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6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全被我掌握了,呵呵。”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陈玉莲发挥着鸵鸟的精神,用手幼稚的捂着耳朵。

    陈玉莲她一向是特立独行,自尊自豪,要她像那些拜倒在你西装裤下的其他女人一样摇尾乞怜,办不到!

    她一边坚定着自己的决心,一边欣赏着这宽大的浴室。“好漂亮啊”陈玉莲不禁赞叹道,欧式的古典风格,暗金色的主色调,精美的大理石状外观,那手工制式的大浴缸,象个小游泳池一样,边上还有一面明亮温热浴镜,“真是变态。”

    她暗骂了一句。

    扑通一声跳入浴缸以后,温暖的水流dàng漾在她身边,奇异的舒畅感也瞬间放松她紧绷的心情,陈玉莲忍不住的叹了口气,“好舒服。”

    在里面浮浮沉沉的感觉让人安心宁静,一会就忘记了现在的烦恼。就在陈玉莲通体舒畅的时候,外面传来了他的声音,“玉莲姐姐,你不会是晕在里面了吧,要不要我去救你。”

    该死的家伙,好不容易忘记了他,“你不要进来!我这就出去。”

    陈玉莲连忙回喊。

    站在浴缸边,雾气蒸腾,镜子中她雪白娇嫩的肌肤被温热的浴水烫得微红,漂亮脸孔也被水气蒸得泛起了红霞,额际也汨出了汗水,乌黑的长发湿辘辘的粘在身上,黑白分明。

    擦了一下头发和身子,陈玉莲围上浴巾,但是放在门把手上的手掌根本用不上力气,这时他可恶的声音再次响起,“看来还是要我去抱你出来吧。”

    “不用。”

    陈玉莲用力的推开浴室门,走了出来。看着坐在沙发上穿着紫色睡袍的他,再也走不动了,整个人靠在门边,在路上下定的决心一下子全跑的无影无踪了。

    林俊逸xìng感的低笑着走过来,陈玉莲感觉依在门边的她,就象被猎人堵住的小动物一样无助,他打横抱起全身僵硬的她,走到那张堇色的大床边,一下子把她丢在柔软的床垫上。仰躺在上面的她一手握紧浴巾的边缘,一手拉住紫色的床单,大脑里一片空白,只剩下紧张和羞怯。

    第321章小龙女陈玉莲3

    解开身上的浴袍,他露出古铜色结实的身躯,难道他也喜欢运动和健身?肌ròu是结实粗糙的,背部的肤色没有颈子那般黝黑,但仳起一般人也算黑了些。龙腾小说网提供他的肩膀僵硬,肌ròu贲起,看得出是武功高超的强壮男子。这是一副完完全全的男xìng躯体,纯阳刚的、真实的、不矫揉做作的,甚至有一点粗鲁的男人躯体。

    只穿着短裤的他没想到还蛮精壮的,只是突出的xià tǐ鼓的怕人,自己平时沐浴的时候也曾好奇的探询过自己羞人的私处,那里最多是一根火柴的大小,“我的天!如果这根大东西戳进我那未经开垦的蜜洞里,我会死掉的!”

    这时陈玉莲已经不顾一切的想要逃了,但是瘫软的身体完全动弹不得,只能紧紧的闭起双眼,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

    林俊逸赤luǒ的从背后紧紧抱住陈玉莲,只觉得触手温香软玉,令人爱不释手,处子的幽香更让人心醉神迷。

    林俊逸的一双魔手忍不住开始按摩着她的双肩。yù火如炽的陈玉莲,受到林俊逸的袭击,只觉一股酥麻的快感袭上心头,不由得全身扭动更剧,虽说被这个花花公子挑逗撩拨刺激得yù念横生,但毕竟仍为处子之身,一股强烈的羞恥感涌上心头,羞得她紧闭双眼,急道:“啊……不要……放开你的手……别……别……这样……”

    皓首频摇,全身婉延扭转,想要躲避林俊逸魔掌的肆虐,但因四肢瘫软无法逃离,反而好像是在迎合着林俊逸的爱抚一般,更加深林俊逸的刺激。林俊逸拔下陈玉莲的发钗,让她的长发泄下,同时双手顺势下滑,轻抚着她的上臂,小臂,慢慢的,游移到掖下,轻轻的搔着她。

    陈玉莲扭动着身躯企图躲避,口中仍不断的喊着:“不要……住……手……”

    林俊逸抽回了双手,但并不代表他停止了,他拨开了陈玉莲的长发,找到了她的双耳,轻轻的抚弄着她的耳垂,再慢慢的划着圆圈,缓缓的移到雪白的粉颈,再从颈部滑向胸前,这使得陈玉莲的呼吸紊乱了起来,但是林俊逸却并不立刻侵犯她的玉女双峰,只是顺着从两旁划过,同时脱下了她的浴衣,随着陈玉莲的浴袍的解除,一个丰满xìng感羊脂白玉粉雕玉琢的胴体渐渐的显现出来,直叫林俊逸的巨蟒暴涨yù裂。

    只见陈玉莲一身莹白如玉的肌肤,宛如玉美人般闪闪发光,胸前两座高耸坚实的rǔ峰,虽是躺着,仍如覆碗般高高挺起,胸前那两颗淡红色的蓓蕾,只有红豆般大小,尤其是周边的一圈如葡萄大小的rǔ晕,呈现出淡淡的粉红色,不细看还看不出来,看了更是叫人垂涎yù滴,再加上那纤细的柳腰,只堪一握。

    林俊逸并不打算停止,双手又顺势将陈玉莲的下半身脱得一丝不挂,使得她绞好的身段显露无疑。一般人看到如此的情境,早已脱光裤子,提qiāng上阵了,而林俊逸不愧是调情圣手,依然面不改色的爱抚着陈玉莲的每寸肌肤,或轻或重,或捏或压,或急或徐,眼看着陈玉莲已是双眼无神了,林俊逸卸下了她的最后一道防线,让她完美无暇的膧体完全呈现在眼前。林俊逸拂起她的夜色长发,把她们轻轻的向空中散开,赞叹道:“好美啊。”

    他罩在了她的身上,用他饥渴的嘴印上了陈玉莲的柔唇,不知不觉间打开了她紧闭的贝齿,陈玉莲感觉他在贪婪的吸吮着她甜美的口津,然后拉开并不紧密的浴巾,一只手在上面轮流爱抚她着高挺的浑圆,一只手顺着她的身体探向下面最私密的地带。

    缺乏经验的陈玉莲根本就不知道要怎么应付他的侵占,秀口中完全被他的舌头所占据,胸前蓓蕾在违背她的意愿下开始变硬翘立,下身虽然勉强夹住双腿,但是大腿内侧的嫩ròu被他粗糙的手指划的酥酥麻麻,不断的有象电流一样的东西掠过她的神经。

    好不容易挨到林俊逸离开了她的檀口,“喜欢吧?”

    他沙哑的声音感觉象在诱哄她。“你口中的香槟味真是醉人,我也爱香槟。”

    两只大手集中攻击陈玉莲的已经开始涨起的胸部,两座處女峰在他手中被揉捏成各种形状,胸前也开始了电流的乱窜,而且她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密径里已经开始发痒,该死,这个感觉是……

    虽然她还是个處女,并不代表陈玉莲没有丝毫经验,在这个资讯如此发达的时代,在那个五光十色的娱乐圈,陈玉莲当然会知道是什么,但是可悲的是她在书本上看到的经验现在完全没有用处。

    在十六岁花花公子林俊逸老到熟练的技巧下,陈玉莲完全成熟的身体做出了本能的反应,两只大腿开始不自觉的摩擦,私处里面好象是开始起火了一样。他的一只手顺利的按到了她从未被异xìng接触过的地方,轻轻的从外面开始滑动,“我要坚持不住了,”

    身体真的被他点起了一把火,燥热、酥麻、不安的感觉紧紧的笼罩着她的精神,她感觉自己的理智在崩溃。

    而陈玉莲所能做的只是咬住一缕发丝,双手死死的扯住丝制的床单,被动的接受着他给予的一切。

    “呃……嗯……”

    在他分开娇嫩的花瓣后,陈玉莲终于忍不住发出了第一声娇啼。

    那粗糙而灵活的手指在她下身不同的敏感点娴熟的游走,陈玉莲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花瓣在被揉捏亵玩,从未被异物侵入过的花径在他的指尖下颤抖,不停的有羞人的汁水流了出来。

    她顺从的垂下手不再抗拒,闭上眼,强忍着初次被抚摸的羞涩感及压在身上又沉又重的男xìng躯体。

    “睁开眼!”

    他命令道。

    他要她看见是他在要她,而不是在心中想着其它男人来逃避现实!

    陈玉莲听话的睁开眼,映入眼眸的是一张轮廓分明的脸。因ㄖ晒而成深色的皮肤让他的眸子更显明亮,直挺的鼻梁衬托得他的俊脸更有英气,粗犷的气质充斥在眉宇之间。

    他……好英挺!

    林俊逸凝视着她,看进她的美眸中,想看出她对他的接受或是动情。

    他甚至想看到她的心甘情愿,但美眸中有的只是紧张与慌乱,那双极美的灿眸,此刻正无助的望着他。

    啧!女人刚开始都是这样,最后尝到甜头,便yù罢不能。

    林俊逸从来就是怜香惜玉的男人,过去都是女人主动缠上他,他不需要对她们的身子负责,床第之间总是狂妄的需索。这样的习惯使他的大掌—覆在凝脂的雪rǔ上便揉捏起来,掌上的硬茧摩擦着水嫩的肌肤,让陈玉莲强烈的感受到他的抚摸,那硬茧的刺激让她觉得搔痒,身体忍不住扭动起来,想挣脱他恣意探索的大掌。

    大掌却更加重力道,狠戾的掐捏起来,陈玉莲忍不住叫出声:“痛!”

    初次luǒ露的羞恥与陌生的肢体接触令她慌张异常,尤其他一开始就强腷豪夺,让她措手不及,眼角浮现出了泪光。

    他……他就不能轻点吗?

    水眸微怨的看着眼前的俊脸,但那俊脸却往下,温热的唇撷取她雪峰上的两朵红梅……林俊逸用舌挑逗着红梅,让它突出硬挺,她敏感的玉rǔ涨红浑圆,响应着剑舌的缠绕,一股麻痒的感觉从小腹升起,却因她太紧张而使这麻痒感稍纵即逝。

    林俊逸向上啃吻着她的香肩,沿着她细滑柔白的颈项烙下一串串紫红jiāo错的印记,他浓烈的气息喷在她香软的颈窝间,引起她的战栗。

    好痒……陈玉莲好想推开他,但她知道不可以,她的挣扎会惹得他不高兴,她只好抓紧身下的被褥兀自忍受着,娇小的身躯绷的紧紧的。

    粗糙的大掌摩挲着揉着她的雪臀,温热的剑舌舔着白玉般的耳垂,健壮的胸膛贴在她红胀的双rǔ上,结实的双腿包住她的,胯间热烫的慾望昂扬紧贴在她平坦白皙的小腹,她整个人被贴抱在他的怀里,密密实实、不留一丝空隙。

    她好白、好软、好香,臀部又园又翘,一只手都难以掌握,两只凝脂玉rǔ却浑圆香软,大掌搓揉时,那滑腻的触感几乎使他不顾一切的要了她。

    健壮身躯的挤压让陈玉莲透不过气来,她蹙紧双眉,努力的吸着气。林俊逸主意到了,他紧抱着她一个转身,变成她在他身上,他则躺在床上。

    陈玉莲身上的压力解除,小嘴轻呼了一口气,正巧对上他一向抿得笔直的嘴唇。

    她无心的举动弄得林俊逸心痒难耐!那吐气如兰的小嘴儿啊……“亲我!”

    男人粗嗄的命令道。

    “什么?”

    细细的声音有着不知所措的慌乱。

    “不要让我讲第二次!”

    林俊逸绷着脸。要他一个雄赳赳的大男人重复这种话,他是打死也不会做的。

    陈玉莲确定自己没听错,因为他的目光就盯着自己的唇瓣,面对他冷硬的命令,她只有遵从。她吸了一口气,怯生生的将自己粉色的樱唇印贴在他温热的唇瓣上,然后一动也不敢动。

    她的唇温热香软,跟她身子其它的地方一样,接触以后就让人不想离开。他希望她可以用力点,将她那嫩红的小嘴完完全全的贴着他,他甚至期待她的小舌可以滑进他的嘴内取悦他。

    但她只是一动也不动,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这个古墓派美女!难道她就不会动一动吗?

    真的得好好教教她才是!

    林俊逸又一个反转,清冷美女陈玉莲的娇躯再次被置于强健的身下。他的唇重重的撷住她柔软的粉瓣,坚实的舌滑进她檀口内灵活的游移,勾住她的丁香小舌,与她缠弄不休,大掌固定住她小巧的下巴,迫使她将双唇张的更开,好容纳他的进犯,剑舌在檀口内恣意搅弄,尽情吸吮她口中的蜜汁。

    陈玉莲被浓烈的吻弄得双颊飞红,心跳加速,激情在体内迅速激起。她从不知两人的唇瓣相接会是如此令人心dàng神驰、头昏目眩,她整个人都瘫软了。

    好不容易,林俊逸离开了她的唇。看着她双唇湿润滑腻、娇艳yù滴、双颊酡红,微喘着气,他轻笑出声。

    “要像这样才够味。知道吗?玉莲姐姐。”

    她愣了一下,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他笑……他总是严肃的、眉头紧锁的,他笑起来多好看啊,他应该多笑的。

    当陈玉莲还沉溺在他的微笑中时,林俊逸炽热的慾望正紧抵着她的小腹,灼热的程度让黑眸勾起一簇明亮的火光……他不能再等了,这磨人的古墓美女!

    大掌分开她的双腿,粗砺的手指往双腿间的柔软探了进去。体内突然挤进异物,那硬被撑开的撕裂感冲击着陈玉莲,她慌乱低叫:“痛!不要这样……”

    她匀称的双腿并拢起来,想阻止腿间粗指的进犯,但林俊逸硬生生的拉开她的腿,她越挣扎扭动,他就越使力,不论陈玉莲如何挣扎,终究甩不掉那粗大的手指的进犯。有着硬茧的指面在柔软的小泬里肆虐刮搔,毫不留情。

    “不要!”

    细细的痛感刺激着陈玉莲,她蹙起双眉低喊,小手终于忍不住推拒着眼前壮实的胸膛。

    那有如蜉蚁的力量,林俊逸本不放在眼里,对他的低喊,他也充耳不闻,只注意到被紧紧夹住的手指不断传回的讯息,暗示稍后他将得到的欢愉,胯下的铁杵更热了。

    她好紧!

    而他将进入这样的她……

    林俊逸将拇指搭在她的蕊心上按压,企图在干燥的花泬引出滑润蜜汁,好减轻她稍后破身的痛楚。手指专注于花核上的揉捏,引起娇躯一阵阵的悸动,花泬慢慢的流出滑液,已呈现瑰红色的身躯变得燥热难耐。

    身体的变化使陈玉莲不解,她只感到害怕,嘴里吐出拒绝的话语。“别……住手……林总,求求你……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