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0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拉着王祖贤最后一丝遮羞物,并没费太大的功夫,早已经软瘫无力的清纯少女,很快就变成一只完全赤luǒ的白羊。

    王祖贤女儿家最神秘的秘密花园展现在大色狼林俊逸眼前,整个白嫩光洁毫无皱褶,饱满而ròu感的隆起着,上方ròu色粉嫩间倒三角型的一块淡黑色草地,仿佛肥力缺乏般稀疏着柔丝缕缕,明显未经人事的地从未被耕耘过,除了隐约的一抹嫩红,饱满紧密的闭合着严守门户。

    林俊逸油然升起一种急于探幽访密的心思,尤其是那一抹嫩红的蛊惑着,大手抚上王祖贤雪白玉腿的根部,两手稍微用力分将开来。

    也顾不得一向以来的习惯,低头扑上去,犹如热天的大狗般吐出舌头,舔向小间那稚嫩。以往很多男人出于大男子尊严和略带封建习俗的认为那是脏处,而林俊逸之所以招女人喜欢就在于他的这番动作许多他爱的女人都曾经享受过,在如此妙物前不由更升起一种想品尝的冲动。

    林俊逸先珍惜的用那粗糙的舌头,在小香丘上细细拨弄几下,随后又用手指分开紧闭的两片肥嫩,这才能顺利的到达粉红的间,舌头在女儿家敏感的间里肆意来回舔食,翻弄着依然被裹着的小珍珠花蒂,淡淡的、微咸的、异香的味觉遍布舌尖的味蕾,他禁不住感叹着果然是极品,不枉此次破处王祖贤之夜。

    在如此靡的刺激下,王祖贤梦中又是敏感阵阵,被电击似地身子细微颤栗着,嘴里娇声呻吟着“咿呀”之音,双腿不由的开始加紧。

    此时怀春清纯少女的春梦里又是另一番景象,原本温柔的王子变的粗鲁放肆着,触及到了女儿家的底线,王祖贤在梦中羞怯的呼号着:“不要别我们还没结婚呢啊”

    被梦境吓坏了的她开始努力的扭动着,企图挣开死沉的眼睑,终于连梦中都矜持羞怯的清纯少女奋力的眨动眼睛,竭力掀开眼睑,迷蒙的醉眼茫然着。感觉脱离羞人春梦的清纯少女,被酒意压制着随即又无力的闭上了眼,她还没意识到身子正赤luǒ着,双腿间低俯着隐密处的林俊逸,只是觉得今天身上少了点什么,在酒意和春情的温暖下清纯少女并没感到多少凉意。

    林俊逸被刚刚王祖贤的明显挣扎扭动惊动了,生怕清纯少女酒醒极力反抗而导致功亏一篑,反正品尝到了从未有过的美味,本身也无法继续再强忍下去的yù火也刺激着,他三下五除二扯去自己的衣裤释放出久耐的,纵身扑压了上去,光滑的雪白玉腿岔开着。

    林俊逸急喘着用手分开了王祖贤应舌头离去而恢复紧闭的,袒露出诱人的嫩红密境,花花公子已经勃发硬挺有些时间的黑紫色,凶猛的扎入湿润鲜红的小ròu孔,顿时挤压开层层叠叠ròu褶子的阻碍,撕破了一道ròu质薄翼,凸进到了腔道深处。

    一根远超腔道内径的家伙粗暴的顶入,花径稚嫩的被摩擦的涩楚,ròu质薄翼的撕裂带给王祖贤无法想象的痛苦,一阵痛彻心扉的撕裂感惊醒了晕沉中的清纯少女,“啊”一声痛呼起来,眼神终于回府清明,美目中的焦距也集中了,她瞪大着丹凤眼看清了身上压着的林俊逸,一时间还以为依然在梦境,不敢相信现实的呢喃道:“林总,怎怎么会呢?”

    初次经历粗大异物的狭小腔道,稚壁紧紧包围着异物,层叠ròu褶子不停企图挤压出异物的自发收缩,林俊逸体味着温暖火热舒爽的压榨感,他甚至感到被压榨的都有些微微刺痛。苦熬良久的邪恶计划终于得逞了,吃上正式主菜的林俊逸得意的发出“嗷嗷”的声呼叫。

    (大家好,我是梦九重,《明星潜规则之皇》是在翠微居小说网首发的,其他网站的全部是盗版的,望大家不要相信,即使是在VIP章节的也是盗版的,大家要看书就来翠微居,以免被骗钱!

    只是林俊逸那硬挺的都已经兵临城下了,哪容得下王祖贤退缩?见王祖贤只能做出这么软弱的抵抗,林俊逸奷笑几声,捉着她的脚踝将王祖贤的双脚抬高,向她肩上压去,令她轻抬,使那已是汁水泛滥的禁地完全暴露出来,随着将腰一沉,那重重地烙上了王祖贤紧夹着的大腿之间。

    正自迷离之中,突觉被林俊逸这般摆布,王祖贤只觉腿下一痛,初次被摆布成这般羞人体态的她只能勉力夹紧玉腿,偏生给那火烫硬挺的狠狠一烫,玉腿竟不由分说地软了开来,给林俊逸得理不饶人地尽情突刺,那登时已破入了第一道门户。

    听得向来矜持娇柔,在单亲家庭成长起来冷傲娇艳的王祖贤,在自己的攻伐下哀吟出声,一边看着王祖贤柳眉紧皱,显是痛楚难当,偏又无力抵抗,一边感觉着刚刚破入王祖贤体内的头上,给王祖贤紧致而富弹xìng的紧紧裹住,那滋味之美,当真是言语无法形容,林俊逸嘿嘿一笑,双手用力,让王祖贤的腿压住了藕臂,再难挣动,却是不依不饶地继续推进,一点点地破开了王祖贤的花蕾。

    此时那还理会的了其他,林俊逸都跳动着胀大了一圈,开始奋力冲破青春清纯少女甬道紧裹ròu褶的包围,缓慢的耸动起来,借着挤压抽出,而后发力咬牙的在粗喘声中排开稚嫩紧密的。他享受着大美女王祖贤的初夜,心情激dàng无法思考,只是本能的把,抽出来,一下下慢慢地艰难开垦着。

    王祖贤感到女儿家花径密处的稚嫩敏感,被一条粗大生硬的异物膨胀着、深入着、摩擦着火辣辣的触疼。尤其是自己的ròu褶子紧紧的箍夹住异物,而后又被挣脱出拉扯着的,那种强力的撕扯,火热生疼感让她痛苦无助的呻吟出来:“啊呃疼疼啊”

    王祖贤这才真正清醒过来,意识到正在发生在她身上的可怕真相,自己一向敬爱的林总,俯身压在自己柔嫩白玉似地的胴体上,履行着原本应该是女儿家未来丈夫才能行使的权利。她竭力的想扭动摆脱身上的重负,奋力试图夹紧修长的美腿,曲肘用力推搡着身上的大色狼,可酒醉后浑身软酸无力的清纯少女那能推动,yù念正浓、xìng志勃发、满身是邪火的林俊逸。

    林俊逸在缓慢进出中的头敏感体会到,因王祖贤软绵无力的挣扎,引起的愈加强烈美妙的摩擦感。感觉到王祖贤明显无力的抵抗,他心中更是放肆无忌,久经人事的林俊逸知道对王祖贤这样纯真温顺的清纯少女来说,什么是最致命的打击。他低头看了看羞怒红霞一片的清纯少女,卑鄙的用嘴轻咬着王祖贤的晶莹玉润的耳垂,粗喘着细语道:“祖贤,我第一次,哦不,我前世见到你,就喜欢上了!我爱你,我一定会对你好的!”

    随后为了加速瓦解王祖贤的微弱抵抗能力,耸动着的花花公子亵的继续说道:“祖贤小姐,我终于得到你了,我们已经亲密无间的碰撞着,啊真爽好紧啊”

    痛,真的是很痛。虽说春心已萌,虽说体内酒劲上涌正炽,但初尝此味的王祖贤仍痛的不知所谓,偏生她苦楚的表情,却让林俊逸更为得意,他压紧了她,腰间缓缓沉下,一边切身体会着王祖贤的紧致娇嫩和弹xìng,一边毫不迟疑地逐步推进,一点一点地破开了王祖贤的娇嫩矜持。

    而腿间逐步传上来的那种被突破的感觉,恐怕仳之痛楚还要令王祖贤惊惶失措,毕竟白兰地的酒劲非同凡响,虽说痛楚难消,但难抑的春潮至少使她湿润的多,也好过的多,但那初次传来的感觉,又是她所无法抗拒的,感觉实是难以言喻好不容易等到林俊逸终于整个没入,王祖贤已是额冒冷汗、娇靥苍白,连挣动的力气也没有了,她甚至不敢闭起眼睛,生怕一闭目就再也睁不开来,方才她不但感觉到自己完全被突破了,甚至感觉得到自己破身时那汨汨的血流,现在禁之中恐怕还是血流如注吧!

    王祖贤难受,林俊逸也不太好过,虽说王祖贤毕竟才十八岁,身体的紧致犹胜一般处子少女,那禁区之紧窄,夹的他差点要叫出声来,摩擦时那又紧又酥的感觉,差一点让他忍不住要一泄如注,可这一回自己终于将王祖贤破了身,那快感的思想令林俊逸强忍的冲动,犹自强撑在王祖贤体内,只他也不敢妄动,生怕一个不小心的抽动,就令被紧紧咬住的再忍不住崩溃。

    也不知这样忍了多久,林俊逸只觉王祖贤体内流泄渐多,虽没动作,但感觉起来却愈发软嫩滑,尤其王祖贤虽没能动弹,体内的原始反应却本能地运作着,汨汨春泉正逐步逐步地浸润着深入体内的,心知这样下去非不可,林俊逸也放宽了心,反正都夺走了王祖贤的贞,又何必再撑?便,最多是尔后玩弄王祖贤的时候多加小心些,想必她也没那个脸来讥嘲自己撑不久吧?

    感觉到身上的林俊逸缓步,一开始动作还小,只是稍有所觉地抽动摩弄,慢慢的林俊逸的胆子大了起来,动作愈来愈大,带来的冲击也愈来愈强烈,尤其当他不知从哪儿学来的方法,在前冲后抽之中,慢慢加入了磨旋的动作。

    第369章

    从未经历过xìng事纯真无暇的清纯少女王祖贤,被林俊逸这一番无恥的挑逗撩拨瞬间击倒,王祖贤无奈的发现,女儿家最宝贵的地方正在被侵犯着,隐秘正进出着大色狼林俊逸的粗大,一直矜持守护着的贞洁已经失去,那怕现在就结束,她也被了。她死心的放弃了原本就无力的挣扎,冰凉的眼泪止不住的从她那粉嫩红晕的脸庞滴滴滑落。

    感觉到王祖贤渐渐地停止下来,林俊逸知道清纯少女已明白了,目前这种已无可挽回的处境,得意的他边继续奷着无助失神的王祖贤,一边还声说些ròu麻话:“我爱你祖贤”

    此刻刚刚从清纯少女成为女人的过程中,产生的鲜红处子之血随着大坏蛋林俊逸的进出间,不断的在润滑着紧窄的腔道,还有女xìng本能抵抗伤害的分泌物起着同样的作用,渐渐的花花公子感觉到中越来越顺畅省力。林俊逸逐渐的开始加快速度,花花公子的酒劲通过运动激发出来,浑身蛮力使不完似地,大力的扎实发泄着。

    那种刺激感,令王祖贤无法自已,虽说痛楚犹在,虽说在他的抽动之中,一丝丝血光正慢慢顺着曲线滑到了臀腿之上,但体内强烈的yào力,也正因此狂野的燃烧着,虽不致于令她感到舒畅,却有一种难以想象、难以言说的感觉,正一点一点地充斥着她。

    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在那yào力的冲击和男人的之中,王祖贤虽还没有感受到快乐,却也不致于太过痛苦,心神迷迷糊糊的,只知任由林俊逸在身上肆虐,但这肆虐也肆虐的太久了吧?

    王祖贤甚至可以感觉到,被林俊逸强硬突破的创口,在他的冲动之下,虽仍是血丝渗流不止,但那痛楚也不知是麻木了还是怎地,竟一点都感觉不到了。

    第一次承受男女的感觉如此怪异、如此迷离,若说痛吧?那痛楚中却又有如此奇异的感觉;要说舒服吧?这两字和她的感受可说是八竿子打不着一块,王祖贤咬牙苦忍,只觉磨擦之中,有种异样的感觉,正逐步逐步地驱走痛楚,感觉如此怪异,似乎让她整个人都浮上了半空,什么都抓摸不着,虚的四边不靠,偏生处那再近也不过的接触,又是那么的实在。

    远超平ㄖ尺寸的铁硬在王祖贤娇嫩的ròu孔中不断进出,的她痛苦不堪,无助的清纯少女被肆意粗暴的奷是搞的生不如死,毫无一丝起初春梦中的快感,只能强忍着失贞的疼心和的折磨,被动的承欢于林俊逸身下。她紧皱着眉头,细白贝齿咬住xìng感鲜红的下唇,柔软无力的白嫩身子阵阵轻颤着,扭动粉嫩脖颈左右轻摆着头部,纤细美感的小腿上脚背绷紧成弓形,俏皮娇小的玉趾僵直的挺立着。

    “祖贤,我会尽量温柔疼你的,你也正是妙龄,早该破处了,现在就好好享受我给你带来的快感吧!”

    一边轻声安慰,一边缓缓动作,体贴着王祖贤的之痛,林俊逸强自压抑着体内yù火熊熊,一边缓缓抽动,一边温柔爱抚。从来港之后也不知弄过多少女子,这方面他可是驾轻就熟,尤其想到这是为了让双方愈发快乐,似连体内的yù火都没法那么冲动,竟好端端地配合着他,让林俊逸大展温柔手段,拨弄着王祖贤的心弦,令她不由得轻扭缓摇起来。

    虽说破瓜之痛着实难挨,但他温柔而效果极佳的手段,却令王祖贤愈发舒适,即便幽谷被他撑得似要bào裂,但他在自己身上的温柔抚触,以及与幽谷的亲密厮磨,在在勾的王祖贤芳心dàng漾。

    一开始时还得忍着疼,在心中告诉自己这是为了安抚身上的男子,才要婉转迎合,可到得后来,身子里的激情渐渐压过了苦楚,不知不觉间王祖贤只觉苦痛渐去,一种前所未有的滋味蔓延周身,好像愈来愈喜欢他的深入、愈来愈享受他的爱抚疼怜,魂儿都不由飘飘然地浮动着。

    就在青春纯洁的清纯少女咬牙痛苦的娇喘声中,林俊逸加剧了的深度,不再过于拉出,转变为乌黑芳草蓬乱的,紧贴着娇柔细嫩的,青筋盘结的每次全部没入稚嫩腔道深处,他火烫的头深入到幽密温暖中,然后短距离间旋钻摩擦以获得更加刺激的接触。两具赤luǒ的青年男女身体相接处基本没了空隙,一丝不挂的清纯少女白羊般的身子,被压在英俊潇洒身躯强壮的花花公子林俊逸身下,王祖贤断续着娇喘呻吟。

    yù火澎湃的林俊逸仿佛永不停息似地,把这个可怜的青春清纯少女弄得死去活来,此刻的王祖贤心里哀鸣着、乞求着、这地狱炼火般的折磨赶快退去,可时间好像停止了,痛苦仿佛没有止境一般令她绝望。

    肆意耸动深chā尽力发泄的花花公子,折腾了十来分钟后,渐渐的疲乏下了,终于林俊逸被酒劲催化的yù火消退下来。本想忍忍在继续享受,可被身下的小白羊幼嫩密处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