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06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没有得到宣泄。只见他仰起头,粗壮得发起了更猛烈的进攻。尽情,以最大的行程,抽出来,抽出来,连续十几个回合,又缩短了行程,急速,只见他那肥大的沟里的条形肌ròu,不停地抽动着,好像一头发情的雄驴,在张敏的花瓣快速挺进。

    经过强烈刺激的张敏的嫩脸蛋上,横七竖八的唾液,舔浸的一片一片,张敏感到面颊燥热,火辣辣的感觉还没有下去。花瓣里又掀起了急风暴雨,闪电雷鸣。

    美fù神圣的花瓣正在承受着强力的冲刺,的速度在不断地加快,的在不断的探入,她只觉得林俊逸的大像一根火柱,在自己的里熊熊地燃烧着,烧得娇脸春潮起,烧得她娇躯惊涛掀。

    张敏不停的抽搐着:“好俊逸你太会干了姐姐了啊快快被你干穿了用力好大的我爱你好美亲亲小乖乖用力啊”

    张敏的声四起,既娇艳且妩媚,也顾不得丈夫向华强还没有走远,似乎她全身燃烧起的火焰越来越强烈,越来越深入,越来越普及,燃烧着腹部,贯串着全身。

    也不知这样疯狂喘叫、尽情迎合了多久,张敏只觉整个人都已化成了一滩水,任由林俊逸骤急骤缓的动作,摆佈的波浪飘摇,此刻的林俊逸再不起落了,他深深抵进了张敏的幽谷当中,紧紧啜住她娇嫩异常的所在。

    那处乃是张敏的,最是深藏的要害所在,林俊逸虽然粗长,每次都似犁庭扫般遍袭她的幽谷,但若非今ㄖ玩的特别浪dàng颠狂,爽的浑身娇颤,每寸香肌几乎都被的热力所烧熔,那处也不会这么轻易就暴露出来,落入林俊逸掌控之中。

    张敏那dàng漾,飞霞喷彩的娇容更加妩媚,动人,两片红唇上下打颤,时而露出排贝似的白牙,嘶嘶吐气,黑油油的长发,在丰腴的脊背、圆软的肩头上铺散。林俊逸又用双手抱起张敏修长的大腿,把张敏的小腿架在了他的肩上。林俊逸身体前伏四十二度,力量集中在下半身的腰上,又开始了猛抽,一下仳一下深,一下仳一下狠,每一下都到花瓣深处的

    “唔喔嗯爽啊”

    美丽端庄的张敏娇喘嘘嘘,春潮澎湃。涓涓溪水般的蜜汁,迎着,向上奔涌,冲击着张敏的花瓣内壁。

    张敏全身的血液沸腾起来,紧咬嘴唇,现露出一种又胆怯、又舒畅的姿容:“冤家,我受受不了了哎呀舒服别给我唆慢点行吗哎哟好爽喔”

    随眷不断地深入,随着的不断变速,随着张敏内心不同感受,不由自主地呻吟着:“喔唷哎呀哟”

    林俊逸已经大汗淋漓,他拿出了最后的力气,直朝花瓣的幽境,张敏的花瓣一阵阵收缩,林俊逸的一阵阵凸涨,花瓣紧包,狠涨着花瓣,纹风不透,丝毫不离,一种强烈的刺激,同时袭击着张敏和林俊逸。

    “哎呀冤家你快把人家chā了我我不行了”

    张敏开始求饶,林俊逸越chā越起劲,张敏又一次了。

    “啊人家要又”

    那乐犹如决堤洪流,将她整个人淹没,偏偏那种快乐真是美妙无仳,张敏也不知是初次尝试呻艳吟,一时间想不到语句形容,还是这种欢快,确是无法以语言描述於万一,她只能在婉转呻吟当中,轻吟出“又”这么一句话,再没他言可说。

    耳边好像听到了林俊逸满足的呻吟声,夹杂着一句像是“我也是”的话儿,偏偏张敏再感觉不到自己了,被快乐冲击到麻痺的她,只觉自己好像灵魂已出了窍般,整个人都飘飘然,竟连林俊逸什么时候甘霖遍洒、yù念满足都不知道,更不知自己是何时被如潮快感沖至晕厥的

    张敏在手舞足蹈,狂呼乱叫的中一连泄了三次。林俊逸看着张敏时的娇美表情,再也控制不住自已的激情,像火山bào发般地喷到张敏神圣美妙的里。

    林俊逸叠头依旧顶着张敏那娇嫩的,张敏的花瓣紧紧挟着林俊逸的粗大,大在温暖、多水的花瓣内浸泡着,滋润着,林俊逸尽情享受着张敏成熟美丽的玉体的温馨。

    后的张敏,只见她:双rǔ高耸,椒尖怒突,蜂腰轻扭,雪腿慢摇。此时的张敏全身luǒ露,一丝不挂,白皙的皮肤显得分外柔嫩,在月光的照下,熠熠生辉,凹凸分明,不断地散发着chéng rén的芳香,使人魂不守舍,魂飞魄散。

    此时此刻,张敏仰着dàng漾而飞霞喷彩的悄脸,抬起了杏眼,发出了水波dàng漾,摄心勾魄的光来,鼻翼小巧玲拢,微微翕动着,两片饱满殷红的嘴唇,像熟透的荔枝,使人想去咬上一口,小嘴微张,两排洁白的小牙,酷似海边的玉贝,两枚圆润的酒窝似小小的水潭,dàng游着迷人的秋波,淡淡的脂粉芳香丝丝缕缕。她整个丰腴圆润的身躯,散发着无尽的成熟美fù魅力,丰满、光泽、弹xìng十足。

    “你好坏冤家干嘛又趁火打劫欺负人家呀!”

    此时张敏已经有些恢复了神智,羞赧妩媚地娇嗔道,尽管她心中的yù火还未消退,但已知道自己和林俊逸做了什么。更使她羞愧的是自己竟在林俊逸那蛮劲十足的下几次达到了。这时林俊逸的大嘴又向她吻来。

    张敏正要抗拒,那知林俊逸一改之前狂野的作风,把舌头伸到柔软的耳垂下,就像哄婴儿一样的轻轻抚摸张敏的后背,悄悄看张敏的表情时,她微微皱起眉头,仰起头露出洁白的喉咙,林俊逸的舌头从耳垂到颈,然后到脸上慢慢的舔过去,同时很小心的将手伸到隆起的诱人双峰上,张敏的身体抽搐一下,但还是那样没有动,圆圆的已经进入手掌里,胸部也不停的起伏。林俊逸下面的更是不停的磨转,双手手指紧捏住张敏的蓓蕾,在那不紧不慢的玩弄着。

    “冤家,你真是太色了,人家都泄过几次身了,还不放过人家?”

    张敏娇喘吁吁地嘤咛呢喃道。

    “敏姐,一看到你,一摸上你,我就受不了,就忍不住啊!敏姐,我看向华强好久也没有疼爱浇灌你了,今晚我好好疼爱滋润你几回吧!”

    说到做到,林俊逸心里才想到这一点,才刚想到要好好放松一下,尽情何搞,张敏已差点忍不住要出声呻吟,林俊逸那大手轻轻巧巧地滑到了自己汗犹未干的腰间,小指头轻轻地刮搔起来,还不止此,那虎口处已忍不住轻夹起了伏身草地上张敏那被挤在被褥间的,挑逗地摩挲起来。

    张敏丰腴圆润的胴体经过了林俊逸的开发愈发敏感,尤其才被弄得神魂颠倒,体内那麻酥酥的快感未袪,犹带汗湿的又给林俊逸这般挑弄,摆明着他虽是发泄已毕,却是色心不止,又要在自己身上狠来一番,一思及此张敏的身子竟又似热了起来,教她怎忍得住?若非她正伏在草地上,还能轻拉衣衫掩着嘴儿,怕甜入人心的呻吟声已是难藏。

    突地,张敏只觉腰间一阵麻酥酥的快感传来,林俊逸的手指已触着了她敏感至极的位,一丝直抵心窝的热力像针般在她的魂上微微一刺,又带点疼又带点麻,酥的张敏娇躯一颤、纤腰一弓,林俊逸的手已如丝响应,滑入了张敏身下,五指成抓,整个箍住张敏娇挺的,把玩起来,食中二指正夹着峰顶的蓓蕾,未退之下,那处仍带着肿,给这一夹登时酥透了张敏周身。

    虽说在刚刚那醉人的下找回了理智,但经林俊逸的挑逗爱抚,那股酥酸麻痒的搔痒感再度悄然爬上张敏心头,虽然极力的抵抗,还是起不了多少作用,在林俊逸的逗弄下,只见张敏粉脸上再度浮上一层红云,鼻息也渐渐浓浊,喉咙阵阵搔痒,一股想哼叫的涌上心头,虽然张敏紧咬牙关,极力抗拒,可是任谁都看得出来,她再也忍不了多久了,何况刚才时自己已疯狂地呻吟过。

    看着张敏强忍的模样,林俊逸将张敏后娇弱无力的身体翻转过来,让张敏趴在地上翘起雪bái fěn嫩地,将缓缓从张敏花瓣内退出,直到玉门关口,在张敏那颗晶莹的粉红色豆蔻上不停的磨擦,那股强烈的难耐趐麻感,刺激得张敏浑身急抖,可是由深处,却传来一股令人难耐的空虚感,不由得张敏一阵心慌意乱,在林俊逸的刺激下,尽管脑中极力的阻止,可是娇嫩的却丝毫不受控制,本能的随着林俊逸的挑逗款的摆动起来,似乎在迫切的期望着林俊逸的大能快点进到体内。

    “哎呀你的那个东西又硬起来了哪!冤家你实在是太强悍了”

    看着张敏脸红耳赤,汗光之中滋润得犹似发着光的娇躯上头,雪白的肌肤正慢慢涌出难耐的酡红丽色,显然这假正经的美fù体内yù火已旺,因着云雨之后娇躯犹然乏力,那种yù火已炽、偏又无力动弹的媚样儿,令林俊逸登时yù火狂昇,他爬上了张敏俯卧的娇躯,缓慢轻柔地压了上去,原本贴在张敏背心的手,不知何时已溜到了张敏腹上,勾得她愈发心跳加速,尤其他的声音亲蜜地在耳边响起,热气直烫着她耳珠,还不时轻舔几下,真是难挨。

    一方面在林俊逸老於此道的魔手之下,身子里的累彷彿都被挑了起来,张敏兀自浑身乏力,再说林俊逸的声音又不住在耳边轻响,整个人也压的张敏动弹不得,此刻的她只能紧咬着被角,忍着体内那股燎原烈火不住冲撞,搔的她心痒痒的,至於林俊逸在耳边传来既亲暱又无礼,时而带着些许邪的语音,张敏也只有照单全收的份儿,谁教林俊逸的手正抓得张敏酥胸酸麻透顶呢!

    这样肌肤相亲之下,两人之间再没任何隔阂,林俊逸只觉指间传来的感觉,张敏上头的蓓蕾逐渐充血肿胀,连都像是不堪抓捏磨擦,发热般圆鼓起来,虽说这姿势看不到张敏表情,却也可想见这含羞美fù那既情热难挨,又不愿也不敢出言要求的娇羞样儿,不由得心痒难搔,愈发硬挺高昂,忍不住在张敏耳边又加轻语,贴着她娇躯的魔手更是轻薄不止,“不只我的硬起来了,你的不也是胀了喔还是敏姐你才刚爽过,一下子又想要了?”

    真不想听到林俊逸那既得意又火热,彷彿已将她控制的服服贴贴的声音,但体内yù火又已高烧,加上林俊逸冲动之下,愈发骄昂,正贴在张敏股间,还带点湿湿的、刚从张敏身上发泄过的汁液,灼的她媚眼发昏,竟情不自禁地玉腿微分,既想抗拒他的紧贴,又想要得到被他突破关防,直捣禁区后的欢愉,谷口处早已是水滑潺潺,在这亲蜜摩挲下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哎还不只胀了,连下面都湿了呢!”

    林俊逸一边在张敏身上不住揩油,大手玩完了张敏后又换到另一边去,享受她的饱胀暖热,另一只手更从张敏上缓缓滑下,往那禁地处游去,一面滑动一面轻刮浅挑,在张敏敏感的肌肤上头不住游移。

    在张敏忍不住催动下的纤腰轻挺,无言地撤开防备,好方便林俊逸的大手活动之间,他的手终於滑入了张敏的幽谷当中,不住轻巧勾弄着,那滋味如此秽又舒畅,若非嘴儿仍堵紧着,怕张敏真忍不住要破戒高呼出声呢!

    “嗯美fù又紧又易湿,这么易动情,当真是生xìngdàng的绝代尤物,教人爱不释手哪!”

    一边把玩着张敏的娇躯,不只上下其手,连嘴都贪婪地在张敏颈边辣吻重重,林俊逸一边啧啧连声地讚叹着,只说得张敏羞意更增,真想封了耳朵,隔掉这令人难堪的语;偏生随着林俊逸声音入耳,张敏的yù火彷若回应着林俊逸的话一般,又复高燃起来,烧得她忍不住又想听下去。

    把玩了一会,看张敏娇躯已热的像火燎一般,肌肤酡红媚人,不知不觉间甚至已轻抬娇躯、纤腰款摆,好给予林俊逸正无所不至刺激她敏感处所的魔手以更多方便,只那樱唇还紧咬着被角,既想要又不敢讲,反更衬得丰腴胴体的媚诱人。其实林俊逸也想多加把劲,弄得张敏再忍耐不住,若能搞得这美fù像夜总会里小姐一般呻艳吟、春婉娇啼不休,快感必是倍增;但张敏这微带含蓄的媚态,确实威力十足,光贴上她的臀腿,就刺激得像要般,林俊逸不得不先行下手。

    “向夫人,想要我再次要你了吗?”

    第550章张敏归心3

    林俊逸一边喘息着,一边在张敏耳边不住轻声细语,林俊逸只觉自己心跳得好快,活像是再忍耐不住了般,这美fù的胴体当真有如此魔力,令人魂牵梦萦、不肯或忘,“向夫人,不用你说话,只要点个头就好,小弟就搞你个天翻地覆,保证好姐姐你心满意足,如何?”

    张敏一边咬着牙,强忍着那扭腰挺臀以迎的本能渴望,一边听着耳边林俊逸那秽的声音,浑身发烫的张敏只觉胸中一股冲动再难遏抑,也不知是体内“藏香”的余威,还是刚才余韵的影响,听着林俊逸的语音引诱,竟有一种抛却羞恥、迎合他蹂躏的冲动,若非嘴里还咬着衣角,怕情热难挨的张敏真要出口同意了呢?但就在她强抑着开口要求的同时,张敏又羞又恼地发现,不知何时自己的头已点了下去,纤腰还不由自主地挺了挺,好更妥贴地熨上林俊逸那紧贴她玉臀的。龙腾小说网提供

    “唔好的向夫人看小弟的厉害”

    一手抓着张敏的,一手轻托着张敏的纤腰,林俊逸虎腰一挺,张敏的娇躯已不由自主地被他带动,变成了四肢伏地,脸儿伏在铺在草地的衣衫上,只玉臀骄傲地挺起,将那泉水不住喷涌的幽谷全盘献上,随即一股火辣辣的充实快感,便已冲了进来。

    尽管早已被体内的yù火刺激得几近疯狂,但是张敏却仍是双唇紧闭,死命的紧守着一丝残存的理智,不愿叫出声来。

    林俊逸猛一伸腰,有如般疾冲而入,那股强烈的冲击感,有如直达五脏六腑般,撞得张敏不由自主的“啊”

    的一声长叫,顿时羞得她满脸酡红,可是另一种充实满足感也同时涌上,更令她慌乱不已。

    林俊逸暂时停止了动作,紧闭双目,伏在张敏的背上,静静的享受着的美感,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