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25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

    噗哧——又一股腥臭黏稠的精液shè入苍井空的嘴中,又是一阵满足的快感。苍井空张大嘴巴,把精液一滴不漏的接到自己的嘴里,她不敢咽下去,不是因为精液的味道,而是主人没有下令。林俊逸凑近看看苍井空的嘴里,rǔ白的精液充满了她的口腔。

    “不错,果然没有流出来。现在可以吞下去了!”

    听到命令,苍井空如释重负,把恶心的精液用力吞了下去。虽然味道不怎么好,所谓熟能生巧,多次吞精后,苍井空也不会感到太恶心了,一咬牙,精液也就进肚子了。原本腥臭的液体,对于苍井空来说,确实无上的美味。……

    “苍奴,口jiāo结束了,现在把你的衣服脱光吧!”

    苍井空,没有犹豫,按着先短裙、后上衣的次序,脱光了衣服,只剩下黑网眼丝袜,一件件折得好好的,放在沙发上,低头跪在林俊逸的面前。她的心象小鹿一般跳动着,今天的调教就要开始了吗?

    林俊逸取出塑料袋里的黑皮项圈,把它戴在苍井空白皙修长的脖子上,小心地在接口处把那把金黄色的小锁锁上,将小钥匙放在自己的上衣口袋里,然后把不锈钢链子另一头的绳套套在自己的左手腕上。整个过程,林俊逸都做得很慢,一丝不苟地,特别是将绳套套在自己手腕上的时候,苍井空似乎从他的脸上看出依稀的庄严来。

    林俊逸在给苍井空戴上狗项圈的时候,不由得想起一个SM小菜鸟的经历,有一次群里的老鬼群调,他很荣幸地被允许参加。被群调的女M中有一条漂亮xìng感的“母狗”戴着狗项圈,被老鬼牵着皮带,寸步不离地爬着跟在老鬼的后面。老鬼见小菜鸟看着“母狗”眼热,就把皮带jiāo到他的手里,让他来牵着这条xìng感小“母狗”这个时候有个男S带着他的女M过来给他们敬酒,不喝酒的小菜鸟丢了手里的皮带去端饮料。

    老鬼见他把皮带随意地丢在地上,当时就变了脸。整个晚上,再没有给过他好脸色。

    (读者兄弟,你们好,我是本书的作者,这本书是在翠微居小说网首发的,其他网站全都是盗版的,即使有VIP的也是。翠微居上发表的合集是最新最全的,请大家来翠微居阅读,以免被骗了钱!)过了很久以后,小菜鸟才明白,对于某些注重细节的男S来说,狗项圈上系着的链子或者皮带,意味着被狗项圈拴着的那条“母狗”的被支配权和所有权。把链子或者皮带jiāo给某人,也就象征着该“母狗”被支配权的一种临时转移。将链子或者皮带轻易地扔在地上,既可以被当作是将“母狗”放生,也可以当做是对这条“母狗”的不屑的表示,更可以当成对这条“母狗”原主人最大的不尊重。

    对这些男S而言,“母狗”项圈另一头的链子,不在主人的手上,就拴在别的什么物件上,非此即彼!

    通过这个故事林俊逸才明白,看起来荒唐无耻、堕落yín秽的SM,原来也有那么多的习俗和固有的内涵。

    把苍井空自然垂在身边的两只手拉起来,如同两腿直立的狗那样耷拉在胸口处,林俊逸拉了拉狗链子,提醒着苍井空注意,从此刻起,她就不是一个人了,现在她已经变成一条“母狗”林俊逸紧接着取出那根红色的口球,让苍井空张大小嘴,把红球塞进口中,将细带拉到脑后,调节好长度,扣紧。

    “好了,苍奴,现在给本主趴在地上,像狗一样爬几步给主人看看!”

    林俊逸命令着。

    牵着链子,林俊逸打量着两手着地,跪在地上、拖着双腿用膝盖在地毯上爬行的苍井空,不满意地摇了摇头。

    由于塞着口球,苍井空无法合上自己的嘴巴,她没有任何方法来阻止口腔里的唾液的分泌。越是这样,口中分泌的唾液就越多,就那么羞人地,沿着口球上的小口一丝丝地垂了下去。她想说些什么,却只能发出“唔唔唔”的声音,口球上晶亮的口水反而更多了。

    “母狗,爬过来。”

    林俊逸拉拽着手里的狗链。

    苍井空回想着以前在AV中看得视频,竭力扭动着屁股,模仿着视屏上那些被调教的“母狗”的姿势,爬了过去。林俊逸手握着狗尾巴手柄处的假yáng jù,把尾巴轻轻地在她光洁的背上拂动着,这一刻,苍井空觉得背上好痒,好痒。

    “啪”狗尾巴抽在她的背上,劲道不是很重,苍井空赤luǒluǒ的身体还是不由自主地抽动了一下。

    “啪啪啪”狗尾巴抽打得越来越快。苍井空感觉到了疼痛,眼泪不知不觉地流了下来,模糊了她的眼睛。可是,慢慢地,在上一次疼痛尚未结束、下一次疼痛即将到来的那短暂的瞬间,为什么她开始感到这辈子从来没有体会过的快感啊!

    苍井空想大声地叫出来,口中塞着的可恨的口球却使她无法发出完整的、足以表达自己yù望的音节,她摆动着脑袋,口球上的唾液像离心的雨点般抛洒出去,她“唔唔唔”地叫着……

    一股一股的热流涌现在苍井空的两腿间,她竭力地扭动着屁股,试图通过自己的扭动,使得“主人”手里的尾巴的落点,恰好能在自己热乎乎的两腿之间……

    天啊,迷迷糊糊中,她发现,自己居然希望“主人”抽打在她的两腿之间,她还是她吗?

    苍井空感觉自己要窒息了……

    就在这个时候,“主人”的鞭打停了下来。林俊逸的双腿出现在低着头的苍井空眼前。“主人”把手放到她的头上,从乌黑的头发,到白皙的脖子,沿着她美丽的曲线,像是把玩一件精美的艺术品一般,慢慢地摸到她翘翘的屁股上,苍井空的身体颤抖着。

    林俊逸的手逐渐加上劲,把小女人的身子扳得弯曲过来,屁股对着自己。在美丽的弧线中间,是杂乱毛发掩映下的一道裂缝,杂乱的毛发上早已经是莹光点点,沾满了黏黏的露珠。

    林俊逸举起手,毫不犹豫“啪”地一巴掌打在毛茸茸的ròu缝上。苍井空泛着汗光的身体猛的一抖,从塞着口球的小嘴的喉咙深处发出模糊而悠长的呜咽声。不等女人的呜咽划上休止符,林俊逸的手又落在ròu缝上,“啪啪啪”的声音不绝于耳,和女人“呜呜”的声音jiāo织在一起,奏响起yín靡的SMjiāo响曲。

    半晌,林俊逸停下拍打,他的手心已经被女人的分泌打得水湿。抓起早先被自己扔在地上的狗尾巴,林俊逸分开苍井空湿淋淋粘在她yīn部上的毛发,露出红红的yīn道口,粗暴地把狗尾巴手柄部分的假yáng jù连根chā进女人的xià tǐ。

    “小苍奴,把你的骚逼给主人我夹紧了!没有本主的同意,这根狗尾巴要是掉出来,本主给你好看!”

    林俊逸在苍井空耳边说道。

    夹紧了腿,女人猛的抬起了头,发出长长的母兽一样的声音!

    使劲扳直女人弯曲的身体,林俊逸翻身骑到女人的背上,两手伸到女人的胸前,一手抓着一个因跪姿而下坠得有如成熟的木瓜般的rǔ房,狠命地捏着、扭着……

    苍井空两手使劲地支在地毯上,和着两条大腿的支撑,纤腰微微上弓,才勉强支持起林俊逸的体重。“主人”的手抓得太紧了,使劲往上勒,她觉得自己慢慢呼吸不过气来,支撑的两手颤抖得厉害,随着喉咙里憋出“噢”的长音,终于再也支持不住,手脚一软,带着背上的“主人”泪流满面,一头趴到了地毯上!

    呜咽着的苍井空手脚大张,抽搐着趴在地毯上,被chā着尾巴的yīn道口,汨汨地流出粘稠的液体……

    林俊逸趴在她的旁边,耳朵靠在女人的头上,一边倾听她的呜咽,一边用右手温柔地在女人汗津津的背上轻轻拍打,从男S的角度感受着女M因SM带来的高潮和喜悦!……

    帝国酒店的豪华客房里。

    苍井空已经从SM带来的xìng爱高潮里回到现实世界,但还是趴在地毯上,羞愧地用两手抱着头。林俊逸盘腿坐在她的身旁,轻拍着她光洁的背部,舒缓着苍井空的情绪。

    似乎过了好久,苍井空才完全定下神来,用手撑着地,试图爬起身来。

    林俊逸站了起来,把手伸到小女人身体下面,一使劲,将她抱了起来,走进卫生间,放到了浴缸里。

    “小苍奴,好好地趴在这里不要动哦!”

    林俊逸在她耳边说到,说完以后,将一直套在左手腕上的狗链的绳套取下来,拴到淋浴喷头杆上,走出了卫生间。

    片刻之后,林俊逸回来了,手里拿着客房里的电热水壶和两袋酸nǎi。他“哗哗哗”地把热水壶装满冷水,拎着走了出去,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那根大号的针管和火箭头样的东西,这两件东西被他放到梳妆台上。转身再次走了出去。

    苍井空手搭在缸沿上跪在浴缸里,看着“主人”林俊逸进进出出忙个不停。在梳妆台的梳妆镜里,一个童颜巨rǔ的清纯少女,衔着口塞,戴着黑色的狗项圈,翘着的后臀上冒着一根尾巴,隐隐约约露出黑网眼丝袜下的半个大腿,被拴在淋浴器上。

    苍井空侧目望着镜中的女人,那条“母狗”就是自己吗?苍井空扭动着腰身,镜子里的“母狗”也做出相同的动作,后臀上冒着的尾巴摇晃着。好漂亮啊,苍井空有点痴了……

    林俊逸拎着那个电热水壶走了进来,手里的电热水壶“嗤嗤”地响着,显然是简单地加了一小会儿热。林俊逸拿过一个玻璃杯,打开酸nǎi盒,往杯子里面倒了大半杯酸nǎi,将电热水壶中的一些热水倒进玻璃杯,用手在玻璃杯外感受了一下温度,满意地点点头。

    又走到苍井空身边,捏弄了一阵她悬空的rǔ房,然后掰开女人的yīn部,将塞在yīn道里面的狗尾巴慢慢地拔了出来。小女人闭着眼,发出一阵呻吟。

    林俊逸拍打着苍井空的屁股,让她睁开眼来,把狗尾巴的假yáng jù头伸到到了苍井空的面前,狗尾巴青筋狰狞的假yáng jù上,粘满了白浆一般的东西。刚从高潮中退出来的小女人又红了脸。

    把狗尾巴放在一旁,林俊逸将所有的注意力放到了女人撅起的屁股上。

    在女人丰满圆润的屁股中间,因为xìng爱高潮的洗礼,毛茸茸的可爱ròu缝已经一片狼藉,浓密的毛发被女人的分泌浸透,乱七八糟地粘在ròu缝边上,刚拔出假jī bā的ròu缝还没来得及恢复紧密的原样,嘟着一张粉红的小口,显得是那样的yín靡。

    林俊逸的右手两根手指chā进了那张粉红的小口里,慢慢地来回抽chā着。镜子里的“母狗”眯上了眼,惬意地享受着来自yīn部的快乐。

    那两根手指象一只勤劳的蜜蜂,一头扎在女人的蜜穴中,忙碌地采收着女人浓稠的蜜汁。良久,劳累了的蜜蜂飞离了诱人的蜜穴,停留在紧紧关闭的菊花上……

    感觉“主人”湿漉漉的两根手指停留在自己的屁眼上,苍井空莫名地紧张起来,本来就夹得紧紧的褐色地菊门下意识地夹得更紧了。

    林俊逸用左手摸索着,解开口球的带子,将口球从苍井空的口中取下来。苍井空的小嘴终于得到解放,大张着,贪婪地用嘴巴大口呼吸着空气。

    “小苍奴,狗尾巴除了chā在骚逼母狗的骚逼里,还能chā在哪里啊?”

    林俊逸贴着苍井空的耳朵,轻声地问,两根湿漉漉的手指在女人的菊门上划着圈。

    苍井空艰难地扭动着脖子,躲避着林俊逸吹在耳朵上的热气:“还可以……可以chā在屁眼里……”

    小女人的声音比蚊子的“嗡嗡”声大不了多少。

    (读者兄弟,你们好,我是本书的作者,这本书是在翠微居小说网首发的,其他网站全都是盗版的,即使有VIP的也是。翠微居上发表的合集是最新最全的,请大家来翠微居阅读,以免被骗了钱!)她的脑海里,浮现起林俊逸发给她的一张SM图片:一个全身穿戴着全套黑色母狗行头的欧洲女人,回头望着镜头,在占整个画面超过三分之二版面的刻意突出的屁股中间,黑色地狗尾巴赫然chā在女人的肛门之中!

    苍井空不由自主打了个战,本就狼藉不堪的蜜穴里再次喷出黏黏的浓液来,溅湿了她大腿上的丝袜……

    “小苍奴的屁眼里可以chā尾巴了吗?”

    “主人”不依不饶地问道。

    苍井空整个身体都扭动起来:“主人,苍奴的那里从来没有被chā过,假jī bā太大……”

    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个字林俊逸已经听不清了。

    “那里,你说的是哪里啊?”

    由于本来就是湿漉漉的,林俊逸的手指隐隐往女人的菊门里钻去。

    苍井空屁股扭动的幅度更大了:“苍奴的屁眼太小,苍奴怕……”

    “本主就想办法把狗尾巴chā到你“那里”去啊!”

    林俊逸刻意强调了“那里”两个字。

    “嗯……”

    苍井空用鼻音回答着,羞涩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林俊逸回头从梳妆台上拿起那根没有针头的大号针管,伸到还微微冒着热气的玻璃杯里,把混合了热水的白色酸nǎi吸了满满一管,然后掰开苍井空的屁股,小心翼翼的把针管细小的管口chā进她紧紧闭着的菊门里,轻轻推动推杆,满满一针管的白色rǔ液缓缓注入小女人的后门之中……

    苍井空从镜子里将整个过程看得清清楚楚。感受着微微超过体温的液体慢慢进入自己的体内,小腹逐渐有了怪异的鼓胀之意,苍井空的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

    林俊逸抽出针管,苍井空不由自主用力收缩着括约肌,好像是担心从肛门里喷出些什么来。还好,紧缩的括约肌起到了作用,可怕的事情没有发生。

    林俊逸再一次从玻璃杯里抽起一管白色rǔ液,chā到女人的菊门之中。同样的过程延续着……

    五管,足足五管白色rǔ液被推进苍井空的菊门,小女人的小腹明显的有了一些突起。林俊逸抽出针管,放到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