰羞涩的将双腿紧紧夹住大男孩的熊腰,只觉得大男孩那太过兽xìng的ròu棒正研磨着自己的下身蜜穴,她一向是个传统守旧的女人,只因为结婚这么多年来,接触的人多了,也知道了男女jiāo欢有很多种姿势。

    每次听那些好色男人说着黄色笑话的时候,她都会满脸羞红,也对女人用那些姿势去迎奉男人感到无比的羞耻,有时候她的丈夫也会跟她提要求,让她改一改姿势,都会被她骂以变态,但今天她不仅把樱桃小口的处子开发献给了林俊逸,竟然还以这种姿势与大男孩进行身体的紧密接触,这让她感觉到自己实在太yíndàng了,可是这一切都是这个花花公子造成的,是他让自己变得如此yíndàng。

    林俊逸兴奋的抱着成熟xìng感保姆走到沙发边,慢慢将她的身体压倒在长沙发之上,当他胯下的ròu棒再一次钻进xìng感保姆紧窄无比的蜜穴之内时,xìng感保姆又一次被那种剧烈的疼痛感占据了整个身心,但她紧咬着银牙,因为她知道这种痛苦只是暂时的,真正的快乐是在痛苦之后那种yù仙yù死的感觉,所以这一次她没有叫出来,只是强忍着疼痛,紧咬着银牙。

    从她秀挺的琼鼻深处发出长长的叹息声,秀眉也紧皱着,双眼也紧闭着,好象感觉到从死到生的感觉一般。大男孩一看xìng感保姆竟然没有叫帮出声来,而是一副坚强的模样,不由被她这种精神所感动,他知道要让身下的xìng感保姆尽快的进入快乐巅峰就必须采取快速进攻的打法,于是他也不怜香惜玉了,猛的用力将自己的ròu棒毫无保留的再次刺入xìng感保姆的娇嫩蜜穴之中。

    “嗯”的一声,xìng感保姆虽然强忍着那种剧痛,但大男孩那太过兽xìng的ròu棒对自己娇嫩蜜穴所带来的伤害还是让她忍不住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声,紧闭的双眼也禁不住疼痛的泪珠压眶而出。大男孩将胯下ròu棒刺入xìng感保姆的蜜穴深处之后,便开始了由轻到重,由慢到快的冲刺,一边吻着xìng感保姆脸上咸咸的泪珠,一边用色手揉捏着她胸前丰满坚挺的圣女峰,一边开始大力的冲刺,极尽享受着成熟xìng感保姆娇柔的身体带给自己的无边快感。

    xìng感保姆的双腿紧紧缠着大男孩的熊腰,一双玉手也紧紧的扒在大男孩的虎背之上,极力承受着大男孩带给自己快要疼死的感觉,她知道只有经历过这样的痛楚才会享受到真正的快乐,所以她从头到尾都没有哭出声来,虽然脸上的泪珠不断的流出,但还是咬牙坚持着,只希望大男孩带给自己的疼痛感觉快点过去,那令人快乐无边的感觉早一点到来。

    大男孩每一下的冲刺都能用ròu棒龙首叩击着xìng感保姆了娇嫩的蜜穴花心,每一次的顶撞都能感觉到xìng感保姆那蜜穴花心快速吸吮紧咬着自己ròu棒所带来的巨大快感,所以他的速度和力度也越来越大,几乎是要将xìng感保姆的下身蜜穴完全刺穿似的,让xìng感保姆在无边的痛苦之中挣扎着。

    随着大男孩越来越凶狠的冲刺,xìng感保姆也渐渐感到了那种舒爽的感觉,从她的樱桃小嘴之中开始不断发出那yín媚的呻吟声,“啊,好少爷,啊,好强呀,啊,啊,弄的,啊,好舒服,啊,啊!”

    听着xìng感保姆如此yín媚娇浪的呻吟声,令大男孩感觉到无比的自豪,他知道自己已经完全征服了身下美艳娇媚的fù人,不仅仅是对她身体的占有,还是对她心灵的占有,只要一想到象白玉兰这样柔美的成熟fù人能够完全被自己占有身心,他那种强烈的自豪感便充斥着全身,也更加凶狠更加兽xìng的冲刺起来。

    随着时间的流淌,整个房间里都弥漫着男女jiāo欢之时的yín糜气息,xìng感保姆那令人销魂的浪吟声在办公室里也越来越大,已经不知道自己攀上了多少次快乐巅峰的白玉兰,完全臣服在大男孩那份坚强和持久的冲刺之中,已经渐渐感觉到自己的身心都无力再承受大男孩的yín弄之时,不由的发出了求饶的呻吟声,“啊,少爷,啊,不行了,啊,啊,饶了吧!啊,啊!”

    林俊逸一听xìng感保姆开始求饶了,便从内心深处升起一股yín虐的快感,“好,我,我还没够呢!”

    说完又继续加大了冲刺的力度和速度,将成熟xìng感保姆顶撞得“啊,嗯,”

    的呻吟不断,感觉快要喘不过气来一样,“啊,少爷,啊,不行了,啊,又来了,啊,”

    xìng感保姆在浪吟声中,又一次从蜜穴花心最深处往外狂泄着无数的芳汁蜜液。大男孩也感觉到了xìng感保姆的花心深处又一次向外狂涌着如潮的蜜液,直浇灌着自己的ròu棒龙头无比的舒爽,他知道xìng感保姆又一次达到了高潮,心里也不禁为自己能够将如此成熟xìng感保姆yín弄得高潮不断,实在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一边狂吻着她气喘吁吁的樱桃小嘴,一边大力的揉捏把玩着她胸前丰满坚挺的圣女峰,充分享受着成熟xìng感保姆诱人的身体带给自己身心的刺激,兴奋的有些快要暴发了。

    已经无力再迎合大男孩yín弄的xìng感保姆白玉兰,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快被他yín弄的散了架,从下身蜜穴深处不断传来的阵阵快感,象似一波又一波的春潮不断的冲击着她的心灵,让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