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65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慢走了起来。

    本来还只心慌意乱於时的美妙感觉,白凝冰双手环搂着他颈项,一双玉腿盘夹着他的腰,让幽谷全盘奉献在的品嚐之下,那刺激已令她不住轻哼娇吟,没想到林俊逸才一举步,白凝冰便感觉到了这一步行的威力:随着他步子迈出,似是愈探愈深,随他一步一下深挺,重重地顶在上头!

    尤其他的手只是轻托着白凝冰的,让她在自己每一步跨出时,娇躯都随着走动的节奏在他怀中弹跳,一步一刺激、一步一深刻,每寸空虚都被他深刻地填满,敏感的滋味一波波洗刷着白凝冰的身心,令她情怀dàng漾,藕臂搂得他愈发紧了;美峰在他胸前不住厮磨,却稍稍挪开,好让他举步中更好深入幽谷之内,叩得她yù泄yù茫,醉人的美妙真是言语难以形容。

    被他这般且且走,白凝冰只觉眼前迷茫,除了他以外什么都看不到,矫躯除了他的触碰外什么都摸不到,每寸肌肤都被那火热熬得毛孔大开,拚命地吸着他身上充满的男人味道,高挺的酥胸只在他胸前美满饱胀的旋磨,一对蓓蕾早已高高地挺了出来,涨得像要绽开来一般。

    尤其是幽谷里的滋味更是难言,白凝冰这才知道什么叫做彻底迷醉的感觉,只觉的滋味在体内不住盘旋积蓄,期待着bào发时的绝顶美妙,芳心里再不管这地方、这体位适不适合了,她只想被他这么且且行、边走边干,让她迷醉之中身心都被送上仙境,美到再也不愿意醒过来。

    他刺得深刻,一步一挺刺之间,白凝冰只觉魂飞天外。他每一步走动,都似在她幽谷处狠狠地深chā一下,仿佛窄紧的幽谷都被他占得满满的,一丝空隙也没留下。

    她知道这回自己丢的很厉害,却仍不由自主地在他怀中顶挺旋摇,满腔yù化成了一波波的汁液,随着他的走动倾泄而出,往往前面一波还没泄完,后面一波又涌了上来,后来甚至每走一步都令她一次,那舒爽滋味真是难以言喻。

    她轻咬着纤指,美目半启半闭,鼻中咿唔出声,肌肤润艳生光。这种被他深切占有,被他深切需要的感觉真是太棒了,以往的难受茫然似都chā了翅膀飞掉,她渴求地在他怀中轻扭,这持续的步行,令她快意横生,只希望房间愈来愈大,愈来愈走不完。

    步行之间被她夹得好生畅快,尤其当她在怀中扭摇呻吟、状似不堪的模样,更令林俊逸心大悦,他索xìng绕着洞里走了起来。

    每步跨出便一下顶戳,直透那娇嫩的处,双手更不住小力抛送着白凝冰轻盈的luǒ躯,配合步履的节奏,奷得白凝冰不住唔嗯喘叫,到后头虽咬着指头放轻了声音,可眉目之间又是一番强忍着却不能抑制春心大动的风情,整个人亲密地贴在自己身上,对自己的渴望再也无法忍耐。

    尤其步行顶挺之间,没有把幽谷时时胀满,那的流泄一开始只是涓滴,愈到后来随着白凝冰的欢悦愈发流得急了,腿脚处尽是白凝冰泄出的汁液。那湿滑润腻的感觉,虽令他步行间愈来愈不方便,可光是感觉便如此销魂。

    林俊逸实在止不住步子。他一边小心翼翼地走着,感觉被甜蜜又活力十足地紧夹啜吸,竟不因她的而有丝毫止歇,美的他几次都想,强挺着才能忍住一泄如注的冲动。

    一边探首在白凝冰耳边,吻着她的香汗,嗅着激情中溢出的体香,轻声地告诉这美女她的身体是多么诱人、多么可爱,多么令他爱不释手,愈奷愈是快活。

    本已难耐厮磨的感觉,的满足还是其次,最重要的是自己被拥抱、被需要的嗜yù被他满足,心下的火热才是最令白凝冰销魂的主因;现在被他耳鬓厮磨间悄语连连,入耳处都是令她心痒难搔的渴望,白凝冰爽得觉得也开了、魂也飞了,整个人恍惚间似是正在海涛当中被抛送着,一浮一沉间再难定住自己。

    她欢悦地喘息着,搂着他再也不愿分开,只觉幽谷当中火辣舒畅,每一波袭击都令她发热发软,在体内般的快意无穷无尽,再也不肯止息。

    泄得浑身舒畅,仿佛每个毛孔都在欢唱着无止无尽的快乐,白凝冰不知道自己泄了几回、不知道自己丢成了什么样子,当赤luǒ的粉背终於贴到了柔软的床褥时,她满足地娇吟出声,如丝媚眼只见林俊逸笑意盈盈,身上满是汗水,与自己的肌肤正自水融,面上神情虽是满足又带着征服的畅快,却也微见疲意,低喘声中却仍透着男人强烈的。

    她知道自己身子虽是轻盈,但要抱着自己在房中走来走去,还且走且,对男人而言双重的消耗绝不轻松;林俊逸虽是强壮,可一直走下来恐怕也吃不消吧!

    她娇媚地贴上嫩颊,感受着他的汗水,“干爹冰儿冰儿好快乐喔啊”

    虽说这么走下来难免疲累,但看白凝冰美目如丝、媚态横生,嗅她娇喘之间喷吐芝兰香氛。听她透着勾魂媚意的呻吟中不住透出渴望的需求,身体更是尽情感受着暖玉温香,再加上腿脚间满是她甜美蜜滑的流泄,林俊逸被刺激的yù火更炽,只觉被幽谷夹啜得酥透骨髓。

    她虽是娇语呻吟,美得彷佛随时都要断气,全然是一副娇弱、不堪宠幸的模样,收缩之间却透着结实火辣的需求,显是打从心底想要自己出精来,已将一身香汗的白凝冰压在床上的林俊逸自不会放过,他压紧了身下的佳人,高高提起、重重放下,一下又一下的起来。

    这一段走来白凝冰已是连泄数回,舒服得眉花眼笑、眼前一片晕茫,只觉自己身在云端,又被他这般强攻掹打,虽是微痛难免,快乐却更是强烈。她喘息着,四肢水蛇一般缠绕着他的身体,勉力旋腰挺臀,好让那强烈的刺激一次次地打在最敏感的部位,求饶一般将最脆弱的要害送上敌手。

    处被这般强烈的冲击下来,白凝冰只觉浑身火热。他一下接着一下的强力,就好像钻木取火般,从她体内最深处把火熊熊烧起,令她每寸肌肤都在烈火中吟唱着焚尽的快乐;连番的早已将她的身心送上仙境,此刻那美妙无仳的最后一击,更将白凝冰送上了三十三重天外,美得她娇躯剧颤,口中连呼弟弟不已,终於在那无边的畅快当中泄了最深刻最强烈的一波。

    数百下,林俊逸只感受到已经要溢出来了,连忙抽搐,“啵”了一声,里面大量的水华流了出来,还有一丝。

    的对准白凝冰的红唇chā了进去,“啊,了!”

    当林俊逸边便告诫白凝冰别吞下,让她含着自己的喂媽喝下去,媽就能好了。

    对于林俊逸的话,她半信半疑,将rǔ白色的温热的小心地含在嘴里,只是脚软软的,没走动一步就感觉上疼痛刺骨,钻心而来。

    好不容易来到媽身边,嘴唇吻了下去,将rǔ白色的缓缓的从她的嘴延一点一滴的滴落在媽的小嘴里,帮她吞咽下去。

    当白凝冰好不容易把rǔ白色都喂媽喝下的时候却瘫软倒地,幸好林俊逸在她身后搀扶着她,不然她那粉嫩的冰肌玉肤就要磕破劳损了。

    “嗯,我媽媽要什么时候才会醒过来?”

    白凝冰望着自己有些莫名的担忧。

    “这yào还要发挥yào效,即便是神农在世也不敢担保病人能够一时三刻就会苏醒过来,何况你媽媽收了这么严重的伤呢。”

    林俊逸有些色迷迷的盯着许君茹那傲然挺起的椒rǔ心不在焉地解释道着:“何况等下我要和你媽媽一起那个才能让yào效发挥出来。”

    白凝冰内心很乱,自己已经对不起媽媽了,现在他还想让自己母女两人共侍一夫,虽然对方信誓旦旦说要拯救自己媽媽,可是她却不知所措。

    白凝冰随后一想,自己只要媽媽活着,就算如此又如何。

    白凝冰咬着牙:“好吧。”

    林俊逸略带欣赏的目光看了看眼前的白凝冰,道:“等下假如你媽媽反抗,你要帮我抱住她喔!”

    白凝冰略点了点头。

    林俊逸并不是没有能力制服许君茹,而是他更希望母女一起服侍他的感觉更加诱惑。

    林俊逸来到许君茹身前,凝视那绝美的xìng感娇躯,凹凸有致的xìng感娇躯此刻躺在他面前,眼眸之中只看见那熊熊的烈火,许君茹倒映在他眸子中,仿佛置身在火海,被yù火折磨。

    林俊逸双手抚摸着那美丽的酮体,软软的椒rǔ让他一时不能自拔。林俊逸小心翼翼的为许君茹宽衣解带,把那一件件睡衣剥离开来。

    肌肤塞雪,滑腻如水。

    林俊逸触碰到肌肤的时候突然感觉到白凝冰异样的眼神凝视着自己,良久白凝冰才说道:“干爹,我我帮你。”

    白凝冰的话似乎在林俊逸意料之外,他并没有表现出惊讶异常的神色,反而微微一笑,道:“还不来帮忙,把你媽媽的手捉住,小心她挣扎。”

    白凝冰回以一甜甜的微笑,但是那微笑略带苦涩。

    当许君茹赤身棵体的娇躯呈现在林俊逸面前的时候,林俊逸顿时热血沸腾,血脉喷张起来,椒rǔ仳白凝冰的要大上一点,蓓蕾也深色些,却没有那么粉红,反而粉粉的依然好看。喘息着看眼前许君茹雪白的酥胸傲然挺立,丰硕高耸的一对椒rǔ凌空矗起似两座浑圆坚挺的白玉山峰,在jiāo会处夹出了一道深深的。椒rǔ上那两粒红润的樱桃象两颗小巧的相思豆点缀其间,也不知是原已春心dàng漾,还是两人的手段催发下,那一圈诱人心动,淡粉红色的中间,蓓蕾已不自觉地肿挺翘立,像是已被体内的热情烧化,由粉嫩色泽烧成了难收的艳丽,乍看更似一对夺目的红宝石。

    顺延令人瞩目店蜒而下,穿过平坦盈润的和不堪一握的纤腰,一双修长均匀的玉腿夹得那般无力,像是一用力便会左右分开,透明的亵裤掩盖不住那一丛油然的银亮。细密的芳草斜斜紧密地贴在肌肤上,在透明的亵裤下清晰可见,没有丝毫的杂乱,加上上头已有似有若无的分泌物,分外显得银光油亮,而芳草萋萋之下正是那成熟的胴体最神秘的三寸地带。

    许君茹的十分黝黑,紧紧合拢在一起,只是有些许外翻了起来,流出丝丝液。

    林俊逸把摩擦那股液,也不明白为何,难道她在偷听?还是自己和白凝冰干的如此激烈就连昏迷的她也耳听到这场春叫浪语?

    林俊逸狂吼了一声,伏身上去,先是在许君茹雪白丰满的上来回狂野地抚摸揉捏一阵,掌心顶着那两颗硬硬的樱桃旋转搓动,另外一只色手向她的玉腿之间探去,扯下那近乎透明的亵裤,挺身对准许君茹那湿漉漉的幽谷杀入进去。

    林俊逸慢慢的把那里,里面已经满满春水,外面只是泄露出去的一点罢了,里面如汪洋大海,却异常狭隘。软ròu包裹着林俊逸的,轻微自然的蠕动,仿佛对于林俊逸这外客进入的欢迎。

    林俊逸半根却已经chā到底了,寸步难行,周围的蠕动愈来愈大,只见她眉头轻皱,嘴角哼出“哼唔”的声音,眼睫毛微微颤抖起来。

    她双眼睁开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全身赤luǒ,而自己身前是却已少年在chā着自己的,让她疼得哼出了一声“嗯”却发现自己双手被自己女儿束缚起来,不禁脸色有些惨白,只是被林俊逸一chā,痛的眼泪都快出来了,脸色稍微红晕了起来。

    “你干什么,快拔出去,痛啊别进来”

    她开始摇晃臀部,双腿弯曲,想要把林俊逸踢出去。

    林俊逸捏住她的脚踝,扛在自己的肩上,让她有气无力,摇摆臀部希望阻止对方,可是她越摆林俊逸就越进入的快,快感也增多。

    “冰儿,你你快放手嗯啊好痛你怎么可以与俊逸一起合伙欺负媽媽啊”她紧紧的抽着藕臂,但却被白凝冰紧紧的抱住,丝毫动弹不得,难移半分。

    “嗯啊好痛啊拔出去冰儿,媽媽求求你了啊”她咬着牙呻吟着,又麻又痒的滋味让她感觉内心矛盾之极。白凝冰默默流着泪,滚滚泪珠嘀嗒在地,强忍哭声,道:“媽媽,冰儿是为了救你,很快就好了。”

    林俊逸已经到达了里,轻微的抽搐带动滚滚的蠕动,让他不禁快速起来,也不管身下佳人的痛苦。

    越来越快,她“哼哼”的呻吟,只是身下却流水甚多,地面都湿润了起来。

    被剧烈的抽动,一出一进,被掀开,鲜红的樱唇沾满,泛着水光。

    许君茹紧紧地抱着林俊逸强壮的身躯好一阵子后,她才从晕眩中略微回转神来一些,她感到自己的被一根炽热坚硬的东西顶得直跳,在他的大力撞击之下,简直要就此泄了出来!

    渐渐的,许君茹就觉得后面的坚硬物体开始变得越来越硬,越来越胀大,同时给她带来的强烈刺激也越来越激昂。这些异样得快感也让她开始不由自主地更加抽搐着自己臀沟的肌ròu,就好象一个逐渐收缩的橡皮圈一样愈发紧缩的包裹着林俊逸的。

    林俊逸也明显的感觉到了许君茹的这种变化。他就觉得自己的开始越来越难以在臀沟里进退自如了,不过这种紧缩的包裹也让他的快感得以几倍的放大。他的眉头锁的更紧,嘴巴也张的更大,连喘息声都开始时断时续起来。

    第496章

    猛然间,一种强烈的意从处一直冲到头顶,这种巨大的震撼感让他的全身都开始发出一阵抽搐的痉挛。他从没有预料到仅仅是在臀沟部位的摩擦就能给他带来这么大的冲击,这种即将的快感也促使他的动作开始慢慢的快了起来。他开始有些放肆的把自己的整个上半身也贴住许君茹的后背,前挺的动作也越来越剧烈起来。

    “好舒服”

    许君茹紧咬着嘴唇,本来就很小的樱桃小口更是抿成一团。随着林俊逸一次次大力的,从她喉咙深处也发出一阵阵消魂的呻吟。这些明显有些压抑的呻吟声仳平时显得更诱人,林俊逸努力的把chā的更深,她也配合的把双腿竭力分的更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