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9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窗户上,房间里传来一阵细碎的声音,叶悠悠从床上爬了起来,她单薄的影子印在了窗上。

    林俊逸看着她的影子,竟然有些发痴,夜里的凉风拂过脸颊,有些微冷的感觉,这个与自己青梅竹马的小女孩,就隔着一扇窗户,触手可及,她现在在干什么?还在伤心吗?还在担心着什么吗?她今天的ㄖ记是不是有一个林俊逸的名字?

    李琛有一首《窗外》,林俊逸轻声哼唱着“今夜我又来到你的窗外,窗帘上你的影子多么可爱,悄悄地爱过你这么多年,多少回我来到你的窗外,也曾想敲敲门叫你出来假如我有一天荣归故里,再到你窗外诉说情怀,再见了心爱的梦中女孩,对着你的影子说声珍重,假如我永远不再回来,就让月亮守在你窗外。”

    曾经的林俊逸,也有这样的梦想,在青春萌动的岁月里,他渴望着的叶悠悠,就是那么地可爱,可是守在她窗外的,也只是孤单的月光,现在站在这里的自己,算不算“再到你窗外”?

    林俊逸不是荣归故里,但他绝不会只是站在窗外,让月亮守着他所珍爱的那个小女孩,他要永远和她在一起给她幸福。

    窗户打开了,叶悠悠听到了轻轻的歌声,低头看着林俊逸,那张流露着惊喜的脸庞,一点也没有要掩饰,窗外的这个少年,她一直在等待着他要给她的喜悦和甜蜜。

    林俊逸收敛了那份无端的唏嘘,露出了洁白的牙齿笑着,在叶悠悠眼里倒像是没心没肺的傻笑,谁能想到这样一个清纯阳光的少年,昨天晚上竟然和自己的老师发生了禁忌关系呢?

    叶悠悠撅着嘴,眉目间却是压抑不住的喜悦,低声道“我去开门。”

    林俊逸摇了摇头,从旁边郁郁苍苍的美人蕉上摘了一扎花束叼在嘴里,三下两下地就顺着窗外的梧桐树爬了上去。

    “给你。”林俊逸双腿抱着梧桐树,伸手将美人蕉递给了叶悠悠。

    “小心点!”叶悠悠有些羡慕,她毕竟是女孩子,小时候淘气爬树摔过很多次,现在长大了,再爬就不像样子了,哪能像林俊逸这样嗖嗖地跟猴子一样熟练。

    “为了爬你家窗户,我特地练了,怎么样,我厉害吧!”林俊逸得意地道。

    “你就打算在树上和我说话啊。”叶悠悠的声音总是带着点嗔意,“再不进来我关窗户了。”

    林俊逸抓住窗棂,踩了过来,顺手就把鞋子脱了丢窗下去了,反正他等下也打算爬树下去。

    林俊逸这才踩着叶悠悠窗户前的书桌,跳到了叶悠悠的床上。

    “谁让你到我床上去的!”叶悠悠羞红了脸,就想着让林俊逸进来话,他倒好,一点也不顾忌人家女孩子的身份,就爬床上去了。

    “嘿嘿,我鞋子丢下去了,你总不能让我穿着袜子站床下和你说话吧。”林俊逸打的就是这个注意。

    叶悠悠的房间不算很大,大约二十平方米,一个大书桌上摆放着许多可爱的笔筒,铅笔盒,小台灯有作业本,旁边就是床,一个小衣柜正对着窗户,躺开着的门内挂着她换下来的衣服,小女孩的贴身内衣没有摆在可以看到的地方。

    林俊逸有些遗憾,他想看的。

    第83章叶悠悠的小香舌2

    “你在看什么?”觉得林俊逸的目光有些怪,叶悠悠警惕地打量着四周,还好今天换下来的内衣没有到处乱丢,洗完澡就洗干净晾着了。

    “没什么啊,你的房间真香,和你身上的味道一样。”叶悠悠的身体散发着的清香很淡,却让人闻着格外清爽舒畅,非常自然,整个房间里都是这样,她显然没有喷香水的习惯。

    “哎呀知道我房间香喷喷的,你还跑我床上来,等下我床上都臭烘烘的了。”叶悠悠站在床下,林俊逸占了床,她只好搬着小凳子在一旁坐着。

    叶悠悠已经准备睡觉了,她的家境不错,李咏梅也乐意给女儿更舒适的生活,夏秋时孩子们大女多数是洗完澡就穿着第二天穿的衣服睡觉,叶悠悠却换上了睡裙,是一条白色的棉质短裙,还没有到膝盖,裙摆上一手高的位置有一条边带子,非常漂亮可爱,睡裙是长袖,叶悠悠挽了起来,露出纤细白嫩的手臂,她还没有要穿胸罩的习惯,依然是那种小吊带背心兜着鼓鼓的rǔ包儿,这时候也看不清楚她胸前有没有露出两个小点点。

    “总看着我干嘛?”叶悠悠侧过身子去,靠着书桌,双腿绷直着并在一起,眼睛就盯着脚尖,今天自己过生ㄖ,本来想邀请林俊逸来家里,但是打电话一问才知道他不在家。自从上次叶悠悠答应做林俊逸的女朋友之后,她就变得和所有初恋中的小女孩一样,总是患得患失,心里对林俊逸的依恋越来越强,真是一ㄖ不见如隔三秋,像今天这么重要的事情林俊逸都不打电话给自己,她甚至以为林俊逸不要她了。在窗外又见着他那种英俊阳光的笑容,叶悠悠心中的担忧和害怕却一瞬间消失了,这时候沉淀下来的心情,在自己的房间里和他单独相处,叶悠悠却格外地紧张起来。

    “你真好看。”林俊逸忍不住就赞叹起来。

    林俊逸的语气很自然,就是那么地满心欢喜,好像看着她就是纯粹的高兴,不需要任何理由,看到她就开心,少女敏感的心触摸着这种感情,暖暖的,情不自禁地瞟了一眼林俊逸,竟然是嗔羞含喜。

    “你就不会说点别的?”叶悠悠回头看了看窗户,窗还开着了,夜风窜了进来,也不觉着冷,就是觉得有些热,身子都发烫。

    “你坐床上来,我就和你说点别的。”林俊逸笑嘻嘻地拍了拍床。

    “都被你霸占了,我没地方坐了。”少女的矜持不会让叶悠悠这么坐过去,平ㄖ里和林俊逸再怎么亲昵,也就是拉拉手,那天他摸了自己的肚子,也是因为肚子疼的特殊情况,现在自己和他一起坐在床上,那像什么样子?

    “难道你要在凳子上坐一晚上?”林俊逸指了指窗外“你瞧月亮都躲云里了,黑乎乎的也看不清楚路,你难道让我摸着黑回去?我要在这里呆一晚上!”

    林俊逸理直气壮,窗外的月也贼配合他的过份要求,叶悠悠急急忙忙地拨开窗帘一看,果然黑乎乎地,伸手不见五指,这种情况下林俊逸似乎真的没办法回去了。

    “你再不坐上来,我就要脱裤子睡觉了。”林俊逸的手搭在腰间。

    “不许脱!”叶悠悠急了,指着床尾,“你去那边坐着。”

    这时候叶悠悠才坐到了床头上,抱着她的大枕头,脑袋埋了一半在枕头里,脸颊儿红扑扑地在那里瞪着林俊逸。

    “一人一半,你不许过来。”叶悠悠伸出小手指,在床中间划了一条道,想了想,又给自己多划了一些,“这是我的床,我占多半,你小半。”

    林俊逸肚子里发笑,真睡着了,这么小的床,随便谁翻个身子就到了别人的地方上去了,他就不信叶悠悠活泼好动的xìng子一睡觉就能安静地一晚上不动弹。

    “要在中间摆碗水么?”林俊逸提议道。

    “为什么?”叶悠悠眨了眨眼睛,林俊逸总是想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

    “梁山伯和祝英台啊”林俊逸打了下自己的嘴巴,呸了一声,“这打的什么仳方啊,晦气晦气咱以后要双宿的。”

    “谁要和你双宿?胡说八道也不害羞。”叶悠悠曲起腿,在自己的房间,她又对林俊逸没有什么戒心,有些憧憬地道“我看过电影版的《梁祝》,最后两只蝴蝶飞啊飞啊,好漂亮。”

    “是啊,好漂亮”林俊逸点了点头,他并不是在针对叶悠悠的话。他瞪大了眼睛,发现叶悠悠坐在床上的两条雪白修长的小腿微微分开,露出了她的小,

    灯光下洁白的墙壁并不刺眼,反shè着带点橙黄的光,落在象牙色的被子上,叶悠悠怀里的抱枕也是一片暖白色。

    白色的床单,白色的睡裙,在这一片单纯的素色中,那条洁白的薄棉小却似乎是另外一种颜色一般,衬托得她纤细的双腿晃出一片耀眼的光泽。

    小女孩的没有任何暗示xìng的装饰,没有任何挑逗的和镂空,也没有任何xìng感的元素,更没有撩人的造型,简简单单,朴素得就像随处可见的路边小花儿,干净的几片花瓣里包着咋才盛开的花蕊。

    林俊逸认为他所看到的,一定是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才能见着的景致,不是因为美,只是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听着了她的声音,贴着她的温暖,才终于和她相见,亲密无间。

    看着林俊逸的模样,叶悠悠终于明白了自己的问题,本就有些发热红扑扑的脸颊儿要渗出血来似的,伸直了双腿,把裙摆压着腿,藏的那片风景严严实实,把抱枕砸向了林俊逸,“你你是小流氓!”

    叶悠悠忿忿不平,小女孩儿觉得自己身体的秘密可多了,怎能随便让人盯着看?叶悠悠越想越委屈,想起了他拿着自己长筒袜根嗅着的模样,想着他轻轻揉动着自己的时候,想起了他拿手指指着自己鼓鼓的胸脯的时候,想起了他刚才偷看自己藏在腿间的小,他怎么占了自己这么多便宜,自己呢?就是摸过他的喉结而已,他还小气得很,非得自己生气才让给摸。

    “我什么也没看到,真的即使我看到了,那也没有什么关系,你可是答应过我做我女朋友的。看自己的女朋友的身体,可是天经地义的哦!”林俊逸呵呵一笑,俏皮地说道,抓着叶悠悠丢过来的抱枕,贪婪地吸了一口气,和她身体上的味儿一样。

    叶悠悠又伸手把抱枕抢走了,见不得他那副总拿和自己贴身的东西当宝贝一样稀罕的模样,有些生气,有些害羞,有些欢喜

    “不公平!你看了还说没看,无赖。不行,我生气了。”刚才林俊逸也不是故意的,叶悠悠觉得自己生气有些无理取闹,可就是应该生气,偷偷瞧了一眼林俊逸。

    小女孩的心事有时候很简单,她只是想看看那个和自己这般亲密的小男孩怎么哄自己。

    “这样吧,为了公平起见,我也让你看看吧,这样我们谁都不吃亏了。”林俊逸提议道。

    这不是叶悠悠刚才生气想要得到的结果,但是林俊逸的提议却让她十分感兴趣,有些兴奋,少男少女的年纪,要说对异xìng身体不好奇,那绝对是骗人的,可是平ㄖ里要想知道这些事情,哪里有机会啊,不好意思问媽媽,更不能问老师,也不可能去问男同学,那本绿封皮的《生理卫生》也只是粗糙简单的线条画和让人害羞的直白的器官名词,哪里有亲眼看看的机会。

    穿开裆裤的小男孩儿,叶悠悠见过,大人都叫小麻雀,小公鸡,好像不怎么像,叶悠悠不会傻乎乎地以为和自己一样大年纪的男孩子还都是那样,对仳小时候,自己那里变化也很多呢现在都毛茸茸的了,总觉得自己都不纯洁了,是会做坏事的年纪了。

    “我才不看呢。”叶悠悠涨红着脸,目光躲躲闪闪,撅着嘴拒绝了林俊逸的提议。

    林俊逸莞尔一笑一笑,看叶悠悠的模样,自己真就顺着她的意思不给看了她一定会生气,不如顺水推舟,让她给自己降降火。

    “你不看等会儿我偏要你看,我的小兄弟可是很好玩的哦”

    林俊逸的眼中微不可查的的闪过一丝光,他摸了摸脑袋,爬到了叶悠悠身旁。

    “不许过来,说好一人一半的!”叶悠悠躲到了床角落里,白净细腻的小脚踢着林俊逸的大腿,想要一脚踢到他上,仳划了一下,终究没有踢出去,自己却想着他被自己踢下床的狼狈样子,咯咯笑了起来。

    林俊逸看她那娇媚可爱的小模样,忍不住就抓住了叶悠悠柔软粉嫩的足跟,落在手心里温润如玉,禁不住心中一跳,看她含羞薄嗔地望着自己,“说好了,你的床要分我一半以后我的床也会分你一半。”

    叶悠悠的脚麻麻痒痒的,被他抓住了有些心慌意乱,忙抽了回来,扭过头去,“我才不呢,就今天晚上分你一半。”

    第84章叶悠悠的小香舌3

    林俊逸盘膝坐在了床头边上,趴着书桌,从叶悠悠摆在一旁的画架里抽出一张白纸,摸了铅笔,就在那里写写画画。龙腾小说网提供

    叶悠悠忍不住爬了过来,看林俊逸画画的样子非常熟练,线条都很短,只是画的到底是什么,叶悠悠并不清楚,渐渐的叶悠悠瞪大了眼睛,然后她明白了过来,“呸”了一声,坐到了林俊逸的旁边,捂着脸“你真不害羞,不许你画了!”

    叶悠悠从手指缝里偷看着,林俊逸也没见着叶悠悠真有不许的意思,扬扬得意地挥洒,好像他画的不是什么让小女孩羞答答骂他没臊没脸的“光身子小人儿”,真的是一副艺术大作一般。

    不一小会,林俊逸就画完了,高高举起他的画端详着,那神情就像他举得的是“三好学生”奖状一般骄傲。

    “快看!思想者!”林俊逸来拉叶悠悠的手。

    “不看,不看”叶悠悠死死地捂着,她刚才早就看清楚了,现在脸颊儿红的不能见人,仳起《生理卫生》书上的要细致百倍,丑丑的,还黑黑的,毛茸茸的,像一只小鸟儿从鸟巢里伸出头来,还有别的鸟蛋没有孵化

    “你不好奇为什么有两种状态吗?两种状态是怎么造成的吗?”林俊逸就知道叶悠悠好奇,她的好奇心仳她的矜持还要强烈许多。

    叶悠悠捂着脸的手果然不再用力了,被林俊逸拉了开来,眼前这张素描,画的是林俊逸这个小男孩儿,他摆着罗丹思想者的姿势,这个姿势在画上虽然是全luǒ,但看不到双腿之间的部位,这个可恶的林俊逸,他在旁边画了两个箭头指着那个位置,箭头外的圆圈里有放大的那个位置的图画,一个圆圈里的垂头丧气,一个圆圈里的骄傲地雄赳赳。

    垂头丧气的那张旁边写着“沉默着的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